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十年蜕变 各地密集分发牌照

原标题:“互联网医疗”十年蜕变 各地密集分发牌照

十年蜕变,互联网医疗里的诸多可行路径逐渐显现。自2010年“挂号网”出现,到2015年“乌镇互联网医院”第一次亮相,现如今互联网医疗已经能够提供远程诊断、随访、送药、保险等多种功能相结合的医疗服务。

当有人再问“什么是互联网医疗”时,其概念边界开始清晰,服务提供商也有了基本共识。“利用互联网技术为患者和公众提供疾病诊断、治疗方案、处方等服务的行为。”2017年,《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这样定义“互联网诊疗活动”。

无论是微医、企鹅杏仁,还是刚拿到互联网诊疗牌照的搜狗、众安,与互联网医疗企业探索同时有所进展的,是政策的前瞻性指引和跟进出台。

目前在互联网医院规范建设方面,已有不少成果。8月15日,有媒体报道,北京微医全科已获得由西城区颁发的全市首张互联网诊疗资质执照,获批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8月13日,伴随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刚印发的《上海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上海商赢互联网医院也成为上海首家获批的互联网医院, 8月15日进入试运营。

“互联网医疗行业经过了快速成长期,野蛮发展期,逐渐进入成熟期,越来越多的政策开始支持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疗手段正在成为各级医疗机构的标配。互联网医疗将会成为慢病管理,健康管理和处方外流的新模式。”深圳市上医惠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汝石这样认为。

密集发放牌照

8月初,搜狗公司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中披露,搜狗已经取得了互联网医院牌照,获准通过互联网开展诊疗业务。其实不久前,搜狗就在一天之内成立了两家互联网医疗公司。

而7月末,众安保险也对外宣布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未来会提供非重疾线上问诊、送药到家等服务。

一边是科技公司,一边是保险公司,都已经等到了互联网医院政策的春天。顺着两家公司互联网医院成立的地点,健康界整理发现,截至目前,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意通过了17家互联网医院的执业登记。海南省已在密集发布互联网医院牌照。

只有取得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互联网医院才能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从《上海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中可以看出,国家和地方对互联网医院的监督管理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思路。其中提到,诊疗服务范围主要包括常见病和慢性病患者随访和复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此外,互联网医院不得为首诊患者提供诊疗服务,也不得为甲类传染病(含参照甲类传染病管理)、危急重症等进行诊疗。在开设的相关诊疗科目中,《管理办法》明确了互联网医院所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至少有1名本专业正高级、1名副高级职称的执业医师注册在该医疗机构(可多机构备案)。

全国各地在互联网医院的审批也在加速。2019年4月,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有22家互联网医院集体上线。其中,三甲医院19家,民营医院仅1家。

目前,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增加了“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历城区行政审批服务局将加挂“互联网医院”第二名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颁发给济南佰年颐堂中医医院。据悉,浙江省互联网医院平台也可以提供在线咨询、慢病网上复诊、家庭医师网上签约服务等服务。

打破思维惯性

自2017年始短短半年时间就有36家互联网医院成立,加上之前成立的至2018年3月共有55家互联网医院,而到2019年6月互联网医院数量已达230家左右。明星企业众多,包括平安好医生、好大夫、微医集团、医联、春雨、丁香园阿里健康、京东等互联网医疗企业。

有观点认为,互联网的流量思维惯性在医疗行业难以有效嵌入,从用户数到用户使用频次,再到用户付费,呈现出一种断崖式的衰减曲线,用户付费转化率极低。

目前处于互联网医疗服务头部的公司纷纷开始与基层医院合作,依托各自布局与优势,推动医联体建设。例如有地方政府主导式(类银川互联网医院)、大型三甲医院覆盖式(类广东省网络医院)、企业跑马圈地式样 (微医式、七乐康式)等。

“N年前我就说,医疗是线上+线下的,85%是靠线下完成,如果不能形成全科+专科、线上+线下结合的服务体系,都是自己骗自己。”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曾如此坦率直言。但好大夫在线王航曾有过判断,认为未来互联网将超越线下门诊,成为真正的第一接诊入口。

健康界智库在2019年2月发布的《2019互联网医院发展研究报告》中提到,2015年以来,丁香园、春雨医生纷纷走起了线下诊所运营之路。互联网医疗企业自己做诊所不仅要面临场地硬成本的压力,也要面对人力成本、人才成本的压力。

互联网企业掌握先机后,线下医院发现自身所掌握的优势足以将真正的互联网医院落地。所以,自互联网医院牌照诞生以来,线下医院开始积极加入互联网医疗的行列,打造线上挂号、线下问诊的医疗模式。

也因此,互联网医院逐渐细分为三类:医疗机构自建型、医疗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合建型、第三方互联网医疗企业独建型。健康界智库通过调研发现,50%的单位选择医疗机构自建,41.18%的单位选择医疗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合建,仅有8.82%的单位选择第三方互联网企业独建型。通过数据可以看出,从业者更加看好以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发起方的互联网医院。

根据当前我国互联网发展形势以及未来发展方向,健康界智库认为,未来建设互联网医院,会从以互联网企业为主要发起方的形式过渡到以医院为主要发起方的形式。

公立医院纷纷开始与第三方平台合作建设互联网医院,例如三甲互联网医院“浙一互联网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网络医院”以及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等。

变现之路

挂号网、春雨医生通过在线挂号和轻问诊教会了患者,互联网医疗能带来什么。彼时,医生咨询费分成是春雨医生的主要收入来源,除了图文咨询和电话咨询外,还提供私人医生和院后指导服务。

但是很快,随着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为满足患者更多元的需求,挂号和轻问诊的模式开始转向复诊、健康管理,互联网医疗的内涵正不断演变。

互联网医院的价值随之被挖掘出来。业内更愿意把“互联网医疗”理解成“互联网+医疗”,而互联网医院成为“互联网医疗”最直接的载体。

2019年5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情况的报告》。报告显示,全国目前已有158家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政策体系基本建立。

现在投身互联网医院跑马圈地的不仅包括医院、移动医疗机构、医药制造和医药电商等“圈内人”,更有互联网公司、信息公司、保险公司等“跨界者”。掘金热潮的背后是成本的快速攀升,事实上,火热的互联网医院开建潮中不乏夭折或濒临破产的案例。

2017年注销的移动医疗公司高达1000家,“幸存者”不足50家。2017 年 4 月,百度旗下在线医疗服务“百度医生”正式关停。2019 年 3 月,腾讯旗下腾爱医生于关闭。

发展多年,平安好医生终于从亏损的泥淖中走出。其公布的2019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其核心业务——在线医疗持续增长明显,实现营业收入3.36亿元,同比增长80.5%;截至2019年6月30日,月付费用户达222.9万,同比增长61.2%。

据悉,刚上线不久的平安好医生“私家医生”还可为用户提供在线问诊咨询、日常健康管理、医院门诊预约等基础服务,且能提供7x24小时全天候照护、秒级医生服务响应、1小时送药上门、三甲医院实地陪诊等全方位医疗健康服务。

高特佳投资研究部业务合伙人张鹏告诉健康界,互联网医疗的商业模式错综复杂,但互联网本质上只是一个工具。投资要变现,核心还是在于“医院、医生、患者、政府、药企、保险”这六大付费方之间的利益关系。而国盛证券分析认为,远程医疗将成为互联网医疗的重要变现模式。

以好大夫在线为例。目前,好大夫在线的主要盈利来源有三方面:医生诊金分成,流转到药店开放平台的药费分成以及第三方医疗机构的导流费或检查、手术等费用分成。其中,医生诊金分成占比最大。

好大夫在线通过流程再造,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分诊、转诊,远程会诊、查房,复诊及患者监控等问题。90%以上的业务是咨询业务,其中包含收费的电话咨询服务,费用从几十到几百不等。创始人兼CEO王航也明确告知,好大夫的商业模式是医生向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平台从中抽成。

著名互联网医疗评论员姜天骄近期的《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哪些被验证》访谈也谈到了商业模式可行性问题,这几年被证明有效的商业模式并不多。广告是其中一个,另外医疗资源+药品资源的组合拳可能也是。

(来源:亿欧、谢汝石医生微博、健康号“谭兆辛”、健康界、多肽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