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谜案:韩侂胄为何被《宋史》列为奸臣?

原标题:历史谜案:韩侂胄为何被《宋史》列为奸臣?

历史谜案:韩侂胄为何被《宋史》列为奸臣?

历史的真实面貌,有时会被党派的云雾遮锁,即使对同一人物或事件,往往由于派别不同,也会生出截然不同的看法与记载。时日一久,孰是孰非,遂成千古之历史谜案。南宋名臣韩侂胄被《宋史》列为“奸臣”便是一例。

认为韩侂胄是奸臣,把他同南宋时臭名昭著的奸相秦桧、贾似道相提并论,似乎是南宋以来当权者和正史的观点。

翻开《宋史.韩侂胄传》,通篇都说他从一得势,就权欲熏心,独断专行,极其鄙夷他的为人和政声。“汝外戚也,何可以言功?”讽刺他恃拥立宋宁宗即位之功,而极欲弄权,“时时乘间窃弄威福”。唾骂他常常背着皇上,私自处理政事,擅作威福。并揭露他欲“立盖世功名以自固”,不自量力,轻率北伐。为巩固自己的地位,“以势利蛊士大夫之心”,拉拢起用辛弃疾等名流。因此,他常遭到朝廷重臣的弹劾。如“右正言黄度欲劾胄……。朱熹奏其(指韩侂胄)奸,……彭龟年请留熹而逐侂胄。”以上记载,将韩侂胄奸佞专权,人神共怒的状况,叙述得淋漓尽致。

不过,认为韩侂胄是志在恢复的抗战派的,还是大有人在。有近代史学家指出,韩侂胄并“不尽如宋史所诋”;说韩侂胄是权奸误国,“不免门户道学之见。”其实,就在斯时,著名词人周密就在《齐东野语》里提出异议:侂胄“身殒之后,众恶归焉;然其间是非,当未尽然。”对韩侂胄是奸佞之说,首举质疑。

《齐东野语》还记载着:“寿皇(宋孝宗)雄心远虑,无日不在中原。胄习闻其说。”就是说,韩侂胄在孝宗时,即拥立宁宗之前,就对抗战大事耳熟能详,早有收复失地之志。为了抗战,韩侂胄甚至置生死于度外,什么都不顾。“启韩有图之者,韩犹以一死报国为辞。”(见《四朝闻见录》)

《中国通史》指出:《宋史》以来,视韩侂胄为奸臣,实在是“被歪曲了的历史”、“应该恢复其本来面目了”。肯定韩侂胄是抗战派,是忠贞不贰之臣。

即使在《宋史》里,也根本找不到一星半点能说明韩侂胄是奸臣的史实。这里既无他投降或阻止抗战的点滴事例,也无他弄权误国的些微记录;倒是有他积极策划北伐杭金,志在恢复失地,不惜拿出自已的私产二十万饷军的记载。为了达到北伐目的,他曾严厉打击那些文恬武嬉,不思收复的投降派。

根据有关史料来看:在韩侂胄当政的十四年里,他的所作所为,几乎都为了抗金恢复大业。为了抗战,他曾经大权独揽,并把道学斥为伪学,把对抗战前途持怀疑阻止态度的人定为逆党,予以无情打击。也许正是由于他提出的“庆元党禁”,让反对派对其恨之入骨,才有了日后对他的攻讦。

但是,当韩侂胃决定北伐抗金时,便宽容地取消了党禁,目的是要团结他们一致对敌。可惜的是,就在这一关键时刻,南宋内部出了叛徒和汉奸,反对派也乘机刁难掣肘,再加上南宋朝廷本身政治上积弊太深,军事上轻敌冒进,以致北伐失败了。

“误国当时岂一秦”(见陆游《追感往事之五》),韩侂胄也被政敌阴谋杀害了。他“以一死报国”的誓言,果然言中了。投降派心狠手辣,甚至还开棺断首,把他的头送给金人泄愤,以此乞和,求得保持偏安一隅的小朝廷局面。

南宋朝廷将韩侂胄的头送至金国一事,让当时许多大臣认为有失国体。《四朝闻见录》中记载,大臣王介为此提出抗议:“韩侂胄头不足惜,但国体足惜!”。《齐东野语》记载了以下的诗,该诗也是讽刺此事:“自古和戎有大权,未闻函首可安边。生灵肝脑空涂地,祖父冤仇共戴天。晁错已诛终叛汉,于期未遣尚存燕。庙堂自谓万全策,却恐防边未必然”(韩侂胄是北宋名臣韩琦之曾孙)

韩侂胄就这样被后来掌权的反对派攻讦成了与奸相秦桧并列的“奸臣”。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