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不喜梅兰芳,只因学医救不了中国人,而梅兰芳却不知亡国恨

原标题:鲁迅不喜梅兰芳,只因学医救不了中国人,而梅兰芳却不知亡国恨

鲁迅一生的成就和地位自然是不言而喻,中国近代的文学巨匠,手中的笔为武器,直刺敌人的心脏,给其致命一击。笔下的文字是手术刀,剖开当时中国人躯壳之下腐烂的灵魂,以及不堪的人性。

梅兰芳,中国一代传奇的戏剧大师。他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戏剧,更将中国戏剧推广到了世界的舞台,让更多人的领略中国戏剧的魅力。

这样的两个人,都是各自领域里成就巨大的佼佼者,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也是大师级别的领导者。可是他们互相之间,却并不欣赏。鲁迅甚至于公开发表了许多了言论,直言不讳讽刺梅兰芳。

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无疑是两人的观念不同。鲁迅希望通过文字,来达到抨击现实人性,从而唤醒国民。在他的眼里,梅兰芳从事戏剧,经常反串女角色,这无疑是戏子“不知亡国恨”的表现。

一、职业观念的差异

年少的鲁迅,在他所生长的环境里,见到的便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在封建制度的桎梏之下,一步步走向冰冷和灭亡。在那个病态的社会里,每个人都难逃被感染,被腐蚀,从而变成一个病态的人命运。

所以他从小的愿望,便是成为一名医生,希望通过自己,可以医好那些病入膏肓的人。然而在日本留学期间,鲁迅亲眼看到了国人卑躬屈膝,身边的同学看着国人被羞辱而无动于衷,他明白了学医并不能拯救中国,从而放弃了学医,选择从事文学创作。

反观梅兰芳,从小便开始学习戏剧,从一个打杂跑龙套的小角色,一步步成长为影响力巨大的戏剧大师。或许在他的认知里,将中国这传统文化的精华传承下去,发扬光大让全世界看到,同样是一种爱国救国的行为。

这样的观念,在鲁迅这里是得不到共鸣的。自古以来,中国对于从事表演的人都称为“戏子”,本来就地位不高。加上当时国家已经到了危亡的时刻,鲁迅所敬重的人,是那些可以救国家于危难的人,而不是在舞台上反串女人,阴柔妩媚的戏子。

二、公开发表的讽刺

两人的不合是明面上的不合。而鲁迅的毒舌是出了名的,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挖苦对方的机会,他曾经公开讽刺对方“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此话是反讽中国戏曲的反串,暗戳戳是在讽刺梅兰芳。

当时萧伯纳来到中国,作为文化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鲁迅和梅兰芳自然是不能缺席。两人共同参加的聚会,还在同一桌吃饭。然而两人并没有任何的交流。

鲁迅在许多文章里发表了讽刺梅兰芳的言论,比如在《厦门通信》里说:

“前几天的夜里,忽然听到梅兰芳‘艺员’的歌声,自然是留在留声机里的,像粗糙而钝的针尖一般,刺得我耳膜很不舒服。于是我就想到我的杂感,大约也刺得佩服梅‘艺员’的正人君子们不大舒服罢,所以要我不再做。”

在《宣传与做戏》里说:

“杨小楼做《单刀赴会》,梅兰芳《黛玉葬花》,只有在戏台上的时候是关云长,是林黛玉,下台就成了普通人……”

《看萧和“看萧的人们”记》里:

“也还有一点梅兰芳博士和别的名人的问答,但在这里,略之。”

在《"京派"与"海派"》里说:

“梅兰芳博士,戏中之真正京派也,而其本贯,则为吴下。”

这些言论,都是公开发表讽刺梅兰芳的。

三、同为大师少交集

上文如此多的言论的讽刺,鲁迅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而且他出身于富裕之家,从小就在北京长大,自然十分清楚梅兰芳的许多事迹。

在挖苦讽刺这件事情上,若说对手是别人还好,可是对方是鲁迅先生,也只能暗自叫屈了。面对他的各种挖苦,梅兰芳十分委屈,却也没有反驳,但是心里还是十分气愤的。

从后面两人的行动就可以看出来,他心里的怨气。鲁迅驾鹤西去以后,文化界的人几乎都为其送行了,梅兰芳却没有出席。

甚至于在后来许多的纪念活动中,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绝不到场,而且从不发言。

后来梅兰芳因为公事,经常需要和许广平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合影聚会等,可是私下的两人没有任何来往。

如今,两位大师的恩怨早已化作烟云,消散于历史之中。我们不知当时的具体情况,也无权评论是非,只有对他们无限缅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