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敏感的人过得都很累

原标题:大学里敏感的人过得都很累

01

室友小Q要我陪她去拿包裹,我心里是不想去的,犹豫纠结了一下,我还是陪她去了。这让我想到上一次,我让小Q陪我一起去拿包裹却被她一口拒绝,尽管我和她解释了我需要拿五个包裹,其中还包括一大箱宿舍公用的燃料,但还是被直接拒绝。到现在我还能想起那次,88斤的我,一个人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抱了五个包裹,被一个个快递箱遮挡视线,疲惫前行的样子。

我的室友没有一定要陪我去拿包裹的义务,同理我也不是一定要陪她去拿包裹,但是,我拒绝了她的请求,她也会有点失落,像我经历过的那样失落。同时,我也怕我拒绝了她的请求,她会生气。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为了避免矛盾或者化解已有矛盾,总要有人忍让。可是,我好像是那个一直退步一直忍让的人啊。

02

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主人公把朋友对待他的好都刻在石头上,永远记住,把朋友对他的不好都画在沙子上,一阵风就可以化解恩怨。这位主人公的心态,就像无耻者的阴谋,让谦卑的人一味退让。

人与人交往时的微妙感情都落在一盏天平上,一旦有一方承受的过多,托盘就会向这一方倾斜,承受的太多,托盘就会被压垮。一颗装太多沉默心事的心,很难有跳动的活力。善解人意是好事,宽容大度让我们在人际交往中获得加分。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更多的认可,所以,人们总是希望展示自己美好的一面。这样的人披上伪装,时间久了,这伪装竟成了自己皮囊。

从小到大,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要学会宽容,善解人意。上课时,同学把墨水甩在我的新衣服上,看她愧疚的脸庞,我心里难过的说“没关系”。面对别人的请求,我不想做时却不能利落的拒绝,只能在纠结中应承。我为什么做不到洒脱?

03

“太敏感的人会体谅到他人的痛苦,自然就无法轻易做到坦率。所谓的坦率,其实就是暴力。

因为我们善解人意的伪装和宽容大度的皮囊,让我们越来越敏感,敏感的先察觉自己的内心,再深深的发现别人的内心。把别人的心思放在了心上,刻意的先去照顾别人的感受,回过头却发现忽略了自己。

自己都不关心自己,所以哪有人会关心你?

帮同学拿了一两次快递,帮室友带了一两次饭,帮班里逃课的孩子点了一两次名。紧接着,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也来了。我们不能拒绝,我们的付出变成了理所当然。这些付出变成理所当然的时候,我们的善意也都被忽略。

我想到了《请回答1988》。

姐姐的名字叫宝拉,弟弟的名字叫余晖。那个最善解人意,一直付出的二女儿就叫德善,德——善。作为家里的老二,一直让着脾气暴躁的姐姐,让着爸妈心头宝的弟弟。在家中扮演者一直为别人考虑的一方。时间久了,德善的需求都被爸爸妈妈习惯性忽略。德善以为自己的牺牲,爸爸妈妈是知道的。但在18岁生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所有付出都被当成了理所当然,所有的压抑也在这时候爆发。

我以为我如此崇高的牺牲精神,爸爸妈妈是知道的,原来,不是。

我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话:长大之后,我的察觉能力变强,我发现自己的性格缺点,我有一种不理智的信念——我期待所有人都不讨厌我。按照这位网友的话,这种不理智的信念影响了她的方方面面。当别人有求于她的时候,她会开心的竭尽所能的帮助别人,成为一个老好人。

时间久了,这种在意和帮助,渐渐演变成为讨好。渐渐的害怕或者害羞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这样的人可能是你的室友、朋友、亲人,或者,也可能就是你。

生活里太多的成德善了。

04

我是性格敏感的人,有的时候别人的一句话对我来说,就像文言文,一个字就有若干释义。别人一句无心的话,在我的耳中总能被揣摩几遍。同样的,我也好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与人交谈的时候,我总要反复思量,以免让别人对我产生不好的印象。

敏感的你,总能发现身边人的难言之隐,对自己和别人的情绪感知能力更强,也总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考虑,总会刻意的先去照顾别人的感受,总是比有些粗心的人有更多的共情能力。

如果可以,我倒希望我们都不要这样善解人意,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对自己好一点,不要再承受这种善解人意的苦。

有人说共情能力弱的人,是很自私光明的在幸福着。

若果可以,我倒希望我们都可以,很自私光明的幸福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