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主义艺术释放的是起哄一代的青春 文、曹喜蛙

原标题:释放主义艺术释放的是起哄一代的青春 文、曹喜蛙

释放主义艺术释放的是起哄一代的青春

文、曹喜蛙

由祁志龙、沈敬东等二十多位艺术家、评论家、策展人担任学术顾问,青年艺术家李南担任策展人的应时而生——释放主义艺术国际邀请展,上周在北京宋庄同泽艺术馆举行。李南也是我2016组建私属艺术实验小组时发现的青年艺术家,也是私属艺术长期跟踪研究的青年艺术家。

展览开幕式上,策展人李南主持了开幕仪式,祁志龙、沈敬东、赵斌、蒋焕、华继明、张金起,叶朗、何继等,都做了开幕致辞。李南在应时而生——释放主义艺术国际邀请展的前言中,有一句话道明了展览主旨:有关人的一切问题的思考。我这里只能抓住他的这一句话,再看他们具体的艺术活动、艺术行动、艺术目标来观察他们。

展览海报

正如我们知道的,现在的艺术家不但要思考,而且要善于思考,这个思考首先是独立思考,其次是要站在一个当代思想前沿立场的思考,更要回头看这个时代最落后的人群,要历史的看待末端的落伍的人群,他们可能是一群曾经的“革命者”“先行者” “革新者”,但现在是“落伍者” “厌倦者” “边缘者”,艺术家不是革命者,艺术家不是新闻记者什么热闹就报道什么,艺术家应该是时代的拾穗者,应该跟社会工作者相似,只不过比社会工作者更要细腻,更要耐心,更要向深处挖掘。

艺术家祁志龙致辞

一般人只会告诉年轻艺术家,艺术要创新,但艺术的创新路径没人告诉他们,包括艺术院校的艺术教授们也只能模棱两可说一些所谓更专业的派别、观念、技术、技巧,年轻艺术家只能在黑暗中独自摸索。

由于现代学科越来越向专业发展,专业也越来越细化,而作为非科学的艺术学科,一方面也受复杂科学哲学影响越来越细化,另一方面为了防止越来越细化的弊端,也提出跨学科的融合,所以当代艺术涉及的面就比单独美术的画画、雕塑等架上艺术复杂,这是当代科学、哲学、艺术跟经典学科文化不一样的地方,实际上对年轻人来说这是好事,大家有了更多用武之地。

任何一个新的艺术家在入门的时候,都是沿着传统的道路走,有一个门槛、一个门槛要迈,要恭恭敬敬向老师、师傅学习,到艺术院校毕业之后,或者出师以后就开始自己出门远行了,开始步入江湖、社会了,这时世界突然变大了,有越来越多的诱惑,越来越对老师、师傅的许多教诲打问号,同样这个时候就开始分化,这就是青春和青春的逆反、青春的成长,每一代人都会有这个过程。

艺术家沈敬东致辞

李南策展的应时而生——释放主义艺术国际邀请展,这个“应时而生”的词比较好,至少告诉大家这个展览与新时代、当下有关系,与新时代、青年的行动有关系。另外,释放主义有个小团体,搞了也有几年了,搞了几个展览,但以这次的展览最大。

我看了李南的微信,看了释放主义艺术的公众号的几个链接,有关这次展览的几个主题都仔细看了,尤其《应时而生——释放主义艺术国际邀请展参展艺术家之一》以及之二、之三、之四、之五等,他们的工作还是很细的。这次参展的青年艺术家基本上都是80后、90后的,60后、70后只有几个,所以基本上都是生面孔,都是青春面孔,他们都对未来有无限渴望,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需要释放,所以这个展览名副其实是给他们举办的,尤其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个民间、体制外的展览,反映的是中国当代艺术民间的真实艺术青年的面貌,他们代表新时代中国青年当代艺术的一般水准。

开幕式嘉宾,赵斌、王振羽、蒋焕、沈敬东及策展人李南

起哄哲学的精髓就是它有一个对手,这个对手就是权威主义或者威权主义。一般权威主义、威权主义都会忽略年轻人的想法,都会说年轻人的想法太幼稚,以起哄为借口压制,往往忽略青年人的想法的正当性、超前性。

从1998年我在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班开始研究起哄哲学,当时带我们课的哲学家陈志良(1945-2012)还健在,他的虚拟哲学对我研究互联网哲学有很大的启示,他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学者,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后现代主义哲学家、解构思想家,日本哲学界称他为中国实践唯物主义代表人物。陈志良教授是上海人,在思想上的主要贡献是:实践唯物主义、主体性原则、非系统理论、虚拟哲学,有《陈志良文选》出版。到2008年我正式出版了《赢在互联网》一书,起哄哲学是互联网背景下升级版的起哄,并不是照搬生活中的起哄。2008年后我把它引入当代艺术的研究中,这才提出了起哄美,用来概括描述当代艺术中经典美学排斥、解释不了,但在互联网时代却受欢迎的新艺术,在起哄美的范畴那些可圈可点的当代艺术现象有许多,这些都是年轻人的发现,往往都是权威、威权所抛弃或拒绝承认的。

部分参加展览艺术家及嘉宾

这次这个展览的重点不是看谁的作品最好,而是一次释放主义艺术青年的集结,是一次列队展示,类似这样的展览希望多办几个,让青年艺术家都亮一亮胳膊,谁的艺术作品到底好不好,还需要时间来考验,我称他们为起哄的一代,只要他有起哄精神,展示出一种不同于经典美的起哄美就欢迎,只要他们的作品种能有一点点起哄美我就欢呼,并不是百分百的起哄美才叫起哄美,起哄美并不完全与经典美对立,艺术哲学本质上并没有两种艺术,传统艺术与当代艺术都是艺术,但对青春勃发的青年人来说有时起哄美就比经典美要爽,就能释放互联网时代的青春。

2019年8月16日于北京月牙殿

注:图片来自网络

附:『应时而生』释放主义艺术国际邀请展作品选登

薛爱斌 角蛙 尺寸15x15 油画 年代2018年

李书格 《爱情》 摄影 120cm✖️80cm 2019

牛合印《临时演员1》纸本设色 68cm×35cm 2019年

冯一豪 《舞回风》纸本水彩 78x56cm 2019年

严春晖 《方泳池内外》 布面油画,80X60 2018

刀建平,《地摊》,综合材料,50×40cm,2019

谭青,50x75,丙烯,《音色三》2019

严会会《混序-我的世界》瓷板水彩 30x60cm 2019年

张骐 《城市年轮》80厘米乘60厘米 油画 2019年

侯金利 燕归来 200 x 200 cm 纸本彩墨 2018

庄婕-《如果情绪可以触摸》-布面油画-60X50CM-2019

何亦楠 《奇妙的海底世界》 综合媒介 38x54cm 2019

郑兆阳《逻辑的崩塌#4》数字印刷 60x48cm 2017

杨凌媛+《发现敦煌1》+纸本+80x80+2017

李南 无题B5 布面油画 50x40cm 2019

曹喜蛙,本名曹喜斌,1966年3月8日生,山西运城河津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媒体人,互联网哲学家,诗人,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1988年在《北京文学》发表诗歌处女作,1993年开始北漂,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中国诗人》《诗选刊》《诗歌月刊》等发表诗歌,组诗《核武器与癌》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爱因斯坦肖像》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

2010年开始侧重艺术评论,2013年获得雅昌艺术网年度最佳艺评人,2015年任中央数字电视国学频道主编兼美术馆馆长。迄今,已在已在《美术报》《中国美术报》《中国美术馆》《中国文化报.美术周刊》《收藏与投资》《大河美术》等专业报刊发表文章。2016年5月开始为独立学者,兼李可染画院宣传部副主任,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著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中国吼狮》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