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山里娃用搬砖做包工头的经验,返乡种黄桃,年销400万

原标题:怀化山里娃用搬砖做包工头的经验,返乡种黄桃,年销400万

又到黄桃上市季,因农业技术升级,黄桃产区大规模扩大,产量暴增,黄桃行业的竞争也愈发激烈,如何在同质化的黄桃市场中,建立核心竞争力?
今天分享一个案例,不白农创社社员,铁坡黄桃的“守护者”杨杰,凭借多年做工程的跨界思维,步步为营,实现了400万年销售额。

从搬砖到包工头

他选择回乡种黄桃

3亿人出走的农村,有人却回去了。破旧不堪的老屋,无人住的小洋楼,荒废的田地,村口见人就吠的土狗,留守的妇孺老人,人情淡薄,盲目攀比……这是很多返乡笔记里的农村基调。

农村,似乎越来越留不住年轻人,大量农业人口出走农村,到城市里寻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跳出农门是一项艰苦卓绝的修行,关乎阶层的迁跃,关乎城市丛林法则跟乡土情结的冲突,但农村不是某些返乡笔记里的“底层残酷物语”,它也有自己的勃勃生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回到熟悉的家乡,做一名新农人,用自己的努力,改变着家乡,这其中就有铁坡黄桃的创始人杨杰。

杨杰,湖南省怀化中方县铁坡镇培丰村人,18岁时,他跟着工程队在城市的建筑工地搬砖;27岁时,他是带着老乡四处承包工地的包工头;27岁以后,他回到家乡,成了一名新农人,承包了五百亩地,种起了黄桃,一干就就5年。

而今,铁坡黄桃这个地域品牌知名度越来越高,杨杰跟他的合作社的黄桃也打开了销路,年销400万。在他的带动下,村里大量在外打工的年轻人,也回去了,尤其是95后新农人,负责营销的曾勃加入,让团队如虎添翼。

三个“包工头思维”

铁坡黄桃C位出道

不白曾跟杨杰探讨农产品滞销问题,他的回答一针见血:滞销,就是品质不行。今年他的铁坡黄桃不但卖的好,而且价格比一般品种高一倍,还供不应求。

杨杰说,作为一个新农人,从生产端到营销端,他多年在工地第一线的经历,对他的跨界搞农创还是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1) 农创如建房,地基要稳,质量要过硬

多年的工程生涯,给杨杰的切身体会是:建房子打地基的时候,选址很重要,但扎实的用料、标准化的流程更重要,否则就容易出大事!所以在他跨界种黄桃后, 在选品上一步到位,在品控上扎扎实实,形成了一套标准化的流程,只做“精品黄桃”。

2016年,杨杰引进香稷黄桃新品种,第一批产出5万斤,相比旧的锦绣黄桃,新品种口感脆,外观黄金卖相好,一推出市场即一炮走红。

在品控上,他严格控制单株挂果量、果苗间距,并在黄桃开花前后结果期间对黄桃进行三道品控,同时为了确保黄桃品质,单株黄桃挂果确保在80颗以内,亩产严格控制在1800-2000斤内。

2)绿色建材吃香,绿色农创可行否?

做工程多年,他发现一个现象:绿色环保建材被越来越多地被采用,很多传统的都被淘汰了。所以他预测:绿色农产品的市场潜力非常大,这背后是升级的消费者观念的转变:对食品安全的关注。这也是他坚定地要种“绿色黄桃”的缘由。

种植伊始,他就主打“绿色概念”,采用先进的套袋技术,在摸索中严格制定一套种植的标准化流程,严格规范农药、化肥的使用,成为湖南唯一的绿色A级、有机转换双认证黄桃专业种植基地。

3) 牌子打响了,跟建设方也好谈

跟建设方打交道,他注重以过硬的施工质量,使产品达到高标准,把口碑打响了,就有更多的建设方愿意合作。

铁坡黄桃在产量比之炎陵黄桃和大圣鲜黄桃相对处于劣势,为了突围而出,在渠道跟营销上,杨杰做了两个尝试。

黄桃种出来之后,品质好但面临销路问题,首先 ,他通过微信口碑营销,在当地人中掀起一股“铁坡黄桃”热,并辐射到周边城市。 通过与湖南当地的大型商超合作,在本省拥有一定的市场。

到了第二阶段,销售策略转变为主打渠道,与浙江阿里巴巴、免费午餐深圳惠农等平台进行了战略合作,天虹超市、百果园、每日优鲜、卜蜂莲花等全国一线品牌也跟铁坡黄桃签订了基地直供协议,并跟e农春天达成了战略伙伴合作协议,依托平台强大的粉丝用户沉淀、社交裂变工具、流量资产变现等,辅以人格化、社交化的包装设计,让销量有了最基础的保障。

为了提高铁坡黄桃知名度,杨杰组织拍摄了村里第一部黄桃宣传片,注册了铁坡黄桃商标,进行品牌化运营。他的杨氏果业黄桃专业合作社,陆续团结了119户农户参与种植黄桃,合作社提供化肥、种苗、技术管理、土地流转,市场对接,农户只需要维护好果园,专业人做专业事。

杨杰带动了全村100多户村民增收,其中贫困户有40余户,进入收成年的黄桃种植户平均每户可增收两万元。

铁坡黄桃背后

农业合作社的4个思考

像这个案例中的铁坡镇培丰村,海拔600米-1200米,群山环绕,零污染,天然具备了发展生态农业、精品农业的条件, 作为小生产者的农户虽然懂得精耕细作,但碍于没有生产技术跟生态种植的意识,也缺乏市场化运营能力,这不是所谓“规模化”、“机械化”就能够解决的。

退一步讲, 难道规模化就一定是要“大生产”,面积的规模化吗?这个案例中的“小生产”+"大合作”的方式,对小农户才是更切合实际的。 从17年开始,杨杰联合农户大规模种植, 现种植面积已达1500亩。

在新农人杨杰的串联之下, 杨氏果业专业合作社从改造生产关系、生态关系出发,种植有机精品黄桃,让乡民有能力守护世世代代生长的土地,还能获得不错的收益,这种模式对有条件发展生态农业的地区还是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的。

1)品牌化

在品牌、IP时代,成功的合作社产品都是有品牌的,品牌是一个合作社的形象,品牌化是每个面向市场的合作社所必须要走的。就如我们之前介绍过的社员李连平的隰县黄土高原源农水果专业合作社,同样是依附于地域品牌之下。

每个生产组织者,即合作社的带头人,对当地的影响力、把控力都不一样,当区域品牌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必须有自己的企业品牌, 两者有一定的相克,但肯定能够良好共生。

2)链接力

一个合作社是否能够成功,关键看链接农户的能力。合作社能够解决农户什么问题?农业机械共享、技术培训常态化、统购农资、衔接市场桥梁等等,其实一言蔽之,农户跟着你,能省心, 解决生产问题又能赚到钱,何乐而不为?这些都需要教育, 还可以在服务上更近一层吗?比如资金上的互助,对参与农户生活服务的搭建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延展的。

3)标准化

合作社产品有没有市场竞争力,很重要的就看标准化程度高不高。农民专业合作社本身就是互助性的一个经济组织, 经济属性决定了一定是要降低成本、扩大受益为目标的, 在民主管理的基础上,高度统一的标准化经营, 是优秀的合作社的基础。

4)分配性

合理的分配制度能大大提高社员的满意度跟积极性, 在规范、透明的账目下,以全体社员利益为出发点,分配方式可以是多元化的, 比如按股分配、按资分配、按产能分配等或者几方面相结合。

总结

总是有跨界农友说,刚涉及农业毫无头绪,其实不白觉得, 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勤于思考,触类旁通, 之前从业经历的积淀,同样可以运用到农创领域。农友们你们觉得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