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真能打败方腊大军?历史上,宋江根本不值一提直接被方腊完虐

原标题:宋江真能打败方腊大军?历史上,宋江根本不值一提直接被方腊完虐

相传,武则天称帝后,特别喜欢别人吹捧她,藉以抬高自己的“名不正”的地位,但是,她又不好直言。

一天,她在金銮殿召集翰林院众学士出题答对,她脱口出了上题:“玉女河边敲叭梆,叭梆!叭梆!叭叭梆!”众学士搜肠括肚对答了几十句,武后都不满意,直觉得扫兴。这时,有位惯于奉承的学士看出了她的心思,连忙吟道:“金銮殿前呼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武后听后兴高彩烈,将其推为杰作。从此以后,“万万岁”一词便流传于朝野之上了。

当然,我们都知道皇帝没有一个能“万万岁”,朝代也一样,从来也没有长盛不衰的封建王朝,这其中,大宋就是个例子。

宋徽宗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硬生生将祖先营造的大好江山败坏得残破不堪。为了大兴土木,修宫造园,徽宗授意各地官员搜罗奇珍异草、怪石美玉,贪官污吏们打着收集花石纲的旗号盘剥百姓,各地人民怨声载道。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方腊就是在这一时期崛起的草根英雄,他以诛杀贪官为由号召乡邻揭竿而起,并且,在短短百日时间里横扫六州五十二县,打得北宋朝廷人人自危。毕竟,方腊麾下只是一群老实的农民,没几个擅长打仗的将才,错估了宋军的实力,逐渐陷入被动,没过多久,便败给了大宋禁军。

根据史籍记载:方腊是个中产阶级,家里开设漆园,原本,过着富足的生活。当“花石纲”之风席卷全国后,当地官员时不时来到方家剥削一笔,方腊心中不满,但不敢发难。后来,因家乡饱受花石纲之苦,悲天悯人的方腊于心不忍,于是,便暗地里笼络了一批“游手之徒”,以征讨朱勔为名起义。

那么,这个朱勔是谁?

朱勔,苏州人,北宋奸臣,为“六贼”之一。因父亲朱冲谄事蔡京、童贯,父子都任有官职。当时宋徽宗垂意于奇花异石,朱勔奉迎上意,搜求浙中珍奇花石进献,并逐年增加。政和年间,在苏州设应奉局,靡费官钱,百计求索,勒取花石,用船从淮河、汴河运入京城,号称“花石纲”。此役连年不绝,百姓备遭涂炭,中产之家全都破产,甚至卖子鬻女以供索取。

之后,方腊在自家漆园里发表了一番慷慨陈词:“天下和国家本来就是命理相连的,如今,老百姓耕种一生,每年稍有些收成,做官的便要将收获盘剥殆尽;稍有怠慢,就是一顿鞭刑,至死方休,你们甘心吗?”众人皆回答:“不甘心!”

一番话引动群情愤慨,方腊继续说道:“这三十年以来,朝中的忠臣被打压殆尽,剩下的尽是些奸佞小人,朝中大事全都被他们掌控着。而各州县的地方官更是贪腐之徒,不拿老百姓当回事,我们东南人民饱受其害。近年来,全国各地都受花石纲之扰,倘若我能揭竿而起,想必天下人都会群起响应,不出几天就能集结几万人马!”

不久,方腊便召集了几千人,在家乡发动起义,当地的农民纷纷响应号召,果然,没过几天便召集了几万人马。同年年底,方腊建立“永乐”,自诩“圣公”,南下青溪息坑,打败当地几千驻军,并且,杀掉了地方官蔡遵,夺得青溪县。一个月后,方腊军乘胜追击,攻下睦州,占据周遭县城。短短一个月内,又接连拿下歙州、杭州。

饱受剥削的老百姓发泄怒火,逢官必杀之,史籍记载:被方腊军抓到的官员往往被“断脔支体,探其肺肠,或熬以膏油,丛镝乱射。”而大奸臣蔡京家的祖坟也被起义军挖开,蔡京的祖父被暴尸荒野,惨不忍睹。起义军的威势日隆,各地人民纷纷拥护。次年年初,方腊又连下四州,起义军的人马已有百万之多。

那么,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方腊为何最终会落得惨败呢?其实,这都是思维惯性惹的祸。

方腊是个有思想,有抱负的起义家,这是谁都没法否认的。方腊的老家睦州在唐朝时曾出过起义者,当时有个女人叫陈硕真,字号“文佳皇帝”,所以,后人都说睦州地界出过天子。史籍记载:方腊对“睦州出天子”之说深信不疑,某日,在小溪边看到自己的影子,颇有天子之风。倘若,这段记载为真,那么,就说明方腊起义是“蓄谋已久”的。

当然,为了成功起义,方腊对当前的国家形势作出分析。可以说,方腊的判断直接决定了起义的发展和结局,他的分析有一半是精准的,有一半则是完全错误。

首先,方腊觉得当时朝廷在江南设立了“造作局”,也就是专司花石纲的部门,朝廷此举势必使当地人民苦不堪言,甚至掀起民变。这时,要有一方势力站出来,老百姓肯定会群起响应,“旬日之间,万众可集”。这段分析非常精妙,后来发生的事也验证了方腊的判断。

除此之外,方腊还预料到当起义爆发后,当地官员肯定会第一时间尝试镇压,并不会将战况报告给朝廷,毕竟,地方官害怕背上“治州不力”的罪名。如此这般,这些地方官只需拖延一到两个月,方腊就能拿下江南诸县。

事实证明,方腊再次棋高一着,当发动起义后,当地官员纷纷选择独自应对,直到十二月才将消息汇报给朝廷。而当时朝政全被奸党把持,方腊起义的消息被大臣王黼隐瞒下来,再次为义军争取到珍贵的时间。方腊借此机会攻城略地,迅速打下江南周边的州县。

如果说,方腊的正确判断为他带来了前期的成功,那么,方腊起义的失败则是他错误判断的苦果。

方腊觉得朝廷从做出决策,到调遣士兵、输送粮草,起码得用半年的时间。然而,当朝廷得到消息后,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抽调了十五万禁军赶赴前线,将根基未稳的方腊打了个措手不及。

北宋的禁军可不是地方的杂鱼,是宋军最精锐的力量,起义军虽有百万,但是,这百万义军都是农民出身,从未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而且,这些义军分散在各处,并未受到统一调度,只能任由禁军逐一击破。

一步错则步步错,方腊觉得:当战争爆发后,由于朝廷缺乏军费,双方会陷入胶着,中原会迅速陷入混乱,环伺在北方的强敌便会借机入侵,起义军大可据守长江以南,坐等朝廷与外敌交战,方腊坐收渔翁之利,进而“混一天下”。

然而,从“朝廷调集兵食非半年不可”方腊的预测就已偏离了事实,之后,以此为基础的推测又怎能站得住脚呢?

十五万禁军有条不紊地击破了江南义军,朝廷有充足的军饷支撑禁军,战况朝着一边倒的形势进行。没过多久,方腊打下的地盘便被禁军蚕食殆尽,方腊最终被俘。在这场战争中,中原各地虽起风波,但远没到混乱的程度,“二虏”入侵也就成了空谈,方腊所谓“划江而守”自然成了幻梦。

可以说,方腊起义这一历史事件之所以广为人知,还是因为《水浒》一书流传太广。

古往今来多少起义者?像方腊这种规模的起义根本排不上号,所以,从某种角度来看,方腊起义这一历史事件是蹭了《水浒》的“热度”。《水浒》虽经典,但诸位可千万别把小说家的畅想当作真实事件,其实,宋江从未征讨过方腊,这两人甚至从未谋面。为了将方腊塑造成反面形象,《水浒》在一定程度上抹黑了方腊。

而真实历史中的宋江并无“百万兵马”,其领袖只有区区三十六人,且仅为“横行河朔”的“淮南大盗”,其兵力未知,史书中无详实记载。史籍记载:徽宗为了平息盗匪,派大将张叔夜讨捕宋江,请注意这里的用词是“讨捕”,并非“剿灭”或“征讨”。所以,从规模上来看就像抓一批江洋大盗,远不及平息一场战乱。

当时张叔夜来到海边,听探子说宋江就在附近,便问明了宋江的方位。原来,宋江沿海打劫了十几艘大船,正朝着张叔夜赶来。张叔夜从军队中抽调了一千名敢死队,命他们埋伏在城里,而张叔夜则亲自带一支轻兵入海诱敌。宋江中计,追击张叔夜,这时张叔夜的伏兵对宋江形成合围,用火烧掉了宋江的大船。

眼见大势已去,宋江的人马都丧失了斗志,张叔夜的士兵趁机抓住了贼人的二当家,走投无路的宋江只能投降。看过《水浒》的朋友都知道,这段历史与小说中的故事完全背道而驰,反而,有些像另一本小说《荡寇志》的剧情。从这段记载中我们能看出,宋江可不是因为深明大义而接受招安,是因为打不过张叔夜而降。

况且张叔夜只用了寥寥千人就轻易制服宋江,可见,宋江的人马十分有限,想必十几艘大船就能装下的兵力恐怕不到千人。凭宋江这点微末道行,朝廷怎会派他这几百人征讨方腊的百万雄兵呢?

若当年朝廷硬要宋江以卵击石,从时间上看也是说不过去的。

宋江于宣和三年二月投降,这时的方腊已被禁军打得节节败退,杭州也被官兵攻破,到了三月其余几州也相继沦陷,四月方腊被捕。宋江投降时官兵已夺回主动权,根本不需宋江助力,而且,宋江的部队在投降后想要远征方腊,必经一番休整,休整过后就算日夜兼程地赶路,恐怕也来不及。

施耐庵先生写宋江征方腊的唯一依据源于毫州知州侯蒙向徽宗上书的一封奏折,侯蒙说:宋江是个有能力的人,不如宽恕他的罪行,让他将功赎罪,征讨方腊。然而,这封奏折宋徽宗根本没批准,只是表扬了侯蒙的一番心意,说他居安思危,是个忠臣。为了表彰侯蒙,宋徽宗还将侯蒙升为东平知府,此时的侯蒙已年过花甲,还没上任就病死了。

由此可见,当年《水浒》中宋江征方腊只是当年侯蒙的一己之愿罢了。虽说,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与历史相悖,但是,这本小说的艺术价值是谁都无法否定的。

参考资料:

【《宋史》、《水浒传》、《历史上真实宋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