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妈还在老家,在那儿等我的换成了我妈。”

原标题:“现在我妈还在老家,在那儿等我的换成了我妈。”

《真融宝5周年,徒步张北草原》

两百多员工,徒步三天,95公里,行走的力量

经历风雨,也看见了彩虹

很喜欢那个视频,编导专业而用心

活动有力量,视频真好看

“我家在锦州义县,我是地道的农村孩子,我是家里老大,我还有个弟弟。我家境不是很好,但我爸是上过高中的。我爸兄弟五个,据说他们弟兄几个当年学习都挺好的,但因为家境的原因,后来都相继辍学了。我爸上完高中就不上了,他考大学的时候赶上生病,加上家里条件也不允许,就辍学了。不过我爸还一直保持着每天看书的习惯,他记性也很好,几乎过目不忘。我爸字也写得特别好,当时农村的户口本都是手写的,我们那儿的户口本都是我爸填写的。我爸身高一米七五,体形偏瘦,但在我心里他很伟岸。可能他也有自己的遗憾,就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完成自己的心愿,我上学的时候,他说他会倾尽所有,供我们读书。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们只管好好学习,爸爸妈妈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你们读得起书,去你们想去的地方。’”

“2003年出来读书,那年我才16岁,一个人来到沈阳读师范,在这里也没亲戚朋友,也没认识的人。毕业后我留在了沈阳工作,这些年跟家人一直聚少离多。我每天都往家里打电话,我妈接的我就找我爸,我爸接的我就找我妈,就是想跟他们都说说话。2014年,那天晚上我妈接的电话,说我爸身体不太舒服,我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妈说我爸不想去,当时我爸才五十出头,也没当多大的事儿。第二天凌晨五点,接到我妈电话,说我爸去世了。我爸有高血压,心梗去世的,就这么突然,都来不及告别。当时我弟也在沈阳,还在读书,我俩就赶紧集合往家里赶。到家快十点了,我爸兄弟五个,我的几个大爷,每家都是两个孩子,基本上都回来了。料理完后事,我特别后悔:那天晚上我怎么就没让我爸接电话呢?这些年我一直出门在外,我都记不清最后一次离家,我爸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爸妈是那种特别通情达理的父母,我爸去世时我弟还在读书,料理完后事,我跟我妈说:‘以后弟弟读书的钱我来出吧?’我妈说:‘你没这个责任,也没这个义务,你在外面好好工作,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爸爸去世后,我妈就自己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现在我在沈阳,我弟在福州,我俩常说:咱们最重要的就是照顾好妈妈。我刚在沈阳买了房,在于洪区,最近刚搬到新家,也刚谈了男朋友。以前我特别不喜欢参加婚礼,因为婚礼都有父亲在场,我忍不住就会想:哪天我结婚的时候,都没人把我的手交到对方手上。现在父亲过世五年了,我一直在回避这个痛苦。从上学到工作,我在外十几年,从十几岁到快三十岁,每次从沈阳回家,我爸都守在清河门火车站的那个路口接我,他去世后我都不敢往那儿走了,会触景生情,会特别悲痛。现在我妈还在老家,在那儿等我的换成了我妈。”

*从夕阳西下到华灯初上,从华灯初上到万家灯火,说着说着她哭了,哽咽失声。16岁出来读书,在外打拼16年,终于在沈阳安家了,可能也要谈婚论嫁了,想起父亲,情不自禁。我安慰她:怀念逝去的亲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的生活过好,父亲在天有灵,看见也会开心。她说谢谢你,难得跟人说这些话。

总是最最平凡的普通人,他们身上发生的经历,他们内心产生的波澜,他们的真情实感,最最触动人心。

老有网友给我支招,说你去哪儿拍吧,去拍哪一类人吧,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过了,已经想得滚瓜烂熟了,就是继续在街头走,不停地走,走尽可能多的地方,不用选择特定的人群,就跟在街头偶遇的陌生人聊天,你愿意讲,我就愿意听,然后完成我的工作,用我的笔触把它讲给读者。

其实在人生面前,在生活里面,每一个人都是普通人,最是这普通之处,真实得能听见心跳,感人又能给人力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