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扎堆涉黑组织,可怕地腐蚀了世道人心

原标题:人大代表扎堆涉黑组织,可怕地腐蚀了世道人心

涉黑“电老虎”团伙被打掉·黑龙江 仍有8名涉黑犯罪嫌疑人在逃

文丨西坡

乔治·奥威尔在小说《缅甸岁月》的开头写了缅甸北部一个叫吴波金的地方治安官,其发家事迹在现实世界中的许多人身上都有影子。

(乔治·奥威尔小说《缅甸岁月》)

吴波金17岁时试图在政府中谋得一官半职,但失败了,因为他身无分文,无依无靠。接下来的三年他混迹市井,做着小偷小摸的勾当。20岁时,他敲诈到一笔巨款,于是一路买通关系,在政府中当了一个办事员,这份差事薪水不多,但油水颇丰。后来越爬越高,当上了地方治安官。

吴波金当治安官时十分腐败,但他有一个原则:案件双方的贿赂他都收,但严格按照法律断案。也就是说,他只贪赃,不枉法。因为他知道,断错案的治安官早晚会被抓。

就这样,腐败透顶的吴波金一直没有翻船,还赢得了秉公办案的美誉。这是一个很聪明或者说很狡猾的策略。然而现实中有些跟吴波金路数相似的人,却没有同样的头脑。让我们把目光从小说转向新闻,从缅甸北部转向中国东北。

据央视网报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哈尔滨市公安局破获了一个涉黑组织,突破口是从十几年前的一桩旧案。

一封举报信反映,在2003年一个未满14岁的少女在某酒店被一个叫李建的人引诱吸毒并实施强暴,但是十几年中这个案件一直上告却没有任何结果。于是,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调查发现,是因为当时的办案民警李某某收受了李建的财物后没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李氏三兄弟:李伟是老大,时任国家电网哈尔滨公司副总经理;弟弟李建,与朋友合开民营电力工程公司,在哥哥的照顾下生意风生水起;李桐最小,他从一个普通工人干起,后接替了哥哥的职位成为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

这位民警李某某既贪赃又枉法,现已落马,这是他应得的。可是他当年挖下的“坑”,超乎了许多人的想象。

李建还有一哥一弟叫李伟、李桐,他们共同构成了一个涉黑组织的核心。李氏三兄弟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在电力系统工作,李伟、李建都通过非法手段走上了领导岗位。

李氏三兄弟涉黑组织规模庞大,警方共抓获133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涉黑犯罪组织核心成员41名。他们涉嫌18种刑事犯罪罪名,几乎承包了半部《刑法》,包括开设赌场、非法持有毒品、聚众淫乱、介绍卖淫、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等。

更惊人的是,这个犯罪组织中有7个人曾经是市、区两级的人大代表,具备党政机关干部身份的占比达40%。目前当地已有36名党员干部因充当保护伞被调查。

一个涉黑组织里竟然有这么多人大代表、党员干部,而他们的犯罪活动又是如此丧心病狂、包罗万象,“触目惊心”已经不足以形容人们的感受。该案的查办既说明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迫切性,其恶劣程度又已超出单纯打击犯罪的范畴,理应从反思地方治理的维度进行追问。

皮肤表面一个小口子切进去,剜出这么大一块烂肉。在这个并不算特别小的角落里,法治的溃败到底是如何出现的?在思考如何“治病”之前,还是要全面掌握“病情”,“体检”必须彻底。

这个团伙最大的危害性不体现在96辆高级汽车、135套房产上,也不体现在垄断全市电力工程的施工、扰乱市场秩序、坑害商业合作伙伴上,他们的最大危害性是长期盘踞一方对世道人心的腐蚀。

(此次抓捕行动,警方共抓获133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涉黑犯罪组织核心成员41名。这个犯罪组织中有7人曾是市、区两级的人大代表,具备党政机关干部身份的占比达40%。)

还是回到少女被强暴这个“细节”上。当然,少女被强暴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小事,但在该涉黑组织的犯罪史上确实只是一个具有偶然性的“细节”。但魔鬼就在细节里。

少女被强暴这样一桩恶性犯罪被掩盖了十几年,只拿一个腐败的办案民警来解释是没有说服力的。这些年来,其他位高权重的保护伞到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有待一一查清。查清他们干涉办案、玩弄法律的细节,不仅是为了定罪量刑,也是为了弄明白制度是如何失效的。

若正义迟到的太久,我们就不能满足于正义没有缺席,更要看看是什么绊住了正义的脚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