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凭借“人皮面具”获法国最高荣誉勋章

原标题:她凭借“人皮面具”获法国最高荣誉勋章

d2ziran and you

作者 |XIN

编辑 | 卡特瓦勒

如果你看过法国电影《天上再见》,你一定不会忘记那个名叫「爱德华」的主人公。

他拥有一双碧蓝深邃的双眼,却因在一战中被流弹击中失去下巴和食道。

为了遮盖自己「丑陋」的面容,他一共为自己制作了38副面具,从最初用来遮脸的简单面具,到精致的鹿角面具,再到可以改变情绪的面具……

能够与脸部无缝贴合的「隐形」面具

到最后令人惊艳的孔雀头罩

这些面具是爱德华的伪装,维护了他最后的尊严。

令人痛心的是,这部电影中的情节并非纯属虚构。一战期间,因战争遭受面部创伤的士兵不计其数。与身体残疾的士兵相比,他们不仅要经受旁人异样的目光,甚至连家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面容。

就在一战接近尾声的时候,美国女雕塑家安娜(Anna Coleman Watts Ladd)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正如电影《天上再见》一样,安娜用自己的雕塑技艺为他们制作贴合面部的面具。

获得面具的士兵常常给安娜写信表示感谢:「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让我可以拥有一个家。我爱的女人终于不会看到我就想吐了,虽然这并不是她的错。

那么安娜究竟为什么从美国来到法国,又是如何接触到这群士兵的呢?故事还要从1878年安娜出生说起。

(以下部分图片可能会引起不适)

安娜于1878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出生,曾在巴黎和罗马学习雕塑。她的曾祖父是矿业巨头,去世时留下500万美元遗产,因此她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

1905年安娜与恋人 Maynard Ladd 医生结婚,搬往美国波士顿发展。她的雕塑作品逐渐受到艺术界认可,「Triton Babies」雕塑在旧金山博览会上展出后,作为波士顿公共花园的喷泉雕塑永久陈列。

一战爆发后,安娜的丈夫被调往法国图勒治疗伤员,安娜一同随行。

由于安娜接受过专业教学,拥有雕塑制作的经验,她被介绍给英国雕塑家 Francis Derwent Wood 担任助手,为面部毁容的士兵们制作面具。

Francis Derwent Wood 正在为士兵制作面具

也许是安娜在这方面极具天赋,又或是她善于观察,与士兵们的沟通更加顺畅,安娜很快就熟练掌握了这门技艺,甚至比老师 Francis Derwent Wood 做得更好。

安娜随后自立门户,建立了一座「面具工作室」。为了让伤员们不要沉溺在悲伤中,安娜将工作室打理得井井有条,还摆满鲜花和国旗。

她说:「工作室都阴阴沉沉的话,应该会让人更加难过吧。

工作室里放满伤员战前的照片和模具

要想制作一副完全贴合人脸的面具其实非常困难。安娜首先要在伤口愈合的面部倒上石膏模进行塑形。

然后与士兵沟通、参考他们以往的照片,尽可能真实地在模型上填补缺失的器官。

面具本体要用0.7毫米的铜片制作,大概也就是一张卡片的厚度。半张脸的面具重量约为110克至250克,最终像挂眼镜一样挂在脸上。

如果有士兵不想要戴眼镜,安娜会用细线或丝带等工具来固定面具。士兵们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添加胡子。

为了能够让士兵们满意,旁人无法直视5秒以上的「扭曲」面容,安娜可以一直盯着看、盯着观察,直到制作出她与士兵都满意的面具为止。

在颜色和材质等方面,安娜也对自己有着高要求——既要使面具与肤色相匹配,又要还原脸颊上的触感。

两名带着面具的士兵打牌

这些面具的平均成本只有18美元,几乎可以算是公益项目。但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安娜为超过200名脸部严重畸形的士兵制作了面具,维护了他们最后的尊严。

安娜和伤员们的合影

一战结束后,安娜返回波士顿重新开始艺术创作,但法国人却没有忘记她的爱心与贡献。

1932年,法国政府向安娜颁发了象征最高荣誉的骑士勋章,以表彰她在一战期间为士兵们所做的一切。

最后附上一段安娜工作室的记录视频,带你更直观地了解她的工作状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