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丨最美还是纳兰词,字字含情长相思!

原标题:诗词丨最美还是纳兰词,字字含情长相思!

顺治十一年腊月十二的北京城,

雪虐风饕,严寒刺骨,

当时各家各户都门窗紧闭,

只有贵族明珠的府上热热闹闹,

兴奋的迎接着长子的降临。

因为是长子,

父亲纳兰明珠寄予他更多希望,

《易经》有云:“君子以成德为行。”

故名为纳兰成德,乳名冬郎,

后因皇太子取名“保成”,

为了避讳,改名性德。

纳兰性德因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而深深的打动我们的心,纳兰的诗词不染世俗的风气,情真意切,至今很多诗词还被我们传唱。

纳兰性德,寂寞如花的名字,温暖如雪的记忆;

纳兰性德,这个隽永的名字,已成为文化符号,留在了历史扉页......

《木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有人说,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这一生都会因为念念不忘而孤独。

太惊艳的人,一旦过早遇见了,要么余生都是这人,要么余生都是回忆的痛。

十五岁前,纳兰容若度过了人生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两小无嫌猜,竹马绕青梅,他和表妹惠儿初识爱情的滋味,但是随即也陷入了痛苦。

封建家庭,男女之间的爱情,最是不堪一击。表妹被父亲安排入宫,做了皇帝的妃子。

他自己一生的爱都被这个女子带走了,带进了红墙深处,带走了朝朝暮暮,带去了来生来世。

金庸在《白马啸西风》中有一段关于初恋的描写:

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
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
但李文秀很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人生若只如初见。真美,也真伤。

与你初见,便惊艳了一生,此后再好,都是过客。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说到纳兰性德,人们津津乐道的往往是他的诗词。

却不知道,他是一等侍卫,多次随康熙出巡,还曾奉旨出使梭龙,考察沙俄侵边情况。

翻山越岭,登舟涉水,一程又一程,愈走离家乡愈远,离家乡越远越想念家乡,离家越久,越懂得家乡的意义。

一程山水,一更风雪,天涯羁旅,缠绵而不颓废,柔情之中露出男儿镇守边塞的慷慨报国之志。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之前有人提到过,最悲伤的诗句有哪些。

我觉得这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应该榜上有名。

明明是一生一世,天作之合,却偏偏不能在一起,两地分隔。整日里,相思相望,而又不得相亲,枉教得凄凉憔悴,黯然销魂。

蓝桥相遇并不是难事,难的是即使有不死的灵药,也不能像嫦娥那样飞入月宫与她相会。

如果能像牛郎织女一样,渡过天河双双团聚,日子再贫苦他也心甘情愿。

可惜他们再也不能相见,无论是生是死。

在最美好的时间,最喜欢的人不在身边,如果人生能够重新来一次,我宁愿没有最初的相遇。

《清平乐》

风鬟雨鬓,偏是来无准。

倦倚玉兰看月晕,容易语低香近。

软风吹遍窗纱,心期便隔天涯。

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

人这一辈子,遇见对你好的人,并没有那么难。但遇见始终待你如初的人,却太不容易。

无论纳兰容若有多么冷漠,卢蕊始终小心呵护,用一颗火热的心,温暖着另一个冰封的灵魂。

终于,纳兰容若渐渐接受了她,并且两人准备迎接属于他们的新生命。

但是,还没等到彼此温存,纳兰容若的心再次沉入冰谷。

卢蕊难产而死。

他欠卢蕊的太多,他本以为可以用自己的后半生去偿还,但是命运偏偏不给他改过的机会。

有些事,错过了,就是永远;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在爱情里,也许最伤人的不是错过,而是再也无法弥补的过错。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卢蕊去后,纳兰容若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皇帝让御医来看,但是都看不出个所以然。

他的病不在肉体,在心间。

他太想她了:

他喜欢深夜读书,她贴心送来糕点和热茶。

他喜欢细雨霏霏,她匆匆帮他撑起雨伞。

他喜欢写诗作画,她默默素手研磨红袖添香。

……

以前总以为这些小事太过寻常,彼此的日子会很长很长,有更多的浪漫。

但是蓦然回首,才惊觉:平凡,是人生唯一的答案。

人世间的各中情味,永远只有在经历后才明白。

尝遍酸甜苦辣,才更懂得相知相守的可贵;历尽沧海桑田,才更珍惜相依相偎的平淡。

人人争唱饮水词,

纳兰心事几人知?

他是翩翩佳公子,

钟鸣鼎食之家,极尽荣华;

他是人间惆怅客,

一生为情所苦,是千古断肠人;

他是满清第一才子,

通经文,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

是万千淑女的梦中情郎;

他是天下第一狂生,

鄙夷权术,不屑权贵,

只求随心而为,不求闻达诸侯。

他是纳兰性德,

他的心曾骄傲而雄壮;

他也是纳兰容若,

到头来,只留下孤独和忧伤。

看不到未来的苦闷、失去挚爱的痛苦,

和不被理解的悲伤。

纳兰一生,

半世性德,半世容若,

归于一处,终成《饮水词》。

他冰心一片,人间走上一遭,

留下300余首词作,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只留给我们,

无限的遐想和思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