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八)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三十八)

红日西落,晚霞映照着尸体遍地、坦克和两栖车残骸不断冒烟的滩头。暗礁与海滩之间的珊瑚礁露出了水面,海面上到处是被打死或淹死的陆战队员的尸体。有些死者手中还握着枪,身子弯曲,完全是中弹后倒下的姿势。希尔向“宾夕法尼亚”号上的特纳发报说:“海潮使登陆艇白天无法登陆,大炮和补给品无法上岸。”随后他报告伤亡人数近1500人,几乎是上岸5000名陆战队员的三分之一。

多达3500名陆战队员龟缩在仅0.64平方公里的狭窄地域里,等待着日军夜袭的来临。双方阵地犬牙交错,肖普形象地形容部队当晚的阵线就像股市的图表。队员们尽可能寻找安全的地方宿营,最好的地方就是炮弹留下的弹坑。阵地杂乱无序,部队建制被完全打乱。二团一营A连连长威廉•布雷上尉发现,现在自己的部下来自十几个不同的连队,其中竟然还有几名因登陆艇被击沉游上岸的水兵。营长凯尔少校在滩头四处奔走,叮嘱各部保持冷静。当他看到布雷的部队太过混杂担心影响战斗力时,布雷拍着胸脯向营长保证:“不用担心,长官。我们共同经历过生死考验,大家丝毫都不觉得陌生。后勤部门已经送来了补给,现在我们都已全副武装,完全可以胜任任何战斗任务。”凯尔于是把保卫团指挥所的艰巨任务交给了布雷。

在“马里兰”号上,朱利安同样在为自己的将士们担忧。后来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岛屿的四分之三仍在敌人手中。在登陆时,他们已经杀伤了我们的大量部队。”朱利安甚至认为,只要日军来一次反扑,就能将登陆美军彻底赶下大海。他发给特纳、斯普鲁恩斯和珍珠港的电报异常简捷:“作战面临困难,生死未卜!”

后来斯普鲁恩斯说,接到朱利安发来的报告,他一度曾有这样的想法:让穆尔上校尽快制定紧急撤退计划。

太平洋舰队的作战室里,尼米兹上将、麦克莫里斯少将率众参谋正襟危坐,等待着前方发回的消息。20日上午,情报部门截获了位于马金环礁附近的特纳发给斯普鲁恩斯的电文:“部队于8时30分在布塔里塔里红滩登陆并继续前进,没有遇到顽强抵抗。”不久,“印第安纳波利斯”号上的斯普鲁恩斯来电报说,塔拉瓦作战第一梯队直到9时13分才在贝蒂奥登陆,比计划几乎晚了三刻钟。

下午13时刚过,在塔拉瓦环礁附近的希尔向特纳报告说:“红二、红三滩头登陆成功。红一滩头立足未稳。师预备队的一个营正在前往增援,敌军仍在顽强抵抗。”这么早就动用了预备队,说明前线战况紧急。半小时后,希尔向特纳转发了朱利安请求调用军预备队的电报,电报最后出现了“生死未卜”的不祥字眼。

这封电报令作战室里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参谋人员回想起在威克岛沦陷之前,岛上指挥官坎宁安中校最后发出的那封诀别电报使用了类似语言。尼米兹对此感到困惑和忧虑。但他依然静静地坐着,没有发出任何命令。最后他站起身,轻声说道:“我已经把我们所有的兵力都运去了,不算少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打好。”

傍晚19时,珍珠港电台截收到蒙哥马利少将发给斯普鲁恩斯的一份电报:航母第三大队遭日军空袭,敌1架飞机发射的鱼雷击中“独立”号并使其瘫痪,1艘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正在把它拖走,其它舰只暂时南撤。

虽然收到的都是令人沮丧的消息,但尼米兹对前线战局依然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当晚太平洋舰队“作战纪要”中这样写道:“白天取得的进展不大,但有5000名陆战队员已经登陆,攻占岛屿似无太大问题。”

当晚美国人担心的日军夜袭并未出现。日军在登陆日同样伤亡惨重,在准确弄清美军的实力之前,他们是不愿轻易离开精心构筑的掩体的。从清晨海空打击的力度来看,美国人其志不在小也。当晚,除零星日军泅水进入潟湖,潜入美军废弃的运兵车和主码头西侧的旧船“齐田丸”号之外,日军再无其他大动静。预料中的夜袭一直没来,一度使岛上美军颇感困惑,因为日本人是不怕死的顽强战士。他们不知道日军已失去统一指挥,他们显然缺乏美国海军陆战队那种与不熟悉单位迅速组合或单独作战的能力。

由于联络频频出现失误,朱利安一直认为霍尔上校的团部和八团一营已经出发。直到21日凌晨2时,他才发现他们依然在出发线一带待命。师部明确通知霍尔,当天上午9时在贝蒂奥东北海岸登陆。清晨5时赫梅尔再次与师部取得联系,通知“肖普希望增援部队次日在红二滩登陆”。朱利安随即将登陆点变化通知了霍尔。

当21日的太阳照例在海面升起时,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幅令人心悸的悲惨情景:礁盘和滩头到处是被击毁的运兵车、登陆艇和阵亡人员的尸体。二团一营A连乔治•利利布雷吉中尉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那真可怕,尸体随着潮水在海滩和礁盘里慢慢漂浮,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尸臭,它从此成为陆战队员对贝蒂奥的恒久记忆。闻到远处飘来的恶臭,远在出发线等待的霍尔清楚,当天的登陆行动绝不会轻松。

肖普上校整夜未眠,竭力将登陆部队组织起来。天亮之后,凯尔少校的二团一营、乔丹中校的二团二营奉命向南攻击前进,直到南岸,将岛上日军的防御斩为两段。克罗的八团二营、路德的八团三营负责清剿左翼和前方的日军据点,莱恩的二团三营L连在绿滩继续扩大防区,等待增援部队的到来。

头天晚上肖普曾告诉副师长,建议增援部队登陆点为红二滩“靠近主码头的位置”。但当消息传到师部时,恰恰漏掉了引号里的几个字。霍尔上校接到的命令变成了“在红二滩登陆”。八团团部和一营已经在运输船的密封舱里憋了整整18个小时。21日6时15分,该部第一波登陆部队在离岸450米处跳下登陆艇,准备涉水上岸。

日军阻击火力异常猛烈。美军右翼部队恰好位于红一、红二滩之间一个日军加强火力点最佳射击范围之内,伤亡惨重。后来参谋长埃德森上校说,“他们选择的是最糟糕的登陆点。”夜间潜入美军废弃运兵车和旧船“齐田丸”号的日军狙击手大显神威,他们几乎弹无虚发,瞬间无数陆战队员在水中就被夺去了生命。

现场一片狼藉

莱恩少校

柴崎司令部门前的一辆九五式坦克

涉水上岸

塔拉瓦号

坦克上岛

肖普上校

向红三滩挺近的八团二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