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18”的旅程(二)

原标题:“青春18”的旅程(二)

*这是一篇没找到刊发地的迷路稿子……

在小c的筹划下,我们买了JR今年春季的“青春18”通票,从东京前往四国的高松。上篇写了第一天的旅程,现在说说后续的二三日。

慢车旅行的意义在于随走随看。正好美秀博物馆在展出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曜变天目盏,据说是四百年来首次对外界公开,于是在途中停留,前往观看。

美秀博物馆地处深山,每年冬季闭馆,其余三季也不是每天开放,去之前最好先作查询。从最近的石山站出来,公交车候车点的售票机可直接买往返套票,博物馆门票含在内。坐车穿街走巷,逐渐入山,近一个小时后抵达博物馆入口。

由贝聿铭设计的博物馆,最著名的是通向主体建筑的隧道。隧道两端有樱花林荫道,在四月间,从隧道内往外拍照,盛开的樱花成为“借景”,而光滑的隧道壁上更呈现长长的粉色反射,堪称奇景。也因此,樱花季的美秀博物馆达到游客人数的巅峰,观展体验会差一些。山里的樱花比外界开得晚,我们在三月底到那里,垂樱仍披着光秃秃的枝条,看展的人不多。

虽无樱花,当走完长长的隧道,仿古形制却又有现代简洁感的建筑从隧道那头显露,“桃源乡”的设计初衷扑面而来。

过了吊桥,来到展馆跟前。去过苏州博物馆的人想必会在美秀感到某种亲切,毕竟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其门口玻璃门上的月洞门,进门后展厅另一侧的落地玻璃,背后是斜斜一株老松,尽是中国画的况味。

特展名为国宝曜变天目与破草鞋,我对破草鞋三字感到不解,问熟谙佛典的小c,得到的回答是,对禅宗本义的追寻,要踏破草鞋才能觅得。此解释有其道理,而我后来发现的“标准答案”又是另一种——特展的语音只有日文讲解,担任解说的是美秀博物馆的现任馆长熊仓功夫。借了耳机戴上,老者的嗓音如说书般娓娓道来,开篇便阐释道,破草鞋指的是看似无用之物,在这里展出的许多东西,都是看似无用、实则有宝贵价值的。

其实展出的名字如果叫作“江月宗玩与龙光院”,会更合适。展览勾勒出宗玩和尚的一生,禅、茶、政治、宗派,唯物与唯心的世界在这位高僧的身上找到了统一。可以说他既入世,又出世。隐约闪着蓝色曜变的天目盏,世存其三的珍贵茶碗,说到底,也不过是宗玩的众多器皿之一。更有趣的是他与其他僧人、大名、德川幕府乃至天皇的关系,那些信件往来与应酬诗画,犹如近四百年前的“朋友圈”。

一圈看下来,印象最深的是宗玩离世前留下的四字偈语。“喝喝喝喝”。并非喝酒喝茶的动词,而是临济四喝,不难看出宗玩其人的戏谑与洒脱。我把破草鞋的官方讲解转述给小c,得到一声嗤笑:“把曜变天目和其他这些宝物比作破草鞋,太傲慢了。”

离开美秀,继续坐慢车,到了名叫西片上的小镇。之所以选择这里落脚,是因为镇上有家创立于1856年的惠比寿荒木旅馆,北大路鲁山人、与谢也铁干等一众文化人曾在此住宿,明治天皇也曾来此用餐。

旅馆不小,透着萧条气息。接待我们的是第七代女将及其母亲。幸运地被安排在鲁山人住过的房间,门外对着木走廊,走廊的落地格子玻璃门外是个小院,房间另一头有窄窄的后院,墙外是停车场。老太太也就是上代女将说,突来寒流,樱花刚冒头就给冻回去了,不然你们的房间就能看到停车场的樱花。

和一些老旅馆一样,房间内部虽经过翻修,格局未变,也就意味着如厕和泡澡得去外面的公共区域。夜里,木走廊上泛着凉意,院内的备前烧惠比寿和大黑天雕像略显阴森。

第二天日光朗朗之下一看,庭院极美。老太太带我们参观了二楼巨大的宴会厅,只见几十名客人的器皿已端放在矮桌上。原来今天午餐有宴会包场。昨晚我们还嘀咕,曾盛极一时的旅馆,这一晚只住我俩,是不是已经到了将要变卖收藏品的地步呢。事实证明不过是杞人忧天,旅馆的主业是餐饮。

宴会厅旁有两百年前的电话间,是旅馆曾用过的,如今作为摆设。下楼转了一圈,原来和我们隔院而望的是明治天皇就餐的房间,不像有些旅馆从此把房间“供起来”,这间叫作青空的包房仍在使用。老太太指着玻璃说,这都是一百多年的玻璃,不平整有气泡,但如果坏了可就没地儿换了。

遥想五六十年前,鲁山人一定也曾听当时还年轻的女将说道,看,这是我家以前的电话。这些这些,都是老玻璃哟。

鲁山人多次来西片上,为的是备前烧。他钟爱深沉的古备前,和后来成为人间国宝的金重陶阳等人交好,有过许多合作。身为美食家并创立“星冈俱乐部”的鲁山人,为了制作合适菜肴的器皿,后来开设了“星冈窑”,自己也成了一代制陶名匠。

据老太太所说,从前鲁山人和今田寿治(银座久兵卫的创始人)等人一起在二楼捏饭团开宴会来着。在这个荒僻的小镇听到东京著名寿司店的创立者的名字,并不意外。银座九兵卫楼上也有“鲁山人博物馆”,展示了今田家收藏的鲁山人陶器作品。尽管从前的交通不如现在便利,从龙光院的桃山时代到鲁山人他们置身的近代,风流人物们总是跋山涉水汇聚一堂。而今,拥有现代通讯和交通工具的人们,却更多忙于商业,凡事只谈“合作”,似乎少了些同玩艺术的闲情。

这一天逛了以备前烧著称的伊部,购小盘和酱油碟各一,下午回旅馆取了箱子,坐车去冈山。从那里继续换乘过海,便是终点高松。“青春18”是五日券,最后这天我刷了交通卡,小c用了剩下的一日份额。借着慢车通票,去到平时不会去的地方,也短暂地住进历史之地,如果坐快车,太过匆匆,这些都不会发生。

惠比寿荒木旅馆,我们住的房间门口,另一侧还有个更大的院子

旅馆的大宴会厅

电话04号

伊部站的咖啡馆,咖啡杯都是备前烧

备前烧工房,小镇上到处是这样的工房兼店铺

金重陶阳早年作品(来自网络)

金重陶阳晚年作品(来自网络)

伊部小镇闲逛

传说中的冈山白桃啫喱,并不好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