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如同销金窟:为还赌债监守自盗,军阀禁烟处长贩卖烟土

原标题:赌场如同销金窟:为还赌债监守自盗,军阀禁烟处长贩卖烟土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九十九):直躬不畏人忌,无恶不惧人毁。

在北洋史上,枭雄兴于草芥的时代,大小军阀的素质良莠不齐,爱好也是各有千秋,其中赌博属于大小咸宜的癖好之一。而且赌场上也有讲究,如川系军阀刘湘就曾在牌桌上,通过“抬轿子”输钱,为这位草头王输送好处疏通,结果处于第一线的陈书农按兵不动。从而使刘湘得以集中兵力,一举而将杨森、罗泽洲等其他各部打得丢盔卸甲,赢得了这场四川军阀混战的全胜。此外还有把赌场当作饷银提款机器的军阀,这类属于赌技高手,多如牛毛的大小军阀中寥寥无几。如刘湘麾下的师长潘文华,此人是仁寿县文公乡人,家境贫寒,年少失学,为维持生计,在镇上一月赌场当了“灵宝”。

他天资聪慧,机敏过人,记忆力又极强,能在短时间内熟记每副赌具的细微特征。比如,一副麻将牌,只要他搓过几圈,即可将每张牌竹背的纹路铭记于心。后来进人行伍,遇到饷银困难,他往往就以此“特长”,在赌场纵横驰骋,从而赌场筹来款项,渡过难关。民国十七年,他被提拔当团长时,所在师在军阀混战中被熊克武等打败,他随师长钟体道败退到陕南石泉。寄人篱下,仰人鼻息。陕南当地每月施舍的一点钱,给部队吃稀饭都不够,无奈之下,他只好重操旧业,凭着一手非凡的赌艺,在赌场中与当地的豪绅巨富相周旋。硬是用一笔笔这样来自赌场的赚项,维持了全团人几个月的伙食,受到麾下士卒的赞叹。潘文华的这则轶事,一时间在川陕军阀中传为笑谈。

但是赌场实为销金窟,赌徒中众多人为此负了债,荡了产,有的甚至送了命,军阀也不例外。川系军阀二十九军第三师副官长杨文卓,在成都赌运不济,连赌连输,输光全部家财后,气出病来,一命呜呼,老婆改嫁。川系军阀成都兵工厂总办胡春田,一次在利丰银号打“乱出”牌,熬个通宵,送掉一点八万元。隔不多时,为了“翻梢”,又同川系军阀二十四军旅长刘元璋赌牌九。奈何时运不济,再次输钱,欠债三万多元。他哀求刘元璋缓期偿还。刘为羞辱他,硬逼着他把自己的姨太太送刘公馆“陪烟”。胡春田这位肥缺之总办,屡赌屡输,致债台高筑,最后卖掉了所有田地房廊、金银细软才了事。

川系军阀二十八军旅长刘耀奎,赌得卖了公馆又卖田契,甚至连老婆的狐皮袄子也卖来抵了债。还有一些军阀为了还赌债不惜监守自盗,如川系军阀二十一军禁烟处长乔仲权,几天内输去十几万元,被迫到松潘倒腾鸦片,以积攒本钱,重返赌场,求得东山再起。果然,他经过一两年的捣鼓,弄到几万大洋。正兴冲冲、喜洋洋地计划凯旋故里寻求“翻梢”时,谁知计划被江湖土匪侦知,派人在半途设伏,将其所带的全部款项劫掠一空,并当胸一枪送他上了黄泉路。

参考资料:《菜根谭》、《四川军阀赌博大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