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她一次次的调戏,要不是退役早,他真想biu了这个女流氓

原标题:他被她一次次的调戏,要不是退役早,他真想biu了这个女流氓

初冬的雨水很凉,打在脸上,她冷得直打哆嗦。她回头遥望远处的别墅,只一秒钟她收回目光,决然地走在泥泞的道路上。

手机铃声炸响,划破黑夜的宁静。

“小文,你在哪,有没有带雨伞,我去接你。”手机那头传来李广录关心的话语,犹如一股暖流温暖了申筱文冰冷的心。

申筱文吸了吸冻得发酸的鼻子,说:“李广录,我在金山路呢,忘记带雨伞了,正准备去坐公交车呢。”

李广录急道:“天这么冷,你别乱跑了,赶紧找个地方避雨,我马上去接你。”

申筱文急步往前走,边走边说:“太晚了,你不要过来了。”

李广录说:“你也知道太晚了,现在哪还有公交车。这个点又是下雨天不好打车。我十分钟到,你找个地方等我。”说完挂了电话。

李广录是申筱文的大学同学,长得清秀白净,成绩也好,又是学生会主席,喜欢他的女生很多,可他大学四年没有谈过一场恋爱。有人说他眼光太高,一般女孩看不上眼,还有人说他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入学的第一天,他就爱上了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就是申筱文。

申筱文愁眉不展,喃喃自语:“姓苏的不肯给我作证,我这次完蛋了。”

李广录想到申筱文差点被人侮辱,还有那些漫天的流言蜚语,自己又无能无力,懊恼又愤怒。“小文,你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告他们。”

申筱文无奈地说:“我不是没想过告他们,可我没有证据,还有Mark已经回美国了,中国的法律根本奈何不了他。”

李广录犹豫片刻,说:“小文,我知道这次留学机会对你来说非常重要。如果因为这些流言蜚语让你错失申请的资格,对你太不公平了。不如……不如我去给你作证,就说那晚你和我在一起。”

申筱文直接否决了他的建议,说:“肯定不行,那晚你住在宿舍里,别人都知道的。为了争取留学名额,竞争很激烈,谁也不会为对方留情面。睡在你上铺的王涛,她女朋友也在竞争这个名额。所以你撒谎的话,肯定会被拆穿的。”

李广录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要不咱们给马主任送点礼,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申筱文:“没用的。算了,不去就不去吧,正好奶奶也舍不得我。很快就要大学毕业了,等我找到工作,就可以赚钱养家让奶奶享福了。”

话虽这么说,可真要潇洒地一笑了之,申筱文还真做不到。

申请留学的程序分为三部分,一是学习成绩必须是拔尖的,二是考察学生的品德素养,三是接受麻省理工大学派来的学者和专业教授们的面试,从中选拔出一名最优秀的学生。

经过前两轮的激烈竞争,入围最后面试的学生有六位,其中包括申筱文。可上次马主任说要取消她面试的资格,除非她能自证清白。

申筱文来到面试会场时,孟子琪和其他几位面试同学已经在门外等候了。

孟子琪笑着跟申筱文打招呼,说:“小文,你来了。”

“嗯。”申筱文礼貌地点了点头,算是跟其他同学都打了招呼。

一位穿白色羽绒服的女生瞥了申筱文一眼,语带讥讽地说:“申筱文,你不是被取消申请资格了吗?你今天过来,是为我们加油鼓劲儿的吧。”

“即使没有我,你也是陪练。就算我为你加油鼓劲,你也赢不了。”

申筱文淡淡的话语犹如一把利刃,那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孩脸刷地红了,气得直瞪眼。

孟子琪温言细语,劝道:“大家都少说一句吧,面试马上要开始了。希望我们能公平竞争,各凭本事。”

孟子琪刚说完话,有几个同学开始叽叽喳喳地拍马屁,各种花样翻新地夸赞。

这时马主任携其他几位教授相继到场。

马主任看见申筱文,皱了皱眉,目光严厉地看着她,嫌弃地说:“申筱文,你回去吧,你被取消资格了。”

申筱文不服气地说:“我是靠实力走到第三关的,凭什么因为那些莫须有的原因取消我的资格?你要证据是吧,我有。”

马主任冷哼一声,满脸不屑一顾,说:“有证据就拿出来。”

申筱文抬手指向孟子琪,说:“子琪,你可以为我作证的,对吧。那份工作是你介绍给我的,至于Mark,我根本就不认识。”

孟子琪故作为难地说:“我介绍工作给你是为了帮助同学,至于你和Mark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得不知道。小文,不是我不想帮你,可我不能撒谎呀。”

“孟子琪,你昨晚不是这么说得。”

申筱文感觉自己从头到尾被耍了,站在她面前的名门淑女曾经信誓旦旦地说她们是好朋友,还说要帮她跟马主任解释清楚,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叫Mark的家伙儿一个人在搞鬼。

可事到临头,剑锋突转,全都变卦了。

教授们鄙夷的目光,同学们交头接耳的嘲笑声,洪水般灌进申筱文的耳朵里。

顷刻间,她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嘲讽的对象。

孟子琪站在一旁凉凉地望着申筱文。

她最讨厌的就是申筱文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即使她穷困不堪,依然像红梅般傲立风雪中,活似永远被打不倒似地。

可她孟子琪偏偏喜欢辣手摧花,敢跟她枝头斗艳,申筱文你也配。

其实这次麻省理工大学的留学机会,对她来说没那么宝贵。凭如今孟家的声望权势,她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到美国任何一所大学自费留学。

但她偏不,她享受征服的乐趣。

就在此时,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门口望去。

“哇,好帅啊,这个男生是哪个系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就在此时,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门口望去。

“好英俊啊,我的男神耶!”

“我最爱的白衬衣……我仿佛闻到了花香。”

女生们一个个犯花痴,桃花媚眼乱飞,现场顷刻间被粉色泡沫淹没。那几位头发没剩几根的老教授完全被忽视,只剩下吹胡子瞪眼的份儿。

苏易枫仿佛踩着七彩祥云的齐天大圣风度翩翩地从天而降,英俊潇洒,走路带风,气场不止两米八。

他高挺的鼻梁突出他桀骜不驯的个性,完美的五官简直像雕刻出来的,英气的剑眉下,一双浅褐色的眸子总是带着些许冷意,浑身散发出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概。

申筱文瞥了一眼惊艳众人的苏少,暗讽道:这男人是来搞笑得吧?!如此浮夸的出场,真是肤浅。

孟子琪目不转睛地望着向自己走来的苏易枫,羞赧地笑了,心里洋溢着膨胀的幸福感。

让女人最有面子的不是自己觉着男朋友优秀,而是别人羡慕你男人优秀。

“易枫。”

孟子琪温柔地叫苏易枫的名字。她望着他俊朗的侧脸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越看越让人心动。

苏易枫活似没听到孟子琪的呼唤,越过她径直朝申筱文走去。

孟子琪愕然,望着苏易枫高大挺拔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渐渐冷却。

苏易枫伫立在申筱文面前,倨傲又自信地问:“看到我是不是很惊喜?”

申筱文秀眉微蹙,说:“你是来搞笑的吧?”

苏易枫压低声音说:“我是来帮你的。”

“你会那么好心?”申筱文冷哼一声。

我低三下四求你帮忙的时候,你一点情面都不讲,现在难道是良心发现,想做好人了。

“苏总,欢迎欢迎,您今天大驾光临真是令我校蓬荜生辉啊。”高院长,马主任纷纷过来跟苏易枫打招呼,热情之至足以融化冰雪。

苏易枫跟高院长寒暄了两句,锐眸逼视着马主任,“听说马主任要取消申筱文的留学资格,她做错什么事了吗?”

马主任不知道申筱文和苏易枫到底什么关系,估摸着应该没什么亲密关系。他清楚申筱文的家庭背景,她怎么可能跟苏易枫攀上关系呢。

想及此,胆子也大起来,说:“申筱文同学作风不好,有人举报她靠出卖色相换取钱财,这对H大学的声誉影响很不好。”

苏易枫转身握住申筱文的手,俊脸上隐有愠怒,厉声道:“胡说八道,那晚申筱文跟我在一起。”

这戏剧化的一幕惊呆众人。

孟子琪僵硬在原地,脑袋轰的炸裂开。

申筱文什么时候勾搭上苏易枫的?!宴会上救走申筱文的男人竟然是苏易枫,难道两人是那时候相识的?!

真是可笑,偷鸡不成蚀把米,说得就是她自己吧。

申筱文望向苏易枫,眼睛里写满感激。虽然他之前拒绝帮忙,可最终还是站出来证明了她的清白。

她没细想苏易枫那句话背后的含义,一心想着证明自己后,终于可以参加面试了。

可众人看她的眼神似乎不对劲了,暧昧不清,羡慕嫉妒恨,兼而有之。

“那晚申筱文跟我在一起。”

申筱文回想苏易枫刚才的话,不禁感叹,真是极具想象空间的一句话呀。

她赶紧抽回被苏易枫握住的手,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对马主任说:“那我可以参加面试了吧?”

现在所有人都把申筱文脑补成苏易枫的女朋友或者是情人。

马主任也不是傻瓜,急忙说:“误会误会,等我查出那个写匿名信的人是谁,绝不轻饶。申筱文同学年年成绩都是第一,每年都拿最高奖学金,这么优秀的学生我们学校怎么舍得放弃。”

高院长板起脸来,装模作样地训斥马主任,说:“作为学校老师又是领导,怎么能轻易听信谣言,不经调查就善做决定呢。今天如果不是苏总亲自过来,我们岂不是错过一名优秀人才。”

马主任唯唯诺诺地再三道歉。H大学现今设备先进的实验室和图书馆,全靠几年前苏氏集团的大力投资。 如果他真得罪了苏易枫,高院长非得把他革职查办了。

苏易枫双手插在笔挺的裤子口袋里,身姿挺拔俊朗帅气,眉眼间透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他胳膊肘看似不经意地碰了下申筱文,低声问:“打算怎么谢我?”

申筱文:“我会好好教毛毛的,做一个让你放心满意的家教老师。”

苏易枫冷呵一声,“这本就是你应该做的。”

面试开始,几位教授和麻省理工派来的使者陆续走进面试办公室。

申筱文没闲情理苏易枫,一门心思全在面试上,转身走进面试办公室。

苏易枫看着她认真兴奋的劲儿,嘴角微抿,漆黑的眼眸里竟有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宠溺。

孟子琪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纤纤玉指紧攥成拳头,指甲几乎掐进肉里,却比不上心痛半分。

苏家和孟家也算世交,多年来生意往来密切,两家人关系非常好。孟子琪十岁时在苏家老太太的六十大寿寿宴上第一次见到苏易枫。

那时的苏家小少爷也只有十一岁,稚气的脸上有点婴儿肥,白净秀气,活脱脱一副花样美少年的模样,很招人喜欢。

青春年少,芳心萌动在何时,早已不重要,孟子琪只知道苏易枫是她这辈子唯一想嫁的男人。

二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双方家长都非常看好这对金童玉女,孟家更视苏易枫为乘龙快婿,只待两人长大后喜结良缘,亲上加亲。

孟子琪不相信苏易枫真会爱上申筱文这种家境贫寒的女孩。申筱文和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根本不可能。即使苏易枫喜欢,也过不了苏家父母那关。

或许是她想太多了,两人根本没什么关系。

她一边在心里宽慰自己,一边提高警惕,绝不能让任何女人有机可乘夺走她爱的男人。

文选微信号,碧琴阁,主角,苏易枫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