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三)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三)

少数冲上海堤的运兵车立即遭到日军炮火的猛烈打击。此时日军终于发现,美军运兵车没有顶盖,于是开始向车内投掷手榴弹。一旦手榴弹落入车内在狭窄的空间炸响,就会造成整车美军非死即伤。约翰•斯皮莱恩下士参军前曾是一名棒球运动员,他一边怒骂日本鬼子,一边空手接下2颗手榴弹向日军战壕扔了回去。日军自然不傻,他们延时掷出的第三颗手榴弹在下士手中爆炸,斯皮莱恩身负重伤。

美军第二、第三波LVT-2运兵车虽装甲较厚,但遭到的炮火打击更猛烈。机枪手纽曼•贝尔德一等兵如此回忆当时的痛苦经历:“我们离岸还有100码,敌人的火力真是可怕。该死的子弹猛烈敲打运兵车外壳。一辆车中弹停车,起火爆炸,里面跳出来的兄弟们个个像燃烧的火炬。子弹象倾盆大雨一样落到我们头上。”他乘坐的那辆车很快中弹抛锚,领航员和大部分战友都牺牲了,“我抓起枪和弹匣,从两具尸体间伸手过去想打开边门,希望能够先跳到水里。但我不想把头露出来,日本人的子弹正像雨点一样飞来。”贝尔德等11名幸存者爬过最后30米浅滩抵达岸边。他们像另外几百人一样,奔向可以躲避枪弹的唯一隐蔽处——沿高潮线走向一道1.2米高的圆木墙。

美军前三波87辆运兵车中,15辆因故障或中炮瘫痪水中,8辆在滩头被日军摧毁。尽管遭受了重大损失,但仍有约1500名陆战队员冒着弹雨登上了海滩。肖普本拟让前三波运兵车调头返航,将第四、第五波登陆部队送上岸去。现在它们损失过多,给美军的后续运输带来了极大困难。

在红一滩和红二滩之间有日军一个加强火力点,持续不断的猛烈扫射导致二团三营的两个连在两小时内折兵过半,I连连长威廉•塔托姆上尉直接被打死在运兵车上。营预备队L连和迫击炮排乘坐的是登陆艇,因为水浅,他们在离岸450米处搁浅无法前进一步。资深连长迈克尔•莱恩少校只好率领大家跳下登陆艇涉水上岸。海岸简直变成了日军士兵的射击训练场,那些被举过头顶的枪不断从士兵们的手中掉落,很多陆战队员来不及发出声音就在海面消失了,那里只泛起一团血水。这不是战斗,而是屠杀,因为一方根本无法还手。那些美军军官一边高喊“散开、散开”,一边带队拼命向海岸前行。岛上、沙滩和礁盘完全是日本人的天下,美国人连一个敌人的影子都看不到,他们好像是在同幽灵作战。

莱恩少校突然发现,一名士兵勇敢穿过前方的烈火浓烟,在沙滩右边标示了一个新的登陆点。他立即招呼全连战士跟上去。在经历了苦难的两小时涉水、损失兵员35%之后,莱恩终于率部登上了一处无名海滩。“当士兵们挣扎着上岸时,我在寻找营指挥员,但他始终没有出现。后来我得知,指挥官认为我们这几波队伍都被摧毁在水中,他把自己的艇开到另一个海滩去了。过了几个小时,我们确信营指挥官不会再上岸了,或许已经在战斗中牺牲了。”

随身携带的无线电设备因进水陷入瘫痪,莱恩无法与大部队取得联系,只能独立肩负起这支小部队的作战任务。他将视野之内所有还活着的人集中起来,他们中有步兵、坦克手、重机枪手、两栖登陆车驾驶员,还有工兵、信号兵、医务兵、护士和牧师。出人意料,这里日军的防御相对薄弱。莱恩此时尚不知道,他脚下这片立足之地叫作绿滩,他的歪打正着将为后续部队的登陆开辟出一条坦途。位于岛西的绿滩直接面对大海,航道水深足够登陆艇直接开上去。

莱恩的营长舒特尔少校此时正随第四波登陆艇停留在潟湖里边。莱恩连暂时联系不上,其余两个连报告伤亡惨重,全营37名军官已经伤亡了17人,还是在假设莱恩连全部健在的前提下统计出来的。但是,在红一滩登陆的两个连残部仍然顽强在那里建起了一个狭小的登陆场。

舒特尔认为继续前进等于自杀,于是擅自下令暂停第四、第五波的登陆。9时59分,他用电台联系上了肖普上校,“我们在海滩遇到强大火力阻击,几乎没有地方可以登陆,前途未卜。”8分钟后他发出了第二封电报,“船只在红一滩右侧暗礁受阻,战士们在水中遭遇敌人的猛烈打击。”肖普立即回复:“让你的人向左移动,从红二滩登陆。”随后舒特尔的回复让肖普愈发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现在我们根本无法向左移动半步,我已经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马里兰”号上通讯时好时坏,师长朱利安少将恰好截收到了舒特尔发出的电报。不等肖普作出答复,心急如焚的朱利安立即越级插入了命令:“你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登陆,重新指挥你的营,继续进攻!”

陆战八团二营在红三滩的情况稍好。看到登陆受阻的前三波两栖运兵车无法前进,营长亨利•克罗少校命令自己乘坐的登陆艇加速前进,却因水浅触礁搁浅。克罗率部下蹚过数百米的浅水区,仅比第三波两栖运兵车晚4分钟登岸——他的表现比舒特尔显然好太多了。克罗少校入伍前曾是一名著名的橄榄球运动员,他身材高大,长着两撇漂亮的红胡子。和克罗并肩走在最前边的战地摄影师哈奇上士清楚地记得,当时营长挺着铁塔般的身躯,一边蹚水一边高声激励身后的战士们:“看呀!这些狗娘养的根本打不中我!你们难道认为他们真的能打中你们吗?都给我起来,跟上!”

克罗的行动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除了勇敢,还得益于此时潟湖里2艘美军驱逐舰正在集中火力炮击红三滩,压制、吸引了日军的大部分火力。克罗带领的522人仅损失了25人——他是登陆日三个营长中唯一上岸的一个。打头的两辆运兵车发现海堤上有一个大缺口,很可能是刚刚被驱逐舰的舰炮轰出来的,克罗率两连士兵纷纷从豁口通过,建立起一个宽140米的滩头阵地。随后他们从豁口向前推进了45米,前方已经可以看到飞机跑道的边缘。前面射来了日军的机枪子弹,克罗下令暂停前进,稍作休整。

陆战二团二营预定登陆地点为红二滩,他们在日军岸防炮和机枪的阻击下顽强前进。原计划在红二滩西半段登陆的E连半路上就丢掉了一排,剩余二排、三排在接近滩头时发现,前方完全被日军的火力覆盖。他们只好向西在一片极为狭小的地段立足以躲避日军炮火。与主力脱离的一排不得不在红一滩登陆,找到一个美军轰炸留下的巨大弹坑隐蔽起来。不远处就有日军一个火力点,一排不敢轻举妄动,继续蹲坑等待战机。

在红二滩东段登陆的F连竭力向前推进了50米,全连6名军官已经倒下了5个。在日军机枪阻击下,他们只好暂时据守狭小的登陆场。眼看自己的两个连相距甚远无法取得联系,营长艾米中校只好出动预备队G连的两个排保护E连和F连的结合部,勉强把战线连成一片。

动如脱兔

跨越障碍

跨越障碍

向日军碉堡射击

跨越防波堤

一片狼藉的滩头

被压得抬不起头

反映滩头的油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