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七)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七)

登陆日下午14时左右,一次偶发事件将战斗不可逆转地转向了对美军有利的方向,只是在战斗结束前他们不知道而已。虽然在上午的战斗中给美军造成了巨大杀伤,但日军同样伤亡惨重。为了收容和救治大批重伤员,柴崎决定将指挥所让出来,改为临时医疗所,自己率司令部成员人员向南转移几百米到一个次级的指挥所。这无疑是一个合情却不合理的错误决定,此时的战场上危险无处不在。

一名目力极好的陆战队员突然发现,岛上某处出现了一群日本军官,站在那里对着战场指指戳戳。他立即呼叫海军炮火,“林格尔德”号和“达希尔”号所有127毫米主炮迅速发出了几轮齐射。炮火之后,那群日本军官集体消失了。此后证实,那正是柴崎和他的主要部下。不光美国人不知道柴崎已死,因岛上通讯线路被美军炮火悉数破坏,日军各部同样不知道最高指挥官已经阵亡。此时军衔最高的松尾景辅大佐尚不知道,实际上他已是守军的最高指挥官了。倘若柴崎能够活过20日,当晚他很可能对美军占据的狭窄滩头发起大规模反扑,这对立足未稳的美军来说是灾难性的。柴崎死后,日军的指挥体系逐渐分崩离析。

14时58分,朱利安再次收到了二团三营营长舒特尔少校发来的电报。说他和营部还在登陆艇上,已经和登陆部队失去了联系。朱利安严令舒特尔必须尽一切办法尽快登岛,重整部队向日军进攻。日落时分,舒特尔终于登上了海滩,利用夜色掩护重整自己的部队。

在北部战斗群旗舰“宾夕法尼亚”号战列舰上,第五两栖舰队作战室内气氛紧张。特纳和霍兰正同参谋们磋商应对危机的紧急措施,然后才能决定是否答应朱利安要求陆战六团归建的要求。他们原来估计,“电流计划”北部战斗群最易遭到日本联合舰队的攻击。但现在灾难没有落到自己头上,却发生在南面的塔拉瓦。

15是25分,朱利安接到了霍兰发来的电报:“已经命令陆战六团迅速归建。”这样加上陆战八团一营,朱利安手中就有了四个营的预备队,还不带他临时纠集的那支部队。但是陆战八团三营的惨痛教训说明,在不了解岛上情况的前提下贸然发起登陆,只会徒增伤亡,加剧混乱。当务之急是尽快与肖普取得联系。朱利安数次向肖普发出了询问电文:“你认为今晚八团一营是否应在绿滩登陆?如果不行,那天黑之后能否在红二滩或红三滩登陆?请回答。”毫无回音。

17时40分,朱利安终于收到了副师长赫梅尔准将发回的微弱信号:他们已经抵达码头底部,与八团三营取得了联系,和肖普仍然联系不上。17是50分,朱利安复电赫梅尔“由你全权指挥岛上的所有作战”。

可惜赫梅尔同样未能收到朱利安发来的这封电报,因而失去了指挥全岛作战的难得机会,等于变相促成了肖普今后的辉煌前途。三营副营长斯坦利•拉尔森少校报告副师长,营长路德少校已经去团部找肖普了,几个小时内都无消息。赫梅尔只好用无线电继续试图和肖普联系——给他们一人发个华为手机就好了。因为迟迟未接到出发命令,陆战八团团部和一营仍在出发线附近盘桓。为了尽快摸清滩头的状况,15时48分,“马里兰”号再次弹射了侦察机。

下午14时15分,焦头烂额的肖普意外收到了一条好消息。之前与主力失散的二团三营L连连长莱恩少校报告说,他们上午成功登上了贝蒂奥西端的绿滩,已经向红一滩方向推进了约450米,控制了一块230米宽、270米长、两面临海的小片区域。肖普原以为这个连已经被日军消灭,现在他们不但伤亡轻微,还占领了“这么大”一块地盘。为此他感到非常欣慰。但是现在,他还无法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师长朱利安。

莱恩错误登陆的绿滩正是日军防守的薄弱之处。借助坦克的掩护,莱恩连接连端掉了几个日军碉堡。由于身边只有百十号人,莱恩不敢推进太远。傍晚时分,他决定收缩拉得较长的战线,“我确信,没有火焰喷射器和炸药把日军清除出去,我们必须先行撤退,到一个可以防备隐藏在碉堡里的日军对我们发动反击的地方,”因为日本人的夜袭实在太有名了。由于工兵铲只有几把,美军的工事挖得非常简单,幸好沙子疏松总算能把人隐蔽起来。莱恩下令有经验的老兵驻守外围,没上过阵的年轻人蹲在里边。所有人枪架好、弹备足,一有动静立即开火,不管是谁一律照打不误。如果防区被日军渗透,所有人必须就地死守,擅自逃跑者格杀勿论。

登岛美军各部同样面临这一问题。在滩头狭小的空间里,到处挤满了美军士兵。即使日军盲目对滩头进行炮击,都会对美军造成极大杀伤。日军不打炮的原因有二:其一在抵御美军空袭和登陆作战时损耗的大量弹药无法补充,仅存的少量炮弹不到万不得已不敢使用,黑暗中炮击是无法保证精度的;其二柴崎已亡,日军通讯又极糟糕,松尾无法及时了解滩头的情况。诸多因素使得美军安然度过了岛上最危险的第一个夜晚。

19时30分,在多次用无线电和肖普联系无果之后,赫梅尔准将派随行的拉斯冯•汤普金斯少校和托马斯•德顿上尉,徒步前往寻找肖普的指挥部,自己则协调运走伤员并将急需的补给品送上码头。实际上他与肖普之间的距离只有550米,但汤普金斯少校走完这段路程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岛上遍布日军火力点,周围不时有枪声传来。但是不管如何,两人总算找到了肖普。得知副师长和二团三营主力还呆在红二滩与主码头底部那个最危险的位置,肖普要求他们尽快离开那个“该死的地方”,并告知增援部队的登陆点最好放在红二滩“靠近主码头的位置”。

两人一路小心翼翼穿越日军的封锁线,在21日凌晨3时45分重新与副师长汇合。虽然得到了最新情报,但赫梅尔同样无法同朱利安取得联系。无奈之下,他只好带随行人员登上了停在潟湖中的“林格尔德”号,使用舰上通讯设备与师部取得了联系。4时45分,赫梅尔向师部提出,八团一营最好在红二滩靠近主码头的位置登陆。可惜朱利安未能收到这封电报。5时10分,赫梅尔终于和肖普取得了联系,告诉他已经将他的意见转告师部。

得知赫梅尔已经离岛登上驱逐舰的消息,朱利安意识到副师长可能未收到之前让他全权指挥岛上战斗的那封电报。朱利安命令赫梅尔随驱逐舰返回师部,第二天岛上作战依然由肖普指挥。后来当得知自己因通讯不畅错失作战指挥权时,赫梅尔肠子都悔青了。

六团一营进攻

八团二营拿下伯恩斯·菲利普码头的一个大型日军碉堡

六团一营登陆

伯尼曼中尉

柴崎司令部

红三滩日军工事

美军火焰喷射器

霍金斯中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