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逃生后安禄山靠什么突然发迹?

原标题:死里逃生后安禄山靠什么突然发迹?

身为一位发起“安史之乱”,几乎要掉大唐半条命的枭雄,安禄山另一桩叫好些后人惊讶的奇迹,就是他在盛唐年间,那几乎火箭般的发迹速度。

要知道,在那个极讲究出身的盛唐,穷出身的安禄山,年轻时候只是个牙郎(互市里的小吏),熬到32岁才成了“平卢讨击使”,还差点因战败被杀头。

可死里逃生后,安禄山的人生就好像开了挂:

39岁当上平卢节度使(天宝元年),42岁兼任范阳节度使(天宝三年),49岁又就任河东节度使(天宝十年)。平卢范阳河东三大要地,就此全成了他的囊中物,拥有了叫板大唐的本钱。

可以说,未来那场席卷大唐北部,祸乱天下八年的安史之乱,其直接“动力”,就是安禄山这神奇的发迹速度。

这么个穷出身的野心家,为什么会在等级森严的唐王朝,上升如此之快?

一、安禄山的真本事

拜各类野史甚至影视剧所赐,后人说起安禄山,总会和“逢迎拍马”联系起来,似乎他的飞黄腾达,就靠了“认干娘”“走门路”的本事。

可他担任的节度使要职,本身就是需要硬实力的工作。范阳平卢河东三地,更是盛唐边防的要冲,若是个只会拍马的草包,压根镇不住。

而在这条上,安禄山也确有真本事。虽说是小吏出身,但见惯人情世故的他,拿捏兵将也是手腕高超。

他麾下的将领,包括了汉族突厥族契丹族等各族,本身就是鱼龙混杂,但在他的驾驭下,却是各个对他服服帖帖。更有大唐各地的人才,一度争着往他地界跑。

安史之乱早期,尤其叫唐军叫苦连天的,就是安史叛军这拧成一股绳的战斗力。

能把这帮人“拧成一股绳”,足见安禄山的水平。

在拉队伍方面,安禄山更是轻车熟路。他尤其得意的,就是组建了一支八千人的精锐。

这支精锐里的士兵,大多出自契丹突厥各部俘虏,却能在安禄山的拉拢下,从此对他死心塌地。

以《安禄山事迹》的形容说,简直是“朝为俘囚,暮为战士,莫不乐输死节”。这驾驭兵将的能力,堪称同时代高手。

对于造反这事,安禄山更不是心血来潮,相反布局十分缜密。长安城里安插了他的卧底刘骆谷,还在地盘上修筑起了储备物资的雄武城。

连经济问题他也不放松,每年“岁输珍货数百万”。

他的战马数量更达到了两万六千匹,占到了唐朝战马总数的三成。“造反”所需的一切条件,他都是多年苦心经营,步步水到渠成。

如此眼光手腕,可谓强得可怕。

当然,安禄山强归强,但也并非强到无敌。他也曾经在天宝十一年出击契丹,反而被打的大败。比起同时代痛打吐蕃契丹的王忠嗣高仙芝等名将们,战功显然差一截。

他“准备造反”的操作,也没瞒过盛唐顶级名将王忠嗣,被王忠嗣多次上书揭发。若非唐王朝不信,羽翼未丰的安禄山,恐怕早早就被解决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军事能力显然差一截的安禄山,仕途却比王忠嗣们更得意,到了安史之乱爆发前夜,俨然成了大唐“军界第一人”呢?

二、会打不如会“作秀”

在熬仕途方面,安禄山比诸多盛唐名将“强大”得多的一条,就是会作秀:你战无不胜又怎样?打胜仗,不如我会秀胜仗!

怎么秀?首先一条,就是舍得下本钱。

早年他还做平卢兵马使时,就舍得掏钱。只要是从京城来到他地盘的官员,几乎都收过他的好处。

比如御史张利贞,不但自己收安禄山钱,左右随从也跟着收。这帮人收足了钱,自然帮着说好话。年复一年说好话,安禄山的“好人”人设,当然就迅速建立起来。

更重要的是“秀”战功,能不能打两说,会宣传才最重要。

安禄山的操作,就是年年边境上寻衅滋事,大仗没有小仗不断,还玩了多次骗对方来喝酒然后下黑手的套路。

虽说也被人打惨过,但总的来说,却是赚得盆满钵满。然后就“岁献俘虏,杂畜,奇禽异兽,珍玩之物”。等于是年年都来报功领赏,也就给了唐玄宗“安禄山很能打”的美好感觉。

在“作秀”这事上,就连初唐的传奇名将们,都没逃了安禄山的“毒手”。

一到“报功”时,安禄山就给唐玄宗胡咧咧,说出征路上做了个梦,梦见了李靖徐世绩两大战神。

这么一通胡说,就把唐玄宗乐得不行,又好好表彰了一番:如此“蹭热度”的本事,堪称“炒作”高手。

比起来,同时代的王忠嗣们,显然是实在人。比如王忠嗣,明明比安禄山更能打,但人家笃信的是安边持重,绝不为了个人风光擅开边衅,打每一仗都是为了国家大局,反而招了唐玄宗的忌,落得罢官后郁郁而终——实在人都被淘汰了,留下的都是会秀的。

当然,安禄山这么“秀”,风险不是没有。特别是朝中有李林甫这样的人精,万一被他挖坑岂不糟糕?

对这事,安禄山更鸡贼:给我挖坑?我趴!只要听到李林甫对自己不满意,安禄山必然当场趴在床上,连呼“阿与,我死也!”

这一通乖不白卖:李林甫坑了那么多人,偏拿安禄山当自己人。“秀”的时候抢风头,躲的时候及时缩头,安禄山的步步发迹,就是靠这超强生存技能。

而比这生存技能更重要的,还有安禄山一个屡试不爽的大招:冲领导装傻。

三、屡试不爽的装傻

在安禄山从穷汉到枭雄的奋斗路上,“装傻”才是屡试不爽的大招。早年给幽州名将张守珪做干儿子的时候,因为张守珪嫌他胖,就故意顿顿吃半饱,闹的哭笑不得的张守珪,对这“傻儿”宠信有加。

后来遇上了“新爹”唐玄宗,安禄山“装傻”的本事,更是炉火纯青:在唐玄宗面前,就喜欢扭着胖大大的身躯跳舞,反复表白说自己胖大大身体里就一颗忠心。

遇上唐玄宗和杨贵妃在一块,必然是先拜杨贵妃再拜唐明皇,因为“胡人先母而后父”,所以俺先拜俺娘。

安史战乱里大杀四方的他,唐玄宗面前,却是长期做“萌宠”。

可别小看这“萌宠”表现,在外人看来,这是可笑。放唐玄宗看来,这就是可亲:

文臣武将,人人一个心眼,偏偏这个安禄山,却是一幅“痴直”,简直是又会打仗又憨厚,用起来何其放心?当然要当宝贝来宠。

直到安史之乱震惊天下,他才恍然惊觉:那在自己面前装傻了多年的“萌宠”,分明一头野兽。

这全程发迹的过程,不止是“逢迎拍马”“小人得志”的悲剧,更是一个王朝,陷入逆淘汰后触目惊心的教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