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与曹操友谊的小船因何说翻就翻?

原标题:荀彧与曹操友谊的小船因何说翻就翻?

作者:许云辉

(荀彧)

荀彧志存高远,“见汉室崩乱,每怀匡佐之义”,便到财大气粗的袁绍集团打了一年工,由此参加“关东联军”讨伐董卓的战争。联军总司令袁绍畏敌如虎,“莫敢先进”,联军各部心怀鬼胎消极避战。关键时刻,打响武装反抗董卓第一枪的总监军曹操破釜沉舟,独自率所部五千人攻击西北狼。因兵微将寡,曹操几乎战死疆场,受伤后大败而回。

联军解散后,荀彧认清了袁老板不思进取“终不能成大事”的土豪本质,把关注投向锐意争先的个体户曹操。他闻听曹操率残部夺取东郡(今河南濮阳西南)后,更认定曹操是“有雄略”的擎天柱,于是毅然跳槽,投奔事业处于草创期的曹操。

(一)筑牢根基

曹操与荀彧一番畅谈后,心花怒放夸赞他:“荀先生,您就是辅助我成就大业的张良啊!”马上任命他为总参谋长。从此,曹操“每有大事,常先咨之荀君。”荀彧“忠正密谋,抚宁内外”,为曹操保驾护航,共同延长了东汉王朝这艘破船二十多年的寿命。荀彧是曹氏集团从小变大、由弱变强、最终一枝独秀的总设计师,是卓越的顶层设计战略家。

他建议曹操“深根固本以制天下”,巩固建设好根据地。

曹操结束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历史,拥有了东郡这小块根据地。西望长安,曹操忧心忡忡,问荀彧:“董卓兵强马壮,并且把皇帝挟持到长安。我军势单力薄,偏安一隅,何时才能战胜董卓啊!”

荀彧高瞻远瞩分析:董卓虽然目前“威陵天下”,但他残暴肆虐超出常理,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这只西北狼已是强弩之末,不可能再有作为,下场“终必覆败。”因此,我军的战略是:一手拿锄搞生产,把根据地建设成铜墙铁壁;一手拿枪图发展,四面开花抢地盘。果然,董卓不久后被杀死,天下再次大乱,军阀重新开战。

而曹操则在荀总参谋长的战略方针指引下,埋头苦干发大财,势力范围已悄然从东郡扩张至兖州(今山东省济宁市一带)。

荀彧坐镇兖州首府鄄城,为继续东征的曹操巩固后防。一些旧官员趁机勾结外地军阀,企图发动武装叛乱,里应外合,夺取鄄城。荀彧临危不惧,一边带领留守部队严防死守,一边紧急求援镇压了城里的叛乱分子。刚解决了内忧,外患就接踵而至。

一支受蒙骗赶来参与叛乱的军阀队伍兵临城下,主帅指名叫荀彧出城见面。大家都“恐彧遭害”,力阻他出城。荀彧却冷静地分析形势:“城外主帅与城内叛贼素无往来,数万大军来得这么快,肯定没时间制定具体作战计划。因此,我必须趁他犹豫不决时尽量游说他。就算不能说服他相助,至少可以争取他保持中立。我如果避而不见,他必定恼羞成怒下令攻城,这样,鄄城就大祸临头了。”

荀彧只身涉险,坦然出城。主帅见“彧无惧意”,怀疑荀彧在唱空城计,“遂引兵去。”荀彧虽然解除了燃眉之急,但武装叛乱之火已经燃遍兖州。兖州当时共有八个郡,辖70多个县,荀彧只保住了鄄城。他苦苦撑持,派人说服了相邻的范县和东阿忠于曹操,为曹操保全了三块宝贵的战略反攻跳板。

荀彧期待曹操迅速回师平叛,曹操却想先夺徐州。荀彧写信制止曹操本末倒置,论述收复失地和巩固根据地的重要性:“昔日汉高祖保守关中,光武帝占据河内,都是先巩固好根据地才图谋控制天下。只有把根据地建设好,才能进可致胜,退可坚守。所以他们虽然创业艰难,但最终都完成了称帝大业;兖州论地利,是天下要冲;论人和,百姓对您心悦诚服。

(汉献帝)

兖州这块根据地,就等于您的关中和河内,必须不惜代价平定和巩固它。现在战事不多,您应该命令部队趁机回师抢收麦子,储备粮食,弭平叛乱,巩固根据地!”信中还详细分析此时攻打徐州的弊端。曹操看完信,如醍醐灌顶,马上取消军事计划,带领部队返回鄄城,抢收麦子,储存粮秣,扩充实力,最后彻底收复兖州失地。曹操占领兖州全境,标志着已经从个体户跃升为著名民营企业家。

(二)迎奉天子

荀彧凭借敏锐的政治嗅觉,说服曹操“奉主上以从民望”,迎奉天子掌握政治主动权。

公元196年,汉献帝趁长安军阀混战,带领中央各部委历经千辛万苦返回故都洛阳。洛阳已成一片废墟,贵为天子的汉献帝也勉强栖身在大臣家的私宅里,各部委领导寒碜到“披荆棘,依墙壁间。”各地军阀都把中央政府当作累赘,不提供物资,害得“群僚饥乏。”而实力强大的刘表和袁绍都鼠目寸光,拒绝了谋士高人劝他们抢先迎奉汉献帝的建议。曹操也动了迎奉天子的念头,召开班子会议做专题讨论。

在很多人反对接下汉献帝这个烫手的山芋时,荀彧力排众议,高屋建瓴地剖析:“春秋时的晋文公,凭借迎奉周襄王回京城的功绩,使诸侯服从;汉高祖东征项羽前,令部下都穿上孝服,为被项羽杀害的义帝征伐,而使天下归心;曹将军首倡义兵拥护中央,心系苍生,功莫大焉!现在皇上重返京都,天下义士都拥护中央,九州百姓都怀念旧主。所以,拥戴天子顺从民心,是大顺;秉持大公无私之心使天下豪杰归服,是大略;主持正义广纳英才俊杰,是大德。曹将军此时如不当机立断扶正朝廷,天下人必将萌生叛离之心。所以,不论为国家为百姓为我军,曹将军都应挺身而出,迎奉皇上。”

曹操拍板同意,赶到洛阳将汉献帝和中央政府迁往许昌,占据了“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有利政治地位。从此,曹军的身份产生了质变,从一支参与武装割据的地方军阀队伍,华丽转身为执行政府剿匪命令的中央军。曹操也从民营企业家摇身一变,变成遏制国家命脉的央企董事长。

荀彧被曹操特意留在中央政府任职,以监控中央政府和便于沟通。从此,荀彧在中央参与军国大事的谋略和筹划,曹操心无旁骛率领中央军“征伐在外”攻城拔寨。

(三)襄助曹操

荀彧“明以举贤,谋能应机”,留守京城与曹操分手时,将“荀攸、钟繇、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戏志才等”奇能异士推荐给曹操,曹操视若肱骨,个个委以重任。这些贤才后来都独当一面,成为曹魏政权中的顶梁柱。其后,荀彧又将“郗虑、华歆、王朗、荀悦、杜袭、辛毗、赵俨”等十多个人才举荐到曹营。这些智囊组建起总参谋部,大显身手,为曹操提供了全方位的情报分析和战术支撑。

荀彧的战略思想,在官渡之战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袁绍率雄兵十万,战马万匹,气势汹汹南下官渡时,曹营仅有士卒两万,力量悬殊,人心惶惶。大多数武将未战先怯,“以为不可敌。”荀彧显示出卓越的战略家风采,他写信给曹操分析情势:“沙场决战的胜因不是看实力的强弱,而是比较主帅才能的高低,刘邦和项羽的存亡就是明证。您在气度、谋略、用兵、德行四方面,都胜出袁绍四点,必然取得最后胜利!”

四胜论精辟入里,曹操由此树立起迎战决心。不料,部分文官又散布悲观论调,认为袁绍阵营中谋士精明武将勇猛,我军恐怕难以致胜。曹操又想打退堂鼓,荀彧根据自己对旧同事的了解,再次写信分析这些人的特点和缺陷,断言这群纸老虎徒有虚名。果然,开战后,这群纸老虎原形毕露,不堪一击,完全符合荀彧的预料。

曹操正面与袁绍苦苦撑持时,袁绍背后捅刀子,先派特使到中原各地招降纳叛,使曹操治下的“诸郡多受其命”,又派内线到中央政府煽动反曹情绪,再派使者潜入曹营对文武官员进行威逼利诱,几管齐下,企图釜底抽薪消灭曹操。曹操陷入“四方瓦解,远近顾望”的内忧外患窘境时,荀彧先说服了中央政府各部委领导团结一致向前看,又调动重兵加强控制战略要地,果断平息武装叛乱。同时,大力减轻百姓兵役和赋税负担,最终使朝野“上下欢喜,郡内遂安”,为曹操彻底解除了后顾之忧,有力支持了前线作战。

官渡之战进入艰难的相持阶段后,曹操因“军粮方尽”想退兵。荀彧请求他咬牙挺住:“军粮虽少,但比不上项羽和刘邦对抗时艰难。当初,双方筋疲力尽,但都不肯先撤。您以两万精兵与二十万敌军抗衡已经半年,敌军锐气衰弱,底牌被我军完全摸清。只要您硬扛下去,时局必有变化。现在是出奇制胜的关键时期,您千万不可放弃!”曹操又卯足了劲死扛,苦苦撑持终于迎来机变:袁绍谋士许攸叛逃曹营,献计奇袭乌巢,烧尽袁军粮仓。官渡之战由此逆转,胜利的天平倾斜到曹营一方。

曹操想趁袁绍被打得屁滚尿流时,一鼓作气挥师远征盘踞江汉的刘表。荀彧复信坚决反对,提醒曹操现在的要务是扩大战果,并严防袁绍死灰复燃。曹操终止了南征计划,坚守黄河,终于伺机灭了袁绍,占据了幅员辽阔的冀州,开辟了邺城根据地。

这时,一些投机者怂恿曹操奏请皇上将现有的天下十三州区划恢复为古代设置的九州,以压缩其他势力的生存空间,扩大冀州的实际控制范围。曹操有些动心,荀彧劝他:“如果这样做,只会迫使各路军阀抱团取暖,我军再难各个击破;您应该先平定黄河以北地区,再修复故都洛阳,最后图谋南征荆州。恢复古制的问题,应等天下安定后再考虑!”曹操恍然大悟复信:“如果没有您一直为我分忧解难,我的过失就太多了!”

官渡之战后,曹操将首功归于荀彧,上表请求汉献帝封荀彧为万岁亭侯。荀彧谦逊地压下曹操的表文,曹操苦劝:“您在内辅助中央,在外帮我出谋划策。立功不是只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运筹帷幄更是劳苦功高。请您别再推辞!”荀彧接受爵位后,曹操又与他结成儿女亲家,并多次想表奏荀彧为三公。荀彧反复拒绝十多次,曹操才打消了念头。

兴兵南征刘表之前,荀彧向曹操献计兵分两路:一路大张旗鼓从正面佯攻,一路偃旗息鼓抄小路奔袭,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战役目的。曹操按计而行,势如破竹,迅速占据荆州,击溃刘备,剑指孙权,成为三分天下的最强者。赤壁兵败后,曹操经过休养生息,招贤纳士,再次出兵平定西凉,降服张鲁,立下“定天下之功。”

曹操由衷感叹说:荀彧与我勠力同心辅佐汉室,荀彧绘制的战略蓝图,由我亲手变为现实。他替我辅佐皇上,举荐贤才,献计献策,密谋筹划,“天下之定,彧之功也。”荀彧与曹操共同“化乱为治,十分天下而有其八”,肝胆相照,结成了牢不可破的联盟,堪称强强联合的典范。

(四)九锡事件

然而,曹操进爵受锡事件,成为二人之间无法填平的鸿沟。产生严重分歧。使他们最终分道扬镳。

曹操翦灭八方诸侯回到邺城根据地后,几个别有用心的谋士就给他大灌迷魂汤,称颂他“为百姓除害,使汉室复存”的功劳空前绝后,道德臻于化境,赛过周公转世。曹操被捧得飘飘然,也自吹自擂:那还用说嘛!假如国家没有我老曹这根定海神针,“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曹营文武趁机集体发声,要奏请汉献帝给曹丞相进爵并赐“九锡”大礼,“以彰殊勋”。

曹操心底乐开了花,表面却一本正经:“九锡这等殊荣,只有周公这般开天辟地的人才有资格接受。整个汉朝只有八个异姓王,都是与汉高祖出神入死立下特殊功勋的人,我哪里比得了他们?你们太高看我了!”在众将官劝进的合唱声中,曹操羞答答同意只受封地,不受“九锡”。在众人的猛烈攻势下,曹操才勉为其难同意弟兄们上表,并授意心腹给远在许昌的亲密战友、中央办公厅秘书长荀彧写密信,告诉他详情并让他表态。

(五)埋下祸根

荀彧却旗帜鲜明对曹操说“不!”

他为曹操被手下架到火堆上炙烤而忧心忡忡。事情很清楚,众人力推曹丞相上位的理由冠冕堂皇,心底打的都是小算盘:只有曹丞相先上一个新台阶,弟兄们才能水涨船高官升一级,给子孙后代留下“传之万世”的功业。曹操当然看得出这一点,但显然不想拒绝这个双赢建议。

木已成舟,荀彧完全可以随波逐流,图个皆大欢喜。可是,他不愿屈心抑志。荀彧觉得,在一片赞歌声中,惟有自己给曹丞相泼冷水大声说不,才能起到当头棒喝的作用,让曹丞相冷静下来。由于事关绝密,密信中不便多说,荀彧简单回复道:“曹公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

这段话不难解读:曹丞相当初兴义兵匡振汉室时,高举的是“匡朝宁国”旗号,所以即便功高盖世也是理所当然!况且中央从来没有亏待过您,上月皇帝还特赐您“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超高待遇,尊您为前朝的萧何。您既然事实上已位极人臣,又何必贪图虚名?您切莫姑息迁就部下们的私心,不能用名利地位满足他们的愿望,应该“爱人以德”,以理想和信念把弟兄们紧紧团结在身边!综上所述,您不应该接受进爵受锡!

荀彧“德行周备,名重天下”,是天下英才心目中的楷模偶像。他在中央高风亮节一心为公,对地方以身作则严于律己,被同事视为百十年间才出一个的贤才,颜回死后唯一“能备九德,不贰其过”的古今完人。荀彧淡泊名利,没有私欲,所以他相信曹丞相能理解自己的忠心。他没有再写信阐明理由,只想当面掏心窝子地“言之于太祖”,这就埋下了悲剧的祸根。

(六)分道扬镳

曹操的确读懂了密信,也理解荀彧的苦心,想暂时搁置此事。但是,曹营文武官员恨荀彧堵死了升官发财的便捷通道,恼羞成怒,跑到曹操面前挑拨是非,指责荀彧作为曹营在中央的总代表,关键时刻吃里扒外,分明是心中只有小朝廷,眼里哪有曹丞相!良心大大的坏了!文官各显神通引导曹操误读解复信,力证荀彧离心离德;武将骂荀彧是条白眼狼,只会在中央动动嘴皮子,不体谅弟兄们出生入死的难处。曹操耳里塞满咒骂荀彧忘恩负义的声音,渐渐“由是心不能平”,决定把荀彧挪出中央,以便表章顺利通过。于是以征伐孙权为由,奏请汉献帝委任荀彧为中央慰问团团长,到前线慰劳将士。

荀彧接受任务后欣然出京,带慰问团进入曹营。宴会结束后,荀彧特意留下,恳请曹丞相接见私聊,曹操答应接见。荀彧梳理思绪,打好腹稿:

我说不的理由有三条:首先,进爵受锡意味着将建立起仅次于中央政府的魏公国,成为有公国百官和都城的完整封国体系。东汉政府固然已名存实亡,却依然是一面不可更替的正统大旗。曹丞相正是高举这面大旗南征北战,才使征伐师出有名“天下归心”。现在请求建立国中国,显然是强宾夺主,必然招致中央政府里反曹派的强烈抵制,使曹丞相汉室忠臣形象大大受损。

其次,进爵受锡过于敏感,容易招致非议。前朝王莽先进爵为“安汉公”,再接受“九锡”大礼。“九锡”是皇帝专用的九种礼器,特赐给有特殊功勋的王侯和大臣,象征受赏者已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崇地位。王莽是历史上惟一接受“九锡”的人,由于他随后篡汉,“九锡”从此打上篡逆的烙印。王莽篡汉殷鉴不远,曹丞相进爵受锡,难免使人浮想联翩。

最后,汉室江山依然四分五裂,孙权割据江东并不断骚扰中原,刘备攻打西蜀企图建立根据地,张鲁占据汉中负隅顽抗,马家军纵横西域桀骜不驯。曹丞相一旦进爵受锡,必然被视为改朝换代的序幕,从而成为众矢之的,遭到各路军阀联手讨伐,导致功业半途而废。总而言之,我不反对曹丞相进爵受锡,我反对的是曹丞相现在“开国备锡”。

可是,曹操“以此恨彧”,态度早已发生变化。答应接见荀彧,只是想当面羞辱老战友。他“知彧欲言封事”,见面后,不等荀彧开口,便冷冰冰地“揖而遣之。”荀彧见猜疑的种子早已埋下,误会已经无法消除,解释毫无意义,只得怏怏而出。昔日的亲密战友,从此分道扬镳。

(七)抑郁而亡

荀彧对曹操一片赤诚,如今落到见了面“遂不得言”的地步。他心灰意冷,想回京复命。不料,曹操早断了他的后路,上表将他强留在军营任军事参谋。荀彧早已是曹营文武的公敌,曹丞相的态度更助长了部下的嚣张气焰。

荀彧在曹营随时遭受精神欺凌,刁难报复,由此心情郁郁,忧劳成疾。

曹操大军出征后,荀彧被留在寿春(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东北部)养病,半年后病逝,年仅五十岁。第二年,曹操接受汉献帝的“开国备锡”。(《魏氏春秋》记载了另一种死法:曹操派人给病中的荀彧送去一个食盒,荀彧打开后见是个空盒,顿悟曹操心意,“于是饮药而卒”)。

荀彧的悲剧起因,不是因为对曹操说不,而是因为没有及时与曹操沟通交流,才致使扶汉拥曹的一片赤诚丹心不被曹氏集团理解,招致曹营上下的猜忌误解和打击报复,所以史载他“以忧薨”。离世前,荀彧一定会面对前线方向深深叹惋:“曹丞相,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文章五十余万字。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