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一百单八将,有七位好汉堪称快乐英雄,哪一位最令人羡慕?

原标题:梁山一百单八将,有七位好汉堪称快乐英雄,哪一位最令人羡慕?

记得有一本小说名字叫《欢乐英雄》,只吃不动的王动,神经大条的郭大路,女扮男装的燕七,这些人武功也算一流,但却穷得有上顿没下顿,还经常被饿上三天,头昏眼花上当铺找“娘舅”,把棉衣典当几个小钱买一只烧鸡几瓶烧酒。但是这些人是快乐的,远比楚留香陆小凤快乐,原因就是他们有一颗寻找快乐的心。反观梁山一百单八将,从宋江到吴用,从李逵到王英,只会勾心斗角或打打杀杀,真不知道他们哪一天的日子是过得无忧无虑逍遥快活的。

孟子说:“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梁山一百单八将,但凡有一条活路,就不会上梁山:宋江等人是恶贯满盈,不上梁山就得掉脑袋;卢俊义等人是落入了宋江的圈套,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关胜等人是兵败被擒,不投降就得挨刀;林冲鲁智深武松是被奸臣贪官算计,走投无路才落草为寇。这些人满腔委屈和仇恨,是很难真正快乐起来的。

但凡事总有例外,只要胸襟足够宽阔,即使身处逆境,即使朝不保夕,他们也有办法让自己快乐起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在梁山一百单八将中,就至少有七位英雄好汉,在落草为寇之后到招安之前这段日子里,是真正快乐的。这七位梁山欢乐英雄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富贵于我如浮云,万钟于我何加焉!

孟子的话就不多引用了,咱们还是来看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七位欢乐英雄。

首先要说的是一个小团体,也就是亲哥仨: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这三位上梁山可谓求仁得仁,因为他们向往的生活,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成套穿衣服”,不管是晁盖当老大还是宋江坐头把交椅,他们都不缺吃少穿,比起在石碣村打渔过活,可要强上千百倍。

阮氏三雄有强健的体魄,有一流的水上功夫,但是却似乎有点“不思进取”:明明可以仗着一身武功恃强凌弱,但是宁肯“输得赤条条地”,也不肯对苦哈哈穷老百姓动粗,这一点他们远不如输打赢要的狱卒李逵。

但是即使穷成那样,阮氏三雄也是快乐的,甚至也是大方的,他们招待智多星吴用,十斤花糕也似的好肥牛肉只算垫垫肚子,接下来又吃了二十斤牛肉、一对大鸡,五七斤小鱼。吴用心怀鬼胎,只吃了几口,阮氏三雄心底无私天地宽,风卷残云般吃了个满嘴流油。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没酒再掂对。这就是阮氏三雄的人生信条,所以他们是快乐的,也是反对招安的:在梁山上逍遥快活,为什么要进入官府变成磕头虫?

回过头来再看,颤颤巍巍端起毒酒的宋江,用腰带在歪脖子树上拴好绳套准备上吊的吴用,都会羡慕阮氏三雄曾经的生活:“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宋江的毒酒可以说是自己酿的,吴用的绳套是他自己拴的,他们死于非命怪不得旁人,要怪也只能怪他们欲壑难填。

除了阮氏三雄,花和尚鲁智深也是快乐的,他当渭州兵马提辖的时候,所有的薪俸都换了酒肉,上了五台山也照吃照喝,狗腿蘸蒜泥,一大口肉,一大口烧酒,这就是神仙日子。

到了大相国寺,鲁智深很快又跟偷菜泼皮交上了朋友。无论是武功还是身份地位(过去和尚地位很高),鲁智深都比泼皮高上不止以层,但是“肩膀头齐论弟兄”,今天泼皮请鲁智深,明天鲁智深回请泼皮,每顿至少一头猪,有时候还要加上一只羊,喝酒都是两三担起步,这小日子过的,给个县太爷都不换。

鲁智深的豁达胸怀,还吸引了快意恩仇的打虎英雄行者武松。武松不去好汉云集的梁山而投奔二龙山,原因很简单:那上面坐着一个大胖和尚鲁智深。不管是在二龙山还是后来加盟梁山,鲁智深和武松都是快乐的,他们快乐的源泉,就是志同道合的好兄弟:大家都对朝廷和官府彻底失望,也坚决反对招安,他们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就是小弟操刀鬼曹正杀猪宰羊,兄嫂张青孙二娘炒菜包包子,然后喊上金眼彪施恩,大家吆五喝六,喝将起来。

夕阳西下,杯盘狼藉,光脑袋的,带戒箍的,大家横七竖八在虎皮交椅上鼾声如雷,吃得饱睡得着才是真汉子。这样的日子,就是过十辈子都不会厌烦。

即使上了梁山,二龙山派也依然抱团取暖,后来以九纹龙史进为首的少华山派也加入了进来,酒局越做越大,但是谨小慎微的豹子头林冲和凶残暴戾的黑旋风李逵肯定不在其中:林冲心事重重,一人向隅举座不欢,他不会凑这个热闹;黑旋风李逵的吃相不受欢迎,如果他敢像跟宋江吃饭一样,把爪子伸进武松的汤碗,那“时常半夜里鸣啸得响”的雪花镔铁双戒刀,早就剁了过去。

对官袍乌纱不屑一顾,对昏君奸臣失望透顶,鲁智深武松知道自己有了情投意合的好兄弟,就是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所以他们的快乐,是宋江吴用林冲李逵体会不到也享受不着的。

在梁山上,几乎没有人敢轻视鲁智深武松二人组,也几乎没有人比他们更快乐。但“几乎”不等于“全部”,有一位梁山好汉甚至有资格轻视鲁智深武松,似乎也比鲁智深武松活得更逍遥自在——鲁智深没有成佛,武松没有成神之前,人家就已经是“半仙之体”了。

这位有着半仙之体的梁山好汉,自然就是入云龙公孙胜了——他上梁山,就是来玩儿的。当然,按照道家修炼的说法,他们是“红尘历练”。公孙胜对金钱不屑一顾,却撺掇晁盖劫了生辰纲,公孙胜对官职视如敝履,但却稳坐第三四把交椅——如果他想当官,就是跑到宋徽宗赵佶身边去当“国师”,也完全够格,蔡京高俅童贯见了他也得点头哈腰(参见林灵素的待遇)。

除了师父罗真人,公孙胜简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他慢慢悠悠逍逍遥遥地跟一帮山贼草寇混在一起,居然毫无违和感。既融入盗伙,又特立独行洁身自好,原因就是公孙胜从来就没把任何人、任何世俗官位放在眼里,他的目标在九天之上,所以他绰号入云龙,做事神龙见首不见尾。这种以道法为依托的逍遥,总能让人想起庄子的逍遥游:“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公孙胜是神仙中人,咱们凡夫俗子学不来,因为不娶妻生子这一条,绝大多数人就做不到。所以咱们还是来看看梁山上一百单八将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七位快乐英雄——浪子燕青。

浪子燕青不愧浪子之名,上梁山之前,他每天在“三瓦两舍(就是挂粉灯管的地方)打哄”,是“风月场中第一名状元”。上了梁山之后,他去联络招安事宜,不但令李师师神魂颠倒宁愿倒贴,还认宋徽宗赵佶为“便宜姐夫”,忽悠到手了一张护身符:“神霄王府真主宣和羽士虚靖道君皇帝(赵佶自称),特赦燕青本身一应无罪,诸司不许拿问!”

有了这张护身符,又有从方腊那里抢来的两担金银珠宝,带着几个心腹小弟,浪子燕青又开始了他偎红倚翠逍遥快活的浪子生涯。所以要是问一百个人最想做七位快乐英雄中的哪一位,可能有一两个钦慕公孙胜,十来个认同阮氏三雄,二三十个敬仰鲁智深武松,另外一多半,可能更愿意做浪子燕青。

所以最后照例要请问读者诸君:您认为阮氏三雄、鲁智深武松、公孙胜燕青这七位梁山好汉,谁过得最快乐?如果有机会,您最想成为其中的哪一位?反正像咱们这样的凡夫俗子男人,一定是学不来公孙胜,倒是很希望有阮氏三雄那样的兄弟、鲁智深武松那样的朋友,最想当的,却还是浪子燕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