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海“捡垃圾”的哈佛女硕士爆火2个月后, 我们又听到了她的这些故事...

原标题:回上海“捡垃圾”的哈佛女硕士爆火2个月后, 我们又听到了她的这些故事...

8月12日、14日,华夏基金·2019哈佛AUSCR中美学生领袖峰会(简称HSYLC)正式在上海中学、北京人大附中、杭州二中联合开幕。HSYLC是由哈佛大学中美国际交流协作机构举办的、在亚洲最大规模的夏季项目,自2006年正式创办起,峰会已在国内成功举办14年。

今年的哈佛峰会再度迎来清一色的00后高中生阵容,这些学生来自天南地北,从全球上万名申请者中脱颖而出。8月13日,前段时间火爆网络的“回上海做垃圾分类的哈佛女硕士”周春,也去到上海中学给这些高中生带来了一场生动的演讲。

作者:严慌慌。如果喜欢蓝橡树的文章,请记得要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

直到听到婆婆对自己儿子说:“你不好好读书,以后就会去捡垃圾。”周春才终于明白自己前段时间为何会在网络上爆红,上海80后,哈佛硕士毕业,回国投身垃圾分类,这样的标签重叠注定了她难逃媒体的聚焦。

然而,无论外界如何赞誉诋毁,在周春本人看来,回国做垃圾分类于她而言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我是如何走上“垃圾分类”这条路的?

1984年,周春出生在上海浦东机场不远处的一个农村,家附近是上海最大的垃圾填埋场。从前几年开始,如果风向不对,坐在家里也能闻到填埋场的臭味。周围百姓一直在抗议,却少有成效。

在正式做垃圾分类前,周春其实并不确定未来的职业走向,她这一路走得丰富而曲折。复旦本科,毕业考上公务员,辞职走遍全中国,投身环保,考取哈佛......在常人眼里,周春有一个很精彩的人生履历。

照理说,这样的学历与人生经历,足以支撑她找到一份衣食无忧的高薪工作,像那些在哈佛的同学一样,进入联合国,或入职世界银行投身金融等。

然而,素来特立独行的周春,并不满足于物质层面的追逐。2016年6月,周春从哈佛大学研究生毕业,决心要回到国内,为中国的环境保护做些事情。

保护环境,是周春的初心,这与她对家乡的眷念有关,“家旁边的滩涂和斜坡都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生活垃圾给填平了”,她不愿意家乡日后都如此变本加厉地恶化下去。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到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岛徒步,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树叶不应该是蒙着灰的,天空可以那样湛蓝。那时我27岁。”这次澳洲之旅,对周春的触动很大,也让她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重大抉择。

回国后,周春就果断递交辞职信,正式结束了自己的公务员生涯,转而去一个环保组织做志愿者了。

在这个环保组织里,周春被分配的任务是在海拔4600米的青藏高原无人区守护一种叫“斑头雁”的动物,她的工作内容包括做饭洗碗,拍照写故事,“真正把你的心降下去之后,就会很开心,会很踏实地为环境做一些事情,哪怕是洗碗。

周春在无人区荒野吃晚饭(左二)

在无人区,周春一待就是两年,“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这种区别于宗教和物质的纯粹的信仰。”

2013年,因为丈夫申请到了哈佛医学院的博士后,周春再次面临人生的抉择,是留下还是一起去美国?几经思索下,周春决定回归家庭,以陪读身份和丈夫一起飞往了波士顿。

可即算是到了美国,周春依然无法安于做一个家庭主妇。很快,她加入了当地一个在海面上捞垃圾的非盈利组织,“40年前,靠波士顿码头那一面的房子是没有窗的,为什么没有窗?因为太臭了。”而如今的查尔斯河波光粼粼,看起来干净清澈,这都是当地的环境人士和部门不懈努力了40年的结果。

这段经历让周春打定主意日后一定要回到上海从事与环保相关的工作。同时,她也清楚地知道目前国内的环保组织面临着很多问题,光靠理想和热情远远不够,“公益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我想系统地学习环保公益组织科学系统的运作。于是,周春申请了哈佛肯尼迪学院的一项公共管理硕士项目。

在申请文书里,周春阐述了自己的申请初衷,“我想要回到中国做环保帮助家乡的人,然而我的力量太弱小,需要借助哈佛的名气和影响力。”或许正因了这份不假饰的坦诚,周春不仅如愿收到了哈佛的录取通知书,还收获了一份全额奖学金。

周春在哈佛上课(第一排右一

2016年6月,周春毕业回国,原本打算创业赚得第一桶金后再投身公益的她,选择了有机农产品行业。

一天,她到长宁区一个小区推销有机蔬菜,小区居委会主任却说:“有机蔬菜我不要,我这里有一笔资金,要不你来帮我做垃圾分类吧。”周春的性格爽快果决,她毅然退出了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还真就开始着手了垃圾分类工作。

然而彼时还没有“垃圾分类”的政策出台,居民们连垃圾分类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施行,工作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一开始真的很难,有的居民坚决不肯投放,将垃圾袋直接泼在了志愿者身上,还有数不清的口角争执。”

如今,一年时间过去,她跑遍88个小区,手把手教居民垃圾分类。她的团队也由当初的她独自一人,扩张到如今的8人,进驻小区达88个,居民垃圾分类参与率达到95%,湿垃圾纯净度达到98%以上。

在她的努力下,上海的很多叔叔阿姨已能自主进行垃圾分类,有的小区甚至做到了接近100%提前分类。

好的父母,培养孩子在生活中的自主感

考上复旦大学后,有股男孩气的周春时常坐十几二十个小时的硬座去北京、去内蒙古,去西藏新疆,直至走遍了全中国。

大学毕业后,周春顺利考上了令人艳羡的公务员,却又在27岁放弃铁饭碗,全身心玩起了户外...

对于大多数父母来说,一个女孩如此折腾,算得上“任性”了,也总归是不放心甚至要加以劝阻的,然而周春的父母却给了她极大的自由。

“我爸妈很不容易,是农民,但给了我自由。辞掉公务员后,我爸会看求职节目、相亲节目,他自己紧张,但不会去打扰我。”而这些也都是周春后来才听母亲谈起的。

这样的父母着实难得。毕竟,生活中事必躬亲、喜欢对孩子大包大揽的父母不在少数,他们总是毫无界限地占有孩子的生活,最终养出缺乏个人价值感的孩子,所谓的“妈宝男”就是由此而来。

好的父母,应该是帮孩子发现自己在学习和生活中的热情和目标,培养他们在生活中的自主感。

父母的教育观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周春,谈及儿子的教育,周春表示,“要让孩子内心是充盈的。所以,尽管孩子已经4岁了,周春却从未想过要给孩子提前学习,在她看来,“知识技能很容易学会。然而核心技能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小孩子长大后会崩溃。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作为父母,要正确认识、理解自己的孩子,要顺势引导,而不是拧着来。让孩子未来能够选择做自己有热情的职业,才是幸福的源泉。

“创业本就困难,否则早就有人做出来了”

到目前为止,周春已经做了88个小区的“垃圾分类”,困难度也一个比一个高。

尤其是有一种小区,在每个楼层里设有垃圾桶,如果要定时定点,就必定要撤掉楼层桶,因此反对的声音特别大。

还有那种三无小区——无物业,无保洁,无门卫,居民们能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就不错了。

另外一些拆迁小区前一阵打电话跟我说:“装了垃圾桶,小区变好看了,到时候不拆迁了你负责啊?

垃圾分类其实链条很长,前期需要政府和公益组织的宣传和倡导;中期包括垃圾的收运和流通;后期还要填埋或者焚烧。这三段里面只要有一段没做好,整个链条就是断的。

尽管困难重重,周春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忧虑,“创业本就困难,否则早就有人做出来了。在她看来,困难并不可怕,她所要做的,就是在未来的时间里一步步努力,一点点去克服。

意犹未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