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山东农民,在北海道洞穴中当了13年野人,晚年赴日讨说法

原标题:一个普通山东农民,在北海道洞穴中当了13年野人,晚年赴日讨说法

去年有一部韩国电影《军舰岛》横扫了韩国国内各项电影节大奖,这部电影主要是讲述了在二战日本投降前期,四百名朝鲜百姓登上日军的军舰岛强行被征为奴隶的历史。

最近的日韩贸易战与双方对这段劳工历史的制裁的异议有极大的关联,作为与朝鲜在近代史上有着相似命运的中国,也有着如是一段让同胞被强征他国沦为奴隶的历史。

刘连仁就是这段历史中,颇有传奇色彩的一位人物。

无辜青年被充日本苦力

刘连仁,1913年出生于山东省高密的一个小村庄,这位老人的前半生是在中国最动荡不安的时期度过的。然而作为一名普通的农民,他躲过了军阀混战时期的枪林弹雨,却躲不过残暴的日军的强抢掠夺。而故事发生在1944年,抗战已经进入主动出击的阶段,距离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而日本军人对待无辜普通民众的屠杀行动还是没有停止,他们残暴地掠夺中国的青壮年,逼迫他们投入无止境的劳作,用于日本本国的矿产开发,刘连仁老人,就是当时的一员。

1944年的九月,三十一岁的刘连仁被巡防的日本兵抓走,并将他残忍地用绳子捆绑,以枪威胁,踉踉跄跄地进入了货车车厢。而他的妻子在当时已怀有七个月的身孕,但是手无寸铁的他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在日军的操控下听任安排。他曾以为这只是日军一次小小的惩戒,捱过之后就有机会回到家乡,但他从未想到过,这一别虽非生离死别,却是他十三年苦难的开始。

逃跑失败再次落入虎口

刘连仁首先被押到高密县城,在这一路上,他顾不得自己的处境,心里只有在家中的妻子还有尚未出世的孩子,他的心里更是预谋着一个出逃计划。

他在去往高密的路上,随行的五个日本兵都在用刺刀押着这只队伍前进。到了高密县城东门,刚好发现了一场骚动事件,当时人员混乱,陪同的五个日本兵也因注意力被分散而放松了警惕。刘连仁认为出逃时机已到,便用出全身力气撒腿逃跑,捆绑的绳子也被自己给挣脱开来。

本来以为自己大步流星就可以迈向成功,结果他把全副武装的日军想的太简单了,他们宁愿将你就地枪毙,也不愿意一个活生生的中国人在他们的手下溜走,这样实在是有辱一个帝国军人的威严。

这几名日本军人举枪四下瞄准射击,他们没有打中正在逃跑的刘连仁,却意外打伤了周围的几个中国老百姓。手无寸铁的刘连仁吓得摔倒在地,毫无斗争经验的他果真还是敌不过装备精良的日本军人,最终他还是被抓回,继续重复着被羁押转运的生活。

有了这一次的逃跑经历,使得这几名日本军人戒心更加警惕,对于刘连仁也更加戒备,将他捆绑严实后就这样一路将他押到了青岛。

从高密到青岛不过一百多华里这么一段短短的路程,日军竟抓到了数百名中国青壮年。他们在火车上,被日军用绳子像牲畜一样牵引着,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上厕所也都不例外。数百名身强力壮的中国青年都被集中装在一个密不透风的货运车厢里,吃喝拉撒都在车厢内解决,环境极其恶劣。可是这时的他们还顾不上眼前的境遇,只是在揣测着日军的用意,他们不知道这列火车竟会将他们载向死亡之濒。

无数次的面对死亡

火车最后到达了港口,一群粗暴的日本军人将这满载的中国青壮年押向了正在停靠的轮船。没想到,甲板上的生活环境竟比火车上更加恶劣,八百个来自中国各地的青壮年都被挤在密不透风的甲板上,闷热难耐,饥饿也早已成为了家常便饭。船舰的发动机轰鸣震耳,在黄海怒涛中摇摆不定,令人眩晕发吐。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在海上漂泊了数周,他们已经到了大洋彼岸的日本。

到了岛上之后,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他们被一路向北押到北海道一个未开发的矿场,被当作奴隶一样昼夜不停的劳作。旁边的工头拿着鞭子在一旁鞭打着他们,稍有懈怠便会受到一顿毒打。尽管他们付出了所有的力气,但是还是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们没有新鲜的吃食,还没有相应的安全设备,生命安全也得不到相应的保障,经常会有中国劳工命丧矿井,却也得不到日本人的丝毫同情。

日子被这样消磨,死在日本工头枪下和营养不良的中国劳工日益增多。在这样的恶劣生存考验下,中国劳工们日复一日地在榨干自己的身体,变得面容消瘦,瘦骨如柴,回家对他们来说,已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奢求。

而唯一支撑刘连仁活下去的动力,就是尚在家中盼望自己回家的妻子还有尚未谋面的孩子,他每一天都在坚忍着,尽管自己已经有了一次出逃失败的经历,但是自己的心里还是在悄悄预谋着一场出逃计划。

出逃

一天夜里,他无意间看到平常紧闭的宿舍大门竟然没有上锁,不禁心生狂喜,觉得自己的逃跑时机就在眼前。他假装上厕所的样子,蹑手蹑脚地跑出茅房,看到隔壁房间灯火通明,还有一群嘈杂的辱骂声,这是一群日本工头们在喝酒。

他轻轻地将鞋子脱下,试图放低脚步的声音,不被察觉。之后他察言观色,看到那一群憎恨的面孔此时都已面泛红晕,口出胡话,便断定他们都已经喝醉了,便慢慢走出大门。

刘连仁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兴奋得几乎想要大声欢呼出来,但他知道还没有到庆祝的时刻,心中的喜悦化为动力,他跑得越发起劲了,很快就跑出了那个禁锢他多日的罪恶矿场,奔向了茫茫旷野。

然而很快,心中的迷惘战胜了喜悦,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他又该跑向何方,他又该如何回家,他的心中不禁心生疑惑,继而又是无边的恐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希望。

刘连仁兜兜转转,最后跑到了北海道山区的一个山洞里,过上了茹毛饮血的野人生活。没有食物来源的他,以雨露为饮,以草木为食,大多数时间内,只能靠吃野菜,喝雨水来充饥,常常有了上顿没下顿,生活没有保障。

独居的生活中需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比如常常会食物中毒,没有药物医治,只能隐忍。困了,就在睡在山洞里的草堆上。北海道的冬天,严寒漫长,衣着单薄的他只能蜷缩在山洞里,不能也不敢外出,即使外出,也很难找到充饥之物。为了忘记饥饿,他每天就像冬眠的动物一样,努力让自己睡着,暂时忘记饥饿和寒冷。

为了不被当地猎人发现,他还学会了频繁换山洞,每天颠沛流离,心里只有对祖国和家人的思念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痛恨。就这样,风餐露宿的生活整整持续了13年,刘连仁靠异于常人的毅力在现代社会以原始人的生活方式存活了下来。

回国建设

1958年2月8日,有一个名叫夸田清治的北海道猎人在上山打猎的时候发现了刘连仁穴居的山洞,下山报告了警察,刘连仁的事迹震惊了中日两国,中央领导才知道居然还有一位同胞以这样的方式流落在战后的日本,立刻要求日本政府送他回国。

与祖国阔别了13年已久的刘连仁,这才回到了他念念不忘的土地,见到了自己朝夕思念的妻子与自己尚未谋面的孩子。刘连仁在天津塘沽下船时,受到了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亲切接见,为他安排了大医院的体检。

刘连仁的罕见经历不禁震惊了当时的爱好和平的日本民众,连同在日华人一起,开始谴责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中国国内民众更是对刘连仁顽强的韧性钦佩不已。

彼时,中国社会主义事业正建设地如火如荼,他积极地和自己阔别已久的家人一起投入了此次热潮中。他先是担任了村长,高密县政协和人大代表,后来又担任了潍坊市人大代表等职务。他积极配合上级交待的各项任务,多次外出去各地学校部队作报告,领导家乡的人民走向改革致富的道路。

晚年的刘连仁,在祖国的怀抱与家人的陪伴下,安详且又美好,与他前半生的颠沛流离形成了鲜明对比,唯一一件执拗的心路历程,就是从1980年起,他不断地在儿子的陪同下,先后四次前往日本,要为自己当年的境遇“讨个说法”。

后记

刘连仁老人在2000年走向了生命的尽头,回顾他的一生,真可谓是传奇。

刘连仁的事件是当时日本帝国主义欺压亚洲各国劳工的实证,他们在战争期间以欺压亚洲劳工的方式来弥补本国劳工数量不足,换取自己国家资源开发的行径,无疑是值得谴责的。在众多爱好和平的日本民众与中国人的努力下,东京法院多次受理二战劳工的赔款问题。

刘连仁去世后的第二年的7月12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刘连仁起诉日本政府一案做出了一项判决:要求日本政府向曾经被侵华日军强掳到日本北海道充当苦役的中国人刘连仁赔偿2000万日元。

在日本政府的上诉下,2005年6月23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判决刘连仁最终败诉,驳回了一审判决。

以刘连仁为代表的中国劳工赴日诉讼案件已经随着当事人的纷纷离世,难以为继,终将告一段落,或许会画上永久的句号,即便有日本企业做出零星“补偿”,也不可能掩盖侵略战争带来的千万人的伤痛,但是数百年前中国被欺压时的警钟依然值得在各个中国人的耳畔响起:落后就要挨打,自强方能奋进。

谨以砥砺众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