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救宋江也不为宋江报仇,快意恩仇的武松为何只对宋江薄情寡义?

原标题:不救宋江也不为宋江报仇,快意恩仇的武松为何只对宋江薄情寡义?

武松是个老江湖,一对铁拳,一杆哨棒,闯过数不清的大风大浪,不管是张青孙二娘还是及时雨宋江,都骗不了他。母夜叉孙二娘的把戏被武松一眼看穿,宋江忽悠得了武松一时,却忽悠不了武松一世。

武松做人,讲究君子绝交不出恶声,所以直到最后,他对宋江表现出来的也只是疏离淡漠,而没有仇恨的意思。那么武松和宋江是怎么从义结金兰到形同陌路的呢?咱们还是回顾一下发生在这两个人之间的三个故事吧。

这三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朋友不是用来出卖和利用的,否则必将变成孤家寡人。一向快意恩仇的武松之所以对宋江薄情寡义,是因为宋江所做的三件事,已经伤透了武松的心——道不同者不相与谋,没有拔刀相向已经算是客气了!

武松很骄傲,这位“天神”一般的英雄,是瞧不起凡夫俗子的,小旋风柴进虽然财大气粗,但是武松并不太给他面子。因为招待不周而痛打柴进庄客,实际是打狗欺主: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奴才怠慢武松,是柴进这个主子有眼无珠——宋江一眼就看出了武松的英雄本色,极尽拉拢之能事,而柴进养了武松一年,却越来越冷淡,只是把他当做了一个普通的寄食者。

“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武松后来根本就不理柴进,就是大冬天发疟疾,在屋檐下用铁锹装炭火取暖那段经历,让人心生凄凉之意。

话题回到武松和宋江身上来:刚一见面的时候,武松和宋江的关系是惺惺相惜的,宋江折节下士,武松也满心欢喜:“没想到在落难之际,结交了这样一个好大哥,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了!”但是宋江对武松,则是抱着利用的私心的,就像他后来用八十两银子收买李逵一样,以为武松已经成了唯马首是瞻的小跟班。

但是武松与李逵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为了十两银子赌资,李逵跟一帮泼皮混混大打出手,可见也是个爱钱如命的货色。武松从来不赌钱,也不爱钱,打虎所得一千贯赏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分给了众猎户,杀死飞天蜈蚣王道人,得到二三百两一大包金银,连头都不抬就送给了落难女子:“你自将(拿)去养身。快走!快走!”

武松虽然身躯凛凛相貌堂堂语话轩昂心雄胆大骨健筋强,但是一双眼光射寒星,是从来不揉沙子的。在血溅鸳鸯楼之后,再次审视宋江的言行,就发现自己好像错了:原来宋江结交自己,只是为了利用!

读者诸君都知道,宋江跟梁山的关系极好,对晁盖好像还有救命之恩,要是写一封信把自己的结义兄弟也送上去,怎么也得坐在赤发鬼刘唐上首。

武松要去投奔素未谋面的二龙山鲁智深,宋江却只字不提他与梁山的关系——或者是对武松有所防范而不肯泄露自己的海底,或者是要利用武松来达到其他目的。

在分手之前,宋江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鲁智深、杨志投降了。”结果“武行者听了。酒店上饮了数杯,还了酒钱。”分手之时宋江还絮絮叨叨叮嘱,武松一言不发拜了四拜,“者自投西去了”。

以武松的老江湖经验,自然一眼看穿了宋江这是狡兔三窟,而且斩杀了两个朝廷命官(张都监和张团练)之后,武松已经知道自己此生再也不可能回归朝廷体制。武松更不可能去算计花和尚鲁智深和青面兽杨志——还没入伙,就谋着挖人家的墙角,这种事情武二郎做不来也不屑于做。

所以后来宋江在江州闹得鸡飞狗跳,梁山几乎倾巢出动去劫法场,二龙山却按兵不动——以两个前朝廷军官和一个都头为三大头领的二龙山,要是闭目塞听不知道江州已经闹翻了天,那他们早就被朝廷剿灭了。二龙山既不出兵援手,事后也不慰问道贺,摆明了是不想与梁山产生瓜葛——青面兽杨志更是提起梁山就火大。

迫于朝廷军事压力,二龙山全伙加入梁山,鲁智深武松杨志分别坐了第十三十四十七把交椅,杨志跟宋江越走越近(可以理解,因为杨志也想招安),但是鲁智深武松却始终不离不弃共进退,于是就发生了与宋江正面冲突的第二件事——招安之争。

在招安问题上,宋江猴急,李逵暴怒,武松和鲁智深则是摆事实讲道理,驳得宋江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但是与李逵的撒泼打滚不同,武松鲁智深虽然坚定而明确地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但却有理有据,声音也不高,而且他们的观点也得到了绝大多数梁山好汉的认同。

从重阳节菊花大会开始,武松跟鲁智深的关系更加密切,在战场上更是生死与共——这时候除了鲁智深,武松已经不大敢把后背托付给任何人,尤其是不相信宋江会把大家带上光明前途。于是就发生了第三件事——武松拒绝进京受封。

武松虽然断了一条左臂,但真要打起来,还能虐李逵如狗。武松之所以心灰意冷,是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跟宋江走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告诉宋江:“哥哥造册,休写小弟进京。”须知当时同样聪明的浪子燕青,也看出了前途险恶,苦口婆心地劝谏卢俊义急流勇退。但是武松并不劝阻宋江邀功请赏,因为他知道宋江已经官迷心窍,说啥都没用了,所以放任宋江自生自灭——如果武松还在宋江身边“养老”,一杯毒酒又怎么能要了那黑矮子的性命?

武松虽然已经跟宋江渐行渐远,但或许他心中还尚存一丝希望:如果宋江提出把我带在身边,照料我这个“伤残人士”,那么我也有义务有能力保护他周全。但是官升脾气长的宋江已经不像原来那样目光敏锐,直接抛弃了武松,冷冷地说出了四个字就扬长而去:“任从你心!”

看着背着双手,像鸭子一样跩着离去的宋江,武松眼角露出一丝嘲弄的苦笑:此刻就是永别,江湖路远,后会无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