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五)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五)

前进受阻的坦克登陆艇恰好将肖普两栖运兵车的航线封死。无奈肖普只好重新绕回红二滩。10时30分,他乘坐的运兵车突然熄火。肖普等人索性跳下车涉水而进。1颗子弹击中肖普的大腿部位,血流不止。随行军医在为他包扎好伤口后开玩笑说,这颗子弹打得正好。如果向外再偏两公分,就会打断股动脉,肖普的麻烦可就大了。如果往里偏1厘米,将会更糟,39岁的肖普立即就变成东方不败了。在本次战斗中,肖普身上负伤多达九处,这不过才是第一处。有一次1颗流弹擦着肖普脖子飞过,差点要了他的小命。而他身边的通讯员却被日军狙击手击中眉心,当场毙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1959年1月1日,肖普以上将军衔出任美国海军陆战队第22任总司令,此乃后话。

幸好此处离岸已经不远,肖普很快率众登上红二滩,迅速建起了前敌指挥所。他知道援兵抵达尚需时日,于是命令斯文塞斯基中校的坦克尽快上岸,为登陆步兵提供支援。费尽周折,C连三排的4辆坦克总算艰难爬上了红三滩。但克罗少校却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铁家伙,只是把他们派往最前线,命令坦克兵尽快“把敌人的工事全部铲平”。

事实证明,没有步兵跟进掩护,坦克独自冲锋凶险异常。没多大功夫,这些坦克不是被日军75毫米炮轰趴下,就是被自己俯冲轰炸机投下的炸弹炸伤,几乎没发挥多大作用。虽有大量日军被击毙,但他们的增援似乎无穷无尽。“该死的,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克罗禁不住破口大骂,“难道他们有一条从东京来的隧道,还是其它什么不成?”

C连连长艾德•贝尔上尉率领自己的两辆指挥坦克和一排的4辆坦克冲上了红一滩。陆战队员们挺身而出,自发为坦克充当向导,他们很快被日军狙击手的冷枪放倒。工兵冒着弹雨在海堤上炸出豁口供坦克通行,但前进道路上到处都是伤兵。坦克兵不愿在自己人身上压过,在迂回向另一个豁口寻找通路时,4辆坦克掉进水下弹坑动弹不得。只有贝尔亲自驾驶的“西西莉亚”号和另一辆“中国少女”号在红一、红二滩交界处顽强登上了陆地。

海滩上到处都是尸体、伤兵和趴窝的运兵车,贝尔希望找到步兵或工兵为自己领路,日军炮火之猛使他不敢掀开盖子把头伸出来。贝尔只好再次下水,沿着与海滩平行的方向行驶,寻找合适的通行点。在向前行驶了大约50米之后,两辆坦克终于在一处较低的海堤处再次上岸向内陆挺近。

迎面而来的是大群的日本兵。美军坦克的车载机枪立即喷出火舌,日军士兵纷纷向两侧避让。“西西莉亚”号向一辆前来迎战的日军九五式坦克开炮,未能命中。通常情况下,日军这种轻型坦克的炮弹是无法对美军坦克50毫米装甲构成致命伤害的,但日军的1发炮弹恰好击中美军坦克主炮管和炮塔的脆弱结合部,竟然将美军坦克的主炮管炸飞。在经过几轮对射之后,这辆日军坦克被“中国少女”开炮摧毁。贝尔留下“中国少女”继续支援步兵作战,自己则退往海滩等待维修。

当天,美军第一波登陆的14辆坦克只剩2辆还能作战。当晚,经维修人员彻夜奋战,终于又修好了1辆。美军坦克兵在战斗中伤亡惨重,肖普一度向师长汇报,第二坦克营营长斯文塞斯基中校已经在战斗中阵亡。实际上中校仅身受重伤。为躲避日军的炮火子弹,他只好躺在死尸堆里装死,次日被战友发现后成功救走。10时45分,肖普再次向“马里兰”号发报:“敌人的抵抗依然顽强,我们需要自行火炮,坦克未能充分发挥作用。”1艘运载重武器的登陆艇被日军炮火击沉,另1艘在浅水区搁浅。如果按照朱利安战前的建议,提前在柏利基建立炮兵阵地的话,美军此时的境况将大大不同。

贝蒂奥之战美军几乎已经到了失败的边缘——满载后续部队和重武器的登陆艇被卡在珊瑚礁上动弹不得,等待涨潮;海滩上美军登陆部队死伤枕籍,被日军火力压得头都抬不起来。少数幸存的两栖运兵车来回奔波,运上补给,撤下伤员。此时滩头状况对美军来说,“怎一个乱字了得”。

如果换成陆军第二十七步兵师,美军此时在贝蒂奥的行动很可能就此归于失败。但陆战二师毕竟是经过瓜岛之战淬火的精锐之师,危急关头,官兵们充分发扬海军陆战队坚韧不拔的顽强作风,死战不退。尽管伤亡惨重,建制已被完全打乱且指挥员伤亡殆尽,但下级军官、军士和士兵们自发组织起来,拼死向敌人发起冲锋。在红三滩头,霍金斯中尉率领34名战士,用炸药包、刺刀和铁锹一步步向前推进了300米,占领了滩头东侧的一段长堤,取得了可以展开炮兵的一块区域。炮兵立即将75毫米榴弹炮拆开,再将部件一块块运上滩头组装起来,为步兵部队提供炮火支援。

看到身边无数同伴倒在血泊之中,配属给二团二营的威廉•博德伦工兵上士毅然率幸存的战友们冲上了红二滩。面对日军的密集火力,博德伦背负炸药包挺身而出,在两名战友的掩护下摸到了一个日军机枪碉堡的侧面死角,用炸药包将敌军碉堡送上了天。在炸掉日军第二个火力点向第三个目标抵近时,上士被日军机枪子弹击中负伤。但是他拒绝接受治疗,还冲入水中救出了一名受伤的战友。当他怀抱最后一个炸药包匍匐前进试图炸掉第四个碉堡时,被日军的机枪子弹扫中,壮烈牺牲。

战斗结束之后,博德伦上士被授予美国最高级别的荣誉勋章,成为“电流行动”中获此殊荣的第一人。1995年,家人将他的遗体从檀香山国家纪念公墓移至休斯敦山姆堡国家军人公墓。在圣安东尼奥阿拉莫举行的葬礼仪式上,中士获得了星条旗覆盖灵柩的殊荣。

美军工兵在本次作战中表现出色。面对一辆横冲直撞的日军九五式坦克,罗伊•约翰逊工兵中士直接跃上了坦克炮塔,掀盖向里边塞进去1颗手榴弹。为防止日军把手榴弹扔出来,中士索性一屁股坐在炮塔舱门上,预计要爆炸了才纵身跳开,还奇迹般地毫发无损。但他还是在随后的战斗中不幸阵亡,没能看到美国国旗在贝蒂奥升起。

救治伤员

红二滩

日军在红一红一滩的工事

表现出色的克罗

林格尔德号

林中小憩

驱逐舰炮管

反映登陆的油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