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头市之战十个疑点:宋江是杀晁盖主谋,他可能还有七八个帮凶?

原标题:曾头市之战十个疑点:宋江是杀晁盖主谋,他可能还有七八个帮凶?

晁盖之死,金圣叹一口咬定是宋江暗下毒手,并且提出了晁盖之死的十点可疑之处。之所以有读者认为金圣叹的质疑没有道理,是因为大家看的《水浒传》版本不一样,金圣叹、李贽、王望如、余象斗这四位大家看到的,是没有为了某种利益和效果而删改过的。

后世为了抹黑或者洗白某些人,已经按照当时的需要,进行了颠覆性的篡改。比如李逵斧劈四岁小衙内一节,有的版本电视剧干脆不演,有的把一斧子把头劈作两半,改成了因为朱仝的争抢而失手掉下悬崖,洗白了李逵,却让朱仝背了黑锅。

言归正传,咱们还是来说金圣叹提出的晁盖之死十点可疑之处:宋江是杀晁盖主谋,可能还有七八个帮凶!

咱们今天依照的是清朝出版的《四家汇评忠义水浒传》,在那个版本里,晁盖出征之前被大风吹断大旗,宋江一言不发的,只有吴用念在与晁盖的发小之情上,苦相劝,所以金圣叹提出质疑:“通篇皆用深文曲笔,以深明宋江之弑晁盖。如风吹旗折,吴用独谏,一也。”

宋江谋弑晁盖的疑点,还包括晁盖带伤回山,宋江不请专业医生前来诊治,只是守在晁盖床前啼哭,失去了最佳治疗时机,同时也是宣判了晁盖死刑——这等于活出丧。也就是说,在宋江眼里,晁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另外还有“晁盖遗誓,先云莫怪”——晁盖已经知道自己中箭蹊跷,明确表示不让宋江继位;“骤摄大位,布令详明”——宋江代理寨主后,马上进行了一番人员调配,看来是早有准备;“拘牵丧制,不即报仇”——冷处理与曾头市的血仇,如果曾头市不再次抢马,这篇儿就揭过去了;“大怨未修,逢憎闲话”——跟老和尚聊天摆龙门阵,一点伤心的意思都没有;“置死天王,急生麒麟”——紧急坑卢俊义上山,以便压制有望继位的林冲鲁智深等人。

这些疑点,宋江似乎可以找出理由为自己辩护,但是有三点质疑,即使是宋江的忠实拥趸,也很难解释,因为这些事情已经怪异得是个人就会觉得不可思议。

首先是“戴宗私探,匿其回报”——在晁盖中箭前后,神行太保戴宗神秘失踪了。大家都知道,晁盖大军刚刚开拔,宋江就“密叫戴宗下山去探听消息。”然后戴宗的行动就只有宋江一个人知道了,不管是战事胶着还是已经惨败,戴宗向宋江汇报了什么,连吴用都不知道。

其次是“五将死救,余各自顾”——晁盖中箭后,只有五个人拼命厮杀抢救,否则不管那一箭有没有毒,晁盖都会死于乱军之中。

拼命厮杀救晁盖的是哪五个人呢?是“却得三阮、刘唐、白胜五个头领,死并将去,救得晁盖上马,杀出村中来。” 要知道当时晁盖跟林冲分兵,是点了是个头领跟随自己的,他们分别是刘唐、呼延灼、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欧鹏、燕顺、杜迁、白胜、宋万。

眼见“扑的一箭,正中晁盖脸上,倒撞下马来”,呼延灼、欧鹏、燕顺、杜迁、宋万撒腿就跑,连战五渣白胜都拼了鼠命去救晁盖,呼延灼那样的顶尖高手,却逃之夭夭了。金圣叹批语:“十个人入去,却偏是五个初聚义人死救出来,生死患难之际,令人酸泪迸下。”

呼延灼等人丢下晁盖逃走,完全可以理解:呼延灼是宋江绞尽脑汁磕头作揖抓上梁山的,属于“宋派”;摩云金翅欧鹏原本是黄门山大寨主,他上梁山投奔的是宋江而不是晁盖;锦毛虎燕顺是清风寨老大,是第一批入伙梁山的外部势力,但是宋江一上梁山,他就以“新到头领”自居,坐在了“宋派”一边;杜迁宋万的首任大哥白衣秀士王伦,就是因晁盖而死,梁山就是杜迁和王伦共同创建的,宋万倒是后来入伙的。

最后是“主军星殒,众人不还”——这点怀疑有些出入,因为当时晁盖还没死,林冲的处理也还算得当,派遣刘唐、阮氏三雄和杜迁宋万先行一步护送晁盖回梁山疗伤,自己要带领主力部队且战且退,这也是防止曾头市人马截杀,或者是晁盖半路上被人暗算。

林冲的安排,证明了他这个百十万禁军教头不是吃干饭的,但是双鞭呼延灼反对撤军。呼延灼倒不是想再战曾头市,反对的理由也很无厘头:“须等宋公明哥哥将令来,方可回军。”

这就是说,梁山军继续在曾头市驻扎,不战不撤,任由曾头市游骑截杀只有六人护送的晁盖。结果是被曾头市夜袭,又损失了五七百人马,大败亏输丢盔弃甲往回逃。

咱们看到的版本,是林冲带领残兵败将逃到半路,神秘失踪的戴总忽然出现了,传达了宋江那已经毫无意义的撤军命令:“退到半路,正迎着戴宗传下军令,教众头领引军且回山寨,别作良策。”但是金圣叹李贽王望如余象斗等人看到的版本,戴宗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大败亏输,急取旧路,望梁山泊回来。众头领回到水浒寨上山,都来看视晁头领时,已自水米不能入口,饮食不进,浑身虚肿。”

这就奇怪了:晁盖被一箭射在脸上,又不是射中了眼睛,怎么这么快就浑身都肿了起来?梁山众将都是枪林箭雨里爬出来的老江湖,怎么会对小小的箭毒束手无策?不要说别人,就是已经上了梁山的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那也是用药高手,行者武松也是阅历丰富的老刑侦,怎么会想不到找人为晁盖去毒疗伤?

这倒不是孙二娘武松不肯出力,而是他们跟晁盖没什么交情,也见不到晁盖。宋江吴用在旁边守着呢,“灌药”是他们的事儿,别人根本就没资格插手。

有的版本中,写呼延灼和燕顺拼命厮杀救晁盖了:“呼延灼、燕顺两骑马死并将去,背后刘唐、白胜救得晁盖上马……三阮、宋万、杜迁水里逃得性命”,且不说阮氏三雄会不会丢下晁盖自己逃命,就是单问一句就能证明这造假手段不太高明:“曾头市哪里来的大水,可以让他们游泳逃命?”

金圣叹等人看的版本,却写着“黑影处不见了两个僧人……军士却慌起来,报与晁盖知道,呼延灼便叫急回旧路。”呼延灼在晁盖中箭之前,就已经率先逃命去了。

这样看来,金圣叹的怀疑不无道理,所以他的十点质疑,直指戴宗呼延灼,甚至欧鹏燕顺杜迁宋万都有洗不脱的嫌疑。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部《水浒》,尊敬晁盖没错,喜欢宋江也没错,我们看名著,看的不是热闹,而是热闹背后的人情世故权谋斗争。

这时候就要请看过多版本《水浒传》的读者诸君,拿起烟斗当一回福尔摩斯,来分析一下晁盖之死的种种悬疑:按照《四家汇评忠义水浒传》的记载,我们是否可以断定宋江是弑杀晁盖的主谋,戴宗和呼延灼等七八个人都可能是帮凶?其实“留在梁山”的小李广花荣也可能暗中出手——戴宗的“甲马”绑在谁的腿上,谁就能日行一千夜走八百。

笔者个人的看法是:戴宗花荣确有嫌疑,杜迁宋万也有可能出手,但是呼延灼欧鹏燕顺参与宋江弑晁密谋的可能性不大——以宋江的老谋深算,不会找那么多人,而且他也未必信得过呼延灼欧鹏燕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