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四)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四)

此时如果日军组织向滩头发起反冲锋,对美军来说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所幸之前美军的炮火准备完全摧毁了日军的通讯系统,柴崎无法及时了解前方战况。他只能依靠人力传达命令,但是派出的传令兵有去无回。在美军登陆两小时后,柴崎不得不被动放弃了对战斗的统一指挥。由于忌惮美军兵力雄厚,加上柴崎防卫贝蒂奥的既定方针就是尽可能拖住美军,为联合舰队主力与敌决战创造机会,所以他并未组织向滩头发起反击。

前三波登陆部队被压制在滩头无法抬头,第四、第五波登陆部队乘坐的登陆艇被困在浅水区动弹不得。水深只有0.6-0.9米,最浅处仅10厘米左右,即使没有日军设置的障碍物,美军登陆艇同样无法前进。为支援滩头被死死压制的战友们,陆战队员们纷纷跳下登陆艇泅水上岸。各部建制被完全打乱,军官找不到士兵,士兵们同样找不到自己的长官。极少数登上滩头的部队只能各自为战。幸亏贝蒂奥地势平坦,日军地堡射孔低、射界窄,上滩美军士兵才得以紧贴沙滩,挖掘简易工事以躲避炮火。

艾米中校的登陆艇触礁停船,换乘的两栖运兵车在距红二滩180米处被水下的铁丝网缠住,动弹不得。艾米掏出手枪,招呼部下一同涉水前进,“跟我来,我们要占领海滩,那些狗杂种挡不住我们!”话音刚落,他的胸部和喉咙就被日军机枪扫中,倒进已经把浅滩染成深红色的死人和死鱼乱尸堆中,和他一同倒下的还有另外3名军官。除了美军官兵的尸体,当天近海被打死的鱼数以万计,最大的足有一米多长。

连日本人的影子都没看见半个,美军已经阵亡了两位营长。二营副营长霍华德•莱斯少校乘坐的运兵车遭到日军阻击,转向红一滩驶去。危急关头,随二营一起出发的陆战四师军事观察员——他是和卡尔森一起前来二师观摩战斗的——沃尔特•乔丹中校挺身而出,宣布自己以最高军衔接管二营的指挥权,直到副营长莱斯少校返回为止——中校的当机立断拯救了二营。当时很多士兵根本不认识他,况且他还要在无线电里向“马里兰”号上的高级将领们解释自己的身份。10时左右,乔丹率二营营部艰难登上了海滩,在一个美军炸弹留下的大弹坑里建起了指挥所。通讯器材全部落入水中失灵,乔丹派出通讯兵与下属三个连取得了联系,在红二滩建起了宽280米、纵深60米的桥头堡。

资深战地记者谢罗德并非第一次亲临战场,随二团二营第四波部队在红二滩登陆的他还是被眼前战斗的惨烈给惊呆了:“无论我如何想象,也无法克服日本人已经退出塔拉瓦的念头,直到第一颗子弹‘嗖’地一声从我耳边划过。我们刚一下水,日本人的机枪就朝着我们开火,在深水区的跋涉缓慢得令人窒息。我们不得不在敌人机枪的扫射下缓缓走过640米的路程。进入地面较高地段时,我们成了大目标。我吓坏了,我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即使没有被击中,我也会永远记得机枪子弹‘飕飕’飞入水中的情景。”他同另外数百人蜷缩在木桩子背后,动弹不得,最后跟在终于爬上去的几辆推土机后边上了岸。推土机巨大的金属铲刀成了很好的防弹盾牌,子弹打上去叮叮当当弹落水中。

返回美国后几个月,谢罗德在1944年写了一本关于塔拉瓦之战的书,详细记述了战斗中许多值得记忆的片段:“艰难登上陆地之后,我在防波堤附近一辆坏了的两栖运兵车后边给自己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不到15分钟,我就看到了战争以来最恐怖的画面。一名年轻陆战队员沿着海滩走过来,他对坐在我旁边的一名同伴咧嘴一笑,1颗子弹飞了过来,这名队员旋转着倒地死去了。他就倒在离我只有几米的地方,盯着我们。由于子弹正好从他太阳穴穿过,他的眼睛凸出着,就像看到了什么惊悚的事情。”

后来朱利安少将心惊肉跳地回忆说:“一个整团就要在我的眼前消失了,舰炮和飞机都救不了他们。只要日本人用上迫击炮,这个团很快就会消失的。”

岛上椰树的枝丫几乎全被炮火炸飞,只剩下烧焦的乌黑树干,贝蒂奥被灰尘和黑烟笼罩,视野极差。虽然美军刚刚登上的滩头一片狼藉,但在第四波登陆艇上,总指挥肖普上校依然保持着难得的冷静,这是一位高级将领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像老酒这样听见狗叫都会一惊一乍的人充其量也就弄个中尉当当,还仅仅是预备役而已。

登陆各部伤亡惨重,战况对美军极端不利。9是58分,肖普下令预备队二团一营立即出发,增援滩头。但此时此刻,要将凯尔少校的一营送上滩头谈何容易?凯尔率部先是乘登陆艇进入礁盘,可是水深远远不够,他们最后一段航程必须使用两栖运兵车。但是运兵车在日军的炮击下损毁严重,肖普想尽一切办法,能搜集到的运兵车也只够运载两个连,剩下一个连还是必须涉水上岸。

因为通讯线路不畅,在“马里兰”号上坐镇的希尔和朱利安迟迟得不到前线的最新情况。9时之后,陆续有零星消息传回。错误百出的情报表明,美军的登陆行动正面临着巨大危机。10时18分,师长朱利安命令陆战八团团长艾尔默•霍尔上校派三营前往支援肖普。10时36分,他向远在马金海域的霍兰•史密斯少将发去了求援电报:“我们已成功在红二、红三滩登陆,红一滩敌我仍在僵持。已从师预备队调一个营前往支援,但前线可能还需要更多增援部队。”

团、师预备队抵达战场还需一段时间。前线局势危机万分,肖普下令自己乘坐的登陆艇冒着弹雨向前进发。登陆艇刚刚驶出不远就因水浅搁浅,恰好一辆运载伤兵的两栖运兵车从身边驶过,肖普下令将伤兵转运上登陆艇,自己换乘运兵车冲向滩头。随他一同前往的有陆战四师作战训练主任卡尔森中校——就是去年率第二突击营突袭马金环礁的那位——团作战训练科长托马斯•库尔汉少校,陆战十团(炮团)一营营长普莱斯利•里克塞中校等人。在前往红二滩的途中,日军炮弹和机枪打得两栖车周围水花四溅,子弹在外壳上砰砰作响。肖普下令运兵车转头向情况稍好的红三滩挺近。

在红三滩,克罗少校向内陆挺近的道路被日军交叉火力死死封住。克罗呼叫坦克支援,但是运载坦克的登陆艇吃水更深,此时海水又开始退潮,坦克登陆艇在推进至距岸100米的地方被礁盘挡住,无法前进。考虑到滩头急需支援且海水很浅,第二坦克营营长亚历山大•斯文塞斯基中校命令坦克直接冲下登陆艇,涉水向岸上发起冲击。

被摧毁的运兵车

第一个登陆的第49号车

被压制在滩头的美军

补给上岸

运输船上背着火焰喷射器的陆战队员

登陆日下午14时侦察机拍摄的红一滩

岛东被打得酷似月球

喝水的陆战队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