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六)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六)

11时03分,师预备队八团三营赶到了出发线。肖普命令营长罗伯特•路德少校率部在红三滩登陆,支援克罗少校的八团二营。因尚能使用的两栖运兵车全部交给了二团一营,路德的三营只能利用登陆艇趁涨潮分7波在礁盘涉水登岸。11时30分,二团一营的两个连增援——由3名军官带领的约100名士兵在红二滩登陆,甫一登岸就遭到日军机枪火力的阻击,伤亡惨重。

路德所部乘坐的登陆艇刚刚进入礁盘,就因涨潮发生混乱。日军炮弹打得极准,一些炮弹直接落在登陆艇上爆炸。幸存士兵回忆说,在炮弹爆炸之前,他们甚至能听到炮弹落在艇内清脆的“铛”的巨响。在滩头观察的哈奇上士如此描述当时的情景,“登陆艇几乎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整个儿掀离水面,炸成碎片,尸体横飞。”记者谢罗德看到了眼前极其恐怖的一幕,“我看见1发鬼子的炮弹准确命中了1艘搭载了很多陆战队员的登陆艇,爆炸威力巨大,整条船被炸得四分五裂。”

见此情景,海军艇长们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要求士兵们下船涉水上岸。为支援已经登陆的友军,八团三营的战士们携带了无线电设备和大量补充弹药。因负重过大,不少人为躲避炮火进入深水区溺亡,550米的涉水之路几乎被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伤亡最重的两个连减员超过30%。艰难登陆的路德少校同样无法与肖普取得联系。贝蒂奥实在太小了,在得到准确消息之前,美军海空打击因怕误伤友军完全失去了作用。美军两个营的增援投入战场之后,因无法得到统一指挥,更加剧了滩头的混乱。

中午时分,肖普在码头内侧45米处建立了团指挥所。这里恰好位于日军一个大型碉堡的射击死角。因为距离日军太近,肖普派出警卫部队在四周严加戒备,预防日军随时可能发起的突袭。当务之急,是尽快与下属各部取得联系。肖普告诉此时已来到团部的谢罗德记者,“目前局势非常困难,我们需要更多的人。”不用他说,谢罗德从指挥所所在位置就可以清楚看到码头两侧的情景:礁盘和海岸上被日军击毁的运兵车、登陆艇和坦克超过了50辆,他自然明白肖普所言不虚。

在付出逾20名通信员途中被射杀的代价之后,肖普终于和在红二、红三滩登陆的二团二营、八团二营取得了联系,但在红一滩登陆的二团三营依然联系不上,零星消息只知道那里的情况更糟。通信员从红二滩带回的消息是:“营长阵亡,营主力和E连失去联系。”肖普闻讯立即赶往红二滩,正式任命乔丹中校为代理营长,命令他在一小时内重整部队,扩大滩头阵地,同时向南攻打日军机场。

回到团指挥所之后,肖普派随行的陆战四师军事观察员卡尔森中校前往“马里兰”号,向希尔和朱利安汇报战况:“请您转告两位将军,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和日军战斗到底。”虽然卡尔森立即动身出发,但由于滩头过于混乱,他一直到傍晚18时才登上了“马里兰”号。

让人恼火的除了战斗,还有后勤。粮弹补给同样一团糟。雪中送炭的物资没有送来,大量锦上添花的蚊帐、香烟甚至避孕套倒先到了。肖普气得破口大骂:“这些家伙是在运送补给,还是在乱倒垃圾,别把夜总会的东西运到战场。白痴!告诉他们,我需要弹药、血浆、饮用水、担架和通讯器材!”要是美军补给军官会咱们的垃圾分类就好了。

肖普命令炮兵指挥官——陆战十团一营营长里克塞中校克服一切困哪,尽快建立炮兵阵地。炮兵原计划登陆地点是红一滩,现在他们只能移往红二滩左翼靠近码头的地方。一营装备了全新的75毫米榴弹炮,它们先由运输舰运到出发线,然后拆卸成零部件由两栖运兵车送上岛。能搜集到的运兵车只够运送两个连,如此第三个连只能乘登陆艇跟在主力后面登陆。下午16到17时,炮兵营两个先头连登岛。黄昏时分,第三个连登陆与主力汇合。

因为通讯不畅,希尔和朱利安了解岛上战况的任务就落在了2架侦察机的头上。麦克弗森少校冒着生命危险低空飞行,观察滩头和岛上战况,“水里的人太小,看不清,他们头顶着步枪,慢慢向岸边涉水而行。我只想哭!”侦察机发回的报告显示,虽然登岛美军达到了五个营,但他们目前的处境极度艰难。

不过有确切证据证明至少肖普还活着,说明局面尚未完全失控。13时11分,朱利安致电在马金海域的霍兰•史密斯少将,“战况紧急,请求现在充当军预备队的陆战六团能够及时归建。”在向霍兰发出求援电报的同时,朱利安下令最后一支预备队八团一营前往出发线集结待命,八团团长霍尔上校受命率团部随之一起行动。考虑到霍兰不一定能够放行陆战六团,朱利安下令以师部直属炮兵、工兵、文书、勤务兵和后勤部队编成一支临时预备队,随时准备登岛增援。

13是43分,朱利安命令副师长莱奥•赫梅尔准将前往码头,尽快发回战场详细情况。赫梅尔带了几名参谋用4个小时才抵达码头。

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号作战室里,斯普鲁恩斯和穆尔同样缺乏最新的消息。他们清楚前线作战进展缓慢。朱利安向霍兰报告登陆出现了重大伤亡,已经动用了预备队并请求新的预备队。战斗刚刚打响就几乎用光了预备队,说明美国人在滩头遇到了大麻烦。混乱和喧嚣使旗舰上的气氛异常紧张。参谋们提出,危机关头,司令官应该插手指挥战斗,至少向希尔和朱利安发去提醒信息。

斯普鲁恩斯摇了摇头。既然已经挑选了队伍并向他们部署了任务,他们自然会以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进行战斗。他告诉穆尔和身边的参谋们:“我相信,他们有能力完成任务,我要让他们自己去做。”

迄今为止,日本人的防御打得无可挑剔。柴崎对此应该感到满意。他顶住了美国舰炮和舰载机的毁灭性打击,其密度超过了日军舰队对瓜岛机场炮击力度的好多倍。他顶住了敌人潮水般的两栖攻势,杀伤无数美军士兵,摧毁他们的大量装备。虽然美军勉强上岸,但他们只占领了微不足道的一些地方,主要阵地和机场仍在自己手中。但是,柴崎很快就犯下了一个致命错误。

被打趴的美军坦克

美军炮兵

涉水而上

被压制滩头

抬下伤员

混乱的滩头

投掷手雷

博德伦中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