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明朝王子,不当唐朝储君,更不能当宋朝公主,这话从何说起?

原标题:不做明朝王子,不当唐朝储君,更不能当宋朝公主,这话从何说起?

“愿生生世世,再不生帝王家!”这话是南北朝时期刘宋末代皇帝刘准说的,后来崇祯皇帝在亲手斩杀女儿的时候,好像也说过这样的话。这样看来,历朝历代的皇族,在风光的背后,也有很多无奈与悲哀:安乐与风险并存,现在的荣华富贵,可能就是明天的催命阎王帖。于是有人总结出了过去皇族的三大高危人群:唐朝的储君,宋朝的公主,明朝的王子。

翻看二十四史,我们就会发现,唐朝的太子非正常死亡率,高居正统王朝之首(二世而亡的短命朝廷就不算了)。

唐朝开国太子李建成,其文治武功未必就比秦王李世民差多少,因为主要任务是辅佐父皇李渊处理政务,所以跟武将走得不是很近,所以玄武门之变一败涂地——事实上李建成也很能打,李世民损兵折将(罗士信因为李世民指挥失误而牺牲)拿不下的刘黑闼,就是李建成用了魏征的攻心计,一举平定的。

从李建成开始,就触发了唐朝“太子不得善终”的魔咒:李世民干掉了老爹李渊立的太子建成,再接再厉又干掉了自己册立的太子李承乾。

李世民的儿子唐高宗李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跟武则天联手,一口气干掉了三个太子。

首任太子李忠,“赐死于流所,年二十二,无子”。第二任太子李弘,“上元二年,太子从幸合璧宫,寻薨,年二十四”

有人说李弘之死,是武则天下的手,起因是武则天残杀萧淑妃之后,又把萧淑妃的两个女儿(义阳、宣城二公主),关了起来,最后关成了四十岁的老姑娘(幽于掖庭,太子见之惊恻)。李弘很重亲情,就请求亲生母亲武则天把这两个老姑娘嫁出去,结果触怒了武则天:“武后怒,由是失爱。”

李治册立的第三任太子,就是写《黄台瓜辞》的那个章怀太子李贤。电视剧《神探狄仁杰》中,武则天也不止一次用仇恨的语调提及章怀太子李贤。

李贤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唐高宗李治不止一次对着李世勣(徐茂功)夸李贤聪明。上元二年,皇太子李弘薨,六月份李贤就被任命为为太子,而且直接得到了最大的授权:“诏监国,贤于处决尤明审,朝廷称焉,帝手敕褒赐。”

本来李贤跟父亲李治母亲武则天关系很好,但是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李贤的贤明引起了武则天亲信、正谏大夫明崇俨的嫉妒,用明夸实损的办法,坑了李贤一下子:“李贤的贤明,赶上咱们的太宗皇帝了。”

明崇俨惯会装神弄鬼,忽悠得李治武则天五迷三道,还有人说明崇俨跟武则天关系暧昧。就是这个明崇俨,不但用李贤“有太宗之风”来让李治武则天心怀疑虑(李渊并非心甘情愿退位),还散布谣言说李贤其实不是武则天生的:“贤是后(武则天)姊(大姐,武则天还有一个妹妹嫁给了郭孝慎)韩国夫人(武顺,已死)所生”。弄得武则天也开始看不上李贤,几次公开指责李贤。

明崇俨莫名其妙地被盗贼杀掉了,武则天最后下诏让左金吾将军丘神勣逼死了已经被流放到巴州的李贤。

唐朝刚经历了三代皇帝,就有五个太子死于非命,所以李隆基的大哥、皇太孙李宪(李成器)坚决不肯当太子,最后优哉游哉,荣华富贵一生。

唐朝的太子不好当,宋朝的公主也是历朝历代中命运最悲惨的:汉朝派出去和亲的大都数都是冒牌公主,而宋朝徽钦二帝乃至高宗赵构的公主(已经改称帝姬),则是连和亲的资格都没有的。

金人才不肯给什么名分,直接是用抢的——即使没被抢走,也会被她们的父亲“作价”送给金人“抵债”:“以帝姬一人准金一千锭,任听帅府(完颜宗翰,即粘罕)选择。”一个公主只值一千锭金子,而且还任由粘罕随便挑。

最后粘罕倒是没有挑,也没有给宋朝公主作价,而是一股脑全抓走了:这其中包括宋徽宗赵佶的二十多个女儿(原本有三十四个,靖康之前幸运地死了几个),还有赵构的五个女儿,最大的四岁,最小的两岁。三个两岁的全部死于被押往金国的路上,两个四岁的被送进了金人浣衣局(不是洗衣服)。

唐朝的太子宋朝的公主,都是苦命人,明朝亲王可能要好一些,因为他们不需要有什么“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爵位也是可以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但是明太祖老朱先生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一点:没有计划生育的皇族,是要以几何数级增长的,亲王的爵位只能传给嫡长子,剩下的子孙要是没有功劳受封其他官职,就只能挨饿了——朱元璋规定朱家子孙不许经商务农,免得累着。

没有推恩令,大明王朝的王子可就惨了,除了嫡长子一脉可以吃饱喝足之外,其他名字带金木水火土的朱家子孙,糠菜半年粮也做不到:弘治年间庆城王朱钟镒,有子女九十四个,孙子一百六十三个,重孙子五百一十个。再加上媳妇、儿媳妇、孙媳妇、重孙媳妇,仆人丫鬟,就是躺着吃,也能把王府里的砖头都啃光了。

当时亲王太多,已经没有多少皇庄分给他们,同样是由于亲王太多,每年一万石的粮食也变成了不断贬值的“宝钞”,这么多子孙吃喝穿戴都从这一万石粮食里出,自然是饱的饱饥的饥,饿死几个一点都不奇怪。

这时候有读者可能要说了:皇亲国戚过得再怎么不好,也比咱们平头老百姓生活好,你这是看评书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但是咱们看问题要一分为二地看:古代皇族尚且富不过三代,要是自己没能耐,除了被整死就是活活饿死,就更不要说只有几个糟钱的暴发户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就怕将来拉清单。

一个耳光,一次车祸,就能把她们打回原形——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独立生存能力为零。一旦依仗的冰山被阳光晒化,败家之后的她们也就只能找一个带豁口的大碗,沿街乞讨去了。当然,除了乞讨,她们还有一个最古老的行业可以从事,只是恐怕身陷囹圄若干年,人老珠黄,可能连从业资格都没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