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镇当公务员是怎样的体验?

原标题:在乡镇当公务员是怎样的体验?

越到基层,在群众的内心越有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偏见“中央的政策都很好,就是被基层玩坏了。”于是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基层,干群矛盾尖锐,基层干部仿佛就成了一只只披着“羊皮”的豺狼,甚至内心深处觉得“乡镇”一级政府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1

乡镇基层,作为国家政权的末梢,是落实各项惠民政策的最后一公里,更是检验各项政策制度科学合理性的重要平台。三年多的基层工作经历,让我越发觉得造成部分地区“上级政策被基层玩坏”的深层原因,恰恰是因为基层干部任劳任怨、埋头苦干地执行着那些不接地气,不符合基层实际的政策。

上级制定的政策,是为了更好地指导基层服务好人民,但现实却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些政策制定者为快速达到预期目的,未深入基层了解情况,便匆忙发布让基层贯彻实施,以体现部门作为。

并且,深谙“制度的生命在于执行”的上层决策者,再利用督查问责之力,确实能在短期内达到预期目的。但政策执行后出现的负面情况,则统统由基层执行者承担,于是一个不“走心”的政策,都会成为基层干部“走心、走肺、走肾”也丢不开的锅。所以,那些不符合基层实际的政策,不仅伤害了群众的心,更坑苦了基层干部。

2

例如,浩浩荡荡的房屋安全隐患排查工作,年初至今从鉴定拍照到填表统计再到录入系统,不落一户,忙忙碌碌大半年,花费大量精力却仅停留在文字上。汛期大暴雨一下,危险房屋仍旧“塌的塌、倒的倒”,并未因房屋排查而有任何改变。

反而在受灾群众看来,围着房子拍照记录问这问那,存在问题却一个不解决,怎能不让群众怀疑这是形式主义?有的村庄许多破旧房子,群众自身也有强烈愿望需要建房,可上级的政策却已该处位于城市规划建设区禁止建新房。而每到大雨将至,为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上级总是要求基层干部马上入村转移危险地区群众,还强调必要时可以强制带离。

而在乡、村干部入户转移危房群众时,群众不配合、给脸色,埋怨政府不让建新房,一到下雨却只知道叫人躲,怎能不让群众不怀疑这是官僚主义兴风作浪?如果此次房屋排查将主要精力放在有人居住危险房屋的加固、改造、重建等治理上,结合易地搬迁、灾后重建等因地制宜地引导村民搬迁重建,并给予技术、资金支持,效果将远好于仅停留于纸面的系统数据摸底。

3

另一个近期发生的事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土地确权颁证,国家政策的初心就是为了维护好农民利益。可是政策执行中,一些上级部门僵化操作,等政策执行到村里,甚至出现有小组长不愿意将确权证发放至村民手中的情况。难道是小组长有私心?其实不然,正是因为村、组干部的负责,才会做出这一举动。

因为随着城市的扩张,城郊乡村的土地因征迁及项目开发,其价值不断上升。伴随着农田面积与人口数量在短期内即可出现较大的变化,于是村民们都紧盯集体土地,都想从集体利益中多分一杯羹。

4

因此,村、组干部提议,村民代表大会同意以村规民约的方式将集体土地以5年为一周期进行小调整,将死亡村民土地再次分配至嫁入本村媳妇及新出生人口中,以平衡供需关系,缓和村民矛盾。而土地确权是以30年为一周期进行颁证确认,忽略了在30年周期内农村家庭人口及劳动力变化等要素,极易引起确权后人多田少与人少田多之家的土地矛盾纠纷,甚至以此上诉法院协调解决,埋下农村稳定隐患。

当然,这仅是确权颁证后存在问题的一个方面,还有可能涉及到征地款、集体收益分配等等问题。因此,上级制定的政策,需留有一定弹性(如允许确权至村小组集体,不要一杆子直接确权至户),以兼容各地不同情况。否则政策落实后,在时间的酝酿下,其负面效应又将要基层干部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处理,有时甚至还处理不了。

5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起于微澜之间”,累积于基层的政策负面效应,若不及时校正、调整,在时间的酝酿下极易发展为新的风险隐患。

在当前反对形式主义与官僚主义,为基层减负的当下,在关注开会与发文数量的同时,纪检、监察机关能否将注意力放些在制定政策上。

让涉及基层工作的政策在制定之时,就是深入基层,急基层之所急、解基层之所难。而不是躲在舒适的办公室里闭门造车,为基层徒增压力,甚至激发基层矛盾。是时候好好检视下那些“飘离于根,在风雨中摇曳”的政策规定了,减轻基层负担,相信基层干部的智慧,真正放手让基层干部将基层的事做好。

校友群里有同学最近在讨论一个话题:

乡镇公务员既然提拔快为什么很少人主动去乡镇?

对此,你怎么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