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丰能源 跌跌不休

原标题:宝丰能源 跌跌不休

宁夏最大的民营煤化工厂——宝丰能源(600989.SH)近来麻烦不断。

在成功上市创下今年最大金额的IPO之后,宝丰能源即遭到了投资者的抛弃。5月16日上市,5月17日即打开涨停板,第三个交易日便开始节节溃退,宝丰能源的股价走势一泻千里。

截至发稿日,其股价已经较首日开盘价格跌去了近1/3。上市首日,宝丰能源创始人兼董事长党彦宝所持68.8%股份财富值高达807.7亿元,但如今已缩水超过1/3。

股价大跌背后,宝丰能源的一系列问题引起了公众的广泛质疑。5年净赚钱100亿却仍然需要募资还债,业务毛利率相比同行业的优秀企业畸高,多次拖欠货款被推至“被告席”,甚至欠缴员工社保……

宝丰能源这个由宁夏前首富党彦宝打造的能源帝国,正遭遇严峻考验。

重资产高投入

2019年2月底,宁夏宝丰能源二度提交招股书。其募投项目的投资规模降至约153亿元,较原计划投资规模“缩水”了将近60亿元。但募集金额却由54亿元增加至74亿元,增加了20亿,而募资金额中有6亿元用来偿还银行借款,这无疑说明公司对资金有着急切的需求。

虽然渴求资金,但是宝丰能源的盈利能力并不差。过去五年里,宝丰能源的两个核心业务——烯烃和焦化恰逢景气周期,赚得盆满钵满。数据显示,2014-2018年,宝丰能源累计实现营业收入439.15亿元,累计净利润 99.65亿元。

与此同时,宝丰能源近5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79%、65.31%、60.63%、54.2%、49%,虽然负债率在不断下跌过程中,但资金压力仍然不小。5年净赚100亿,宝丰能源的利润哪里去了?

众所周知,煤化工项目的建设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宝丰能源固定资产为150.66亿元,在建工程为58.67亿元,两项合计近210亿元,占资产总额比例为78%。

这些工程的建设消耗了大量的资金。招股说明书披露的项目预算金额显示,宝丰能源有四大在建项目:红四煤业项目、丁家梁煤矿项目、焦炭气化制60万吨/年烯烃项目以及马莲台煤矿安全技术改造项目。这四大在建项目的预算分别高达27.15亿元、14.30亿元、152.79亿元以及7.95亿元。

此外,宝丰能源在高负债的同时保持着高额的分红,2017年3月27日,2018年3月31日,宝丰能源却分别向股东派发现金分红19.8亿元、15.18亿元,合计分红34.98亿元。

因此,在煤化工产业的重资产模式下,宝丰能源过去五年所挣得的资金完全满足不了重大项目建设的支出。

按照其披露信息计算,距离这四大在建工程完成,宝丰能源还有约145亿元的资金缺口。除了通过IPO募得烯烃项目74亿元的资金,仍然面临非常大的资金压力。

偿债压力不仅仅体现在总的资产负债率数字上,其他的多个迹象似乎都在表明宝丰能源高企的偿债压力。

据(2016)宁0181民初2160号文件,2017年5月宝丰能源因欠缴失业保险,被判向前员工赔偿支付失业保险金损失。而据上述文件,宝丰能源辩称,因经济困难,欠缴所有员工2015年1月后的养老、失业保险费用。此外,2016年至 2017年间,宝丰能源更是因为多次拖欠货款,被推至“被告席”。

畸高的毛利率

顶着巨大的债务压力,宝丰能源的盈利能力却并不被投资者所看好。煤化工行业始于2016年的景气行业似乎正在发生转向,行业的盈利能力正在下降。而宝丰能源一直以来存在的毛利率远高于同行的问题,也受到了不小的质疑。

宝丰能源拥有烯烃、焦化和精细化工三个主营业务板块。2018年财务数据显示,烯烃和焦化产品对营收的贡献分别是35.3%和35.85%,是宝丰能源的两大核心收入来源。

而烯烃产品的毛利率正在不断下滑过程中,2016-2018年,宝丰能源的烯烃产品毛利率分别为47.17%、43.75%、43.16%。

烯烃产品未来一段时间的行情也并不容乐观。据了解,烯烃的主要原料为石脑油(石脑油制烯烃工艺)或煤炭(煤制烯烃工艺),原油和煤炭的价格对生产成本有着重要影响。

数据显示,国际原油价格最近一年多来处于较强烈的震荡下跌态势中,两者的成本差距正在缩小。2018年底,煤制烯烃工艺的成本甚至一度高于石脑油制造烯烃工艺,宝丰能源烯烃产品的盈利能力也因此出现下滑。

宝丰能源IPO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建设焦炭气化制60万吨/年烯烃项目,如果国际油价出现下滑,两种工艺又将面临激烈竞争,该项目未来的盈利能力或将面临挑战。

除了业绩下滑的压力之外,宝丰能源毛利率畸高的问题也受到了投资者的广泛质疑。2018年宝丰能源焦化产品(主要是焦炭)的毛利率高达51.8%,而其他以焦化产品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如美锦能源(000723.SZ)的焦化产品毛利率为30.15%,山西焦化(600740.SH)为11.25%,陕西黑猫(601015.SH)为5.62%,远低于宝丰能源。

烯烃产品方面,根据宝丰能源披露的数据测算。2018年在原油价格为55美元/桶时,煤制烯烃企业中,中煤能源的成本为6083元/吨,神华宁煤为5571元/吨,宝丰能源为4629元/吨,同样远低于两家央企,有着明显的成本优势。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宝丰能源每年投入的研发费用不超过2000万,其技术实力难以与央企相比,但其毛利率却远高于央企同行,宝丰能源将原因归结为利用焦炭副产的焦炉煤气制备甲醇,有效降低产品的综合成本。同时管理效率高,三费控制较好。

而国信证券的研究则认为,宝丰能源对设备装置的管控能力突出,是其产品盈利能力超出行业平均水平的关键。不过对于以上说法,市场似乎并不买账,其股价至今仍然在“跌跌不休”当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