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要在爱犬坟前刻四个奴仆的跪像,刘墉笑了:恐怕狗未必愿意

原标题:纪晓岚要在爱犬坟前刻四个奴仆的跪像,刘墉笑了:恐怕狗未必愿意

纪晓岚算不上爱狗人士,因为他更爱人,尤其是又年轻又漂亮的女人。纪晓岚是清朝有记载的唯一一个“三妻(正妻马月芳,平妻为乾隆钦赐二宫人)三妾(文鸾、郭彩符、沈明轩)”的官员,这在一夫一妻多妾制的古代,也是极其罕见的。虽然同时拥有三妻,纪晓岚却从没兴师动众地厚葬哪一位妻妾,反倒是想给自己的爱犬举行隆重的葬礼,并且想在爱犬的坟前,刻上四个奴仆的跪像。

幸好纪晓岚这近乎癫狂的举动,被刘墉以“前辈”“世兄”的身份笑着制止了:“你在爱犬坟前刻四个奴仆的跪像,恐怕它也未必愿意吧(以此四奴置犬旁,恐犬不屑)?”

纪晓岚一想也对:“都说人要向狗学习,但是狗的很多品质,包括我自己在内,还真学不了。”于是恨恨作罢:“跪像不刻了,但是我要在这帮奴才住的房间挂一个匾额,上面就写‘师犬堂’三个字,让他们好好跟狗学习学习!(余乃止。仅题额诸奴所居室,曰师犬堂而已。)”

这段故事看似荒诞不经,但却是纪晓岚本人白纸黑字写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的,别的事情可以道听途说,但是他不会在这件事上胡编,因为他满怀仇恨地写出了害死自己爱犬的四个嫌疑人姓名:“曰赵长明,曰于禄,曰刘成功,曰齐来旺。”

有人写文章说当时劝纪晓岚不要在犬墓前刻奴仆跪像的是和珅,这就不符合史实了:这件事发生在乾隆三十六年,纪晓岚谪戍乌鲁木齐被召回之后。纪晓岚于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十月被发往乌鲁木齐军前效力的时候,十八岁的和珅刚刚娶了直隶总督冯英廉之孙女冯氏,正在度蜜月。乾隆三十四年,纪晓岚已经在乌鲁木齐吃沙子了,和珅刚刚参加高考(乡试),结果名落孙山连个举人也没考上。

直到乾隆三十七年,纪晓岚已经开始编修《四库全书》了,和珅刚刚当上粘杆处侍卫(一说为銮仪卫),乾隆三十八年,才因为一句话获得乾隆赏识(乾隆怒问:“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和珅抢答:“典守者不得辞其责”),开始给乾隆管理布库(不是摔跤的那个布库,而是装布匹的仓库,算是乾隆私人物品管理员之一)。

虽然后来和珅火箭式上升,成了纪晓岚的顶头上司,但是在乾隆四十年前,纪晓岚是不会拿正眼瞧毛头小伙子和珅的(纪晓岚比和珅大二十六岁,纪晓岚的长子纪汝佶比和珅大七岁,次子纪汝传也比和珅大三岁,看来纪晓岚结婚够早的),住在驴肉胡同的和珅当时连雇马车都得赊账,也没钱请纪晓岚吃肉。

纪晓岚当时结交的都是一帮财大气粗的权贵:刘墉的父亲是纪晓岚的恩师,两淮盐运使(天下第一等肥差)卢见曾是他亲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小侍卫和珅一开始还真入不了纪晓岚的法眼。

但是刘墉则不同,首先是他们年纪差不多,纪晓岚公开场合见了刘墉,需要叩拜,私下场合,则要叫一声“世兄”。刘墉比纪晓岚大五岁,刘统勋是纪晓岚乡试主考官,同时也是纪晓岚泄密案的主审官,最后又是刘统勋以编修《四库全书》为名,把纪晓岚从乌鲁木齐弄了回来。

因为中进士比纪晓岚早,官职比纪晓岚高,年纪比纪晓岚大,刘家又对纪晓岚有恩,所以纪晓岚以“门生”的身份出入刘府,与刘墉交情不浅。刘墉大可以“前辈(后考中举人进士的称先考中的为前辈)”“世兄”的身份跟纪晓岚开一些口无遮拦的玩笑——纪晓岚也极擅长挖苦人。

刘墉说纪晓岚也学不到狗的某些品质,纪晓岚也只能笑着反思:“为贪官亲家卢见曾通风报信,是对乾隆皇帝的不忠,在这一点上,自己还真不如义犬忠犬‘四儿’。”

言归正传,还是回顾一下记载于《阅微草堂笔记》中的那段故事:纪晓岚谪戍乌鲁木齐期间,有人送给了他几条狗,其中一条毛色纯黑的被命名为“四儿”。据纪晓岚说,这条狗就是他原先的仆人转世投胎:“初翟孝廉(举人)赠余此犬时,先一夕,梦故仆宋遇叩首曰:念主人从军万里,今来服役,次日得是犬,了然知为遇转生也。”

纪晓岚说这条狗比原仆人宋遇忠诚多了:“遇在时,阴险狡黠,为诸仆魁。何以作犬,反忠荩?”

纪晓岚被乾隆召回,其他狗不知去向,只有这条狗不肯离去,“恋恋随行,挥之不去,竟同至京师。”这条狗经常欺负纪晓岚的仆人——谪戍去往乌鲁木齐路上,这些人以为纪晓岚再无出头之日,很是怠慢。

纪晓岚是“发往乌鲁木齐军台效力”,而不是“充军发配”当大头兵。名气大又有钱的纪晓岚很受厮杀汉将军们尊敬,那些仆人见风使舵,又开始毕恭毕敬。前倨后恭,自然得不到纪晓岚的好脸色,“四儿”察言观色,也对奴仆们很不客气:“守行箧甚严,非余至前,虽僮仆不能取一物。稍近,辄人立怒啮。”

那些仆人受够了狗气,回到京城就把“四儿”毒死了:“奴辈病其司夜严,故以计杀之。”暴怒的纪晓岚这才做出了要刻奴仆跪像于犬墓之前的不理智决定,幸亏前辈兼世兄刘墉劝阻,这才免得授人以柄。

故事讲完了,但是这个故事并不是要劝读者诸君爱狗胜过爱人——这一点纪晓岚也做不到,按照礼亲王昭梿《啸亭杂录》记载,纪晓岚颇像泰迪:“年已八十,犹好色不衰”。

笔者要说的是:满街流浪狗,过不在狗而在人——没有“爱犬人士”始乱终弃,它们也不会浪迹街头对人充满了疑虑乃至仇恨。

狗只忠于自己的主人,这一点比绝大多数“忠臣”都强得多,但是对于路人来说,再忠诚温顺的犬,也是长着獠牙的危险动物。那些动辄说“我家狗不咬人”的“爱犬人士”忘了一点:它们只是不咬主人而已。

话题没有跑偏,因为咱们要说的就是“人不如犬”,是因为大多数犬都能坚守自己的本心,而人一阔脸就变。爱犬胜过爱人的,其实是连犬都不如的:犬不食犬,而人却能纵犬伤人。

仁者爱人,不爱人而爱犬,除了要跟爱犬演电影(不是《忠犬八公》《卡拉是条狗》),我们找不出他(她)们这样做的合理解释。

忠犬“四儿”未必愿意在自己的墓前刻上四个奴仆的跪像,大多数犬类,可能也不愿意有一个连人都不爱的主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