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敌人包围圈里绝地反击,打的越军丢盔卸甲

原标题:在敌人包围圈里绝地反击,打的越军丢盔卸甲

——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11)

作者:曾汝就

1979年2月19日凌晨,125师师长李庭阁遵照军区前指的严令,带领375团秘密向复和穿插,在攻占复和后,向西北的哥新、那赛被敌人包围,伤亡较大。

早上,突然,我团前观欧阳刚副参谋长和警卫员彭清文被从山上打下来的迫击炮打中受伤了。敌人封锁了通道,后援部队和民工担架队上不来,只好先将副参谋长欧阳刚和警卫员彭清文负伤处包扎好。又过了一段时间,胡副政委的警卫员柯海贵也腰部被击中受伤了。(小组人员还有9人了)。

(编者注:这是编者2月19日战地笔记有关前观人员负伤记录:我团前观欧副参谋长负重伤,一个公务员负轻伤。)

我们把三名受伤战友安置好之后,便转移到了村边一个菜地里,地边有个坑,是用来蓄水浇菜的,我们为了防炮火袭击,下了水坑。此时石相元副营长他们已经回来,便在一间民房里测量地图,并用709电台向团指挥所报告了我们侦察到的目标,但是团指挥所考虑到坐标不是很准确,搞不好会误伤着我们自己的部队,所以没有实施火力支援。命令我们继续观察,复核坐标。

这时约早上7点左右,敌人开始对我阵地实施炮击,进攻火力很猛,我部队受到了严重的挫折,敌人炮弹命中375团指挥所,冯团长、王政委及参谋长负伤,3名警卫员当场牺牲,指挥所多名股长、参谋、干事负伤、牺牲了,这时群龙无首,,敌人还进行了冲锋,不断高喊“交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我军情况紧急,部队伤亡较大,战斗力大大减弱。但是,我们的步兵非常英勇顽强,把冲进村庄的敌人打了出去。

我们前进观察所也作好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打算,将文件背熟后烧毁,将一套备用电键和耳机砸了,然后在电台边放上一个手榴弹,随时准备与阵地共存亡。再将所带的干粮都吃掉,水壶没水了,原先怕老百姓家里水缸的水有毒,后来想到都快要为祖国献身了,还管它干什么?把行军水壶放进屋内水缸里灌满水,再在水壶里放上出战前每人都有带上的净水剂,就边喝边吃起压缩饼干来。吃完之后,许多战友把剩下的压缩饼干和罐头毁掉,就算死也不留给敌人。然后我前观小组用无线电台向团指挥所庄严宣誓:“坚持到底,不怕牺牲,决不叛国,为祖国甘愿流尽最后一滴血”!

我军被包围的地点

炮兵26团指挥所的首长们也非常关心我们的安全,一会问伤员送下去没有,一会问我们的战斗怎样了。其实战斗正猛烈地进行着,无线电时通时不通,敌人呐喊的声音更近了,步兵领导指示我们将重要器材转移到指挥所,胡副政委命令几名战士转移器材,剩下指导员马松友一个干部,我们请示他,打算转移或突围,但他不敢下结论,我们几位战士只好急忙做了几付担架,准备随时抬上伤员突围。

这时胡副政委的警卫员柯海贵吃力地说:“你们先抬副参谋长赶快突围吧,我不要紧的”,其实他自己的伤是最重的,因弹片从背部插入,进入了腹部,肚子已经发胀了。但还坚持忍着,我们听后非常感动,我们的战友思想是多么的崇高啊!这就是我们英雄战士,在生死关头,还为战友着想!但我们决不能掉下自己的同志,就是死也要死在一块!然而战况十万火急,不由细想,我们只好抬着伤员转移到村中间的一间屋子里。

在这危急关头,我炮兵前观指挥员、26团胡荣富副政委当机立断,根据侦察所得的情况分析,敌人的炮火来自西北方向长形高地,有八五加农炮,还有迫击炮和高射机枪。组织我们小组侦察兵迅速锁定了对我步兵威胁最大的4个目标诸元,并向步兵了解该地域没有我方部队后,向我26团指挥所报告目标坐标立即指挥射击,没有经过步兵首长同意,直接指挥我团阵地射击。全团即对长形高地主峰及正面山坡实施炮火覆盖,接着以一个营的炮火实施五分钟急袭射击。啊!及时极了,“隆隆”的炮火在敌炮阵地中爆炸。顿时敌人的大炮便立即成了哑巴!以全群猛烈的炮火压制敌85加农炮、122榴弹炮阵地各一个,摧毁敌85加农炮2门,毙、伤敌百余人(其中毙敌中校军官1名),及时解除了敌人炮兵对我们部队的威胁。

我团五连水口阵地实拍

我们另外一部分人都各自拿起了枪向包围我们的敌人发起了反击。我后援坦克部队立即突破了敌人的封锁线,战斗在哥新村的步兵部队指战员无不欢欣鼓舞,他们高兴地说“感谢炮兵老大哥”、“感谢坦克英雄们”!我们从被动的局面立即变成了主动,马上向敌人发动了新的进攻,内外夹击,一举占领了好几个高地。

约11时左右,敌我双方都停止了攻击,枪声稀小。我便和观察组的同志回到原来放伤员的房子看望伤员,只见屋内伤员有几十个,因为没有卫生员,有不少人发出轻声的呻吟。还有好多想喝上一点水。他们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不过听说喝了水会容易导致伤口化脓,所以我们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只能向他们解释。休息了一会,我便准备抓紧时间吃上一点压缩饼干,后来一想,早上我们轻装时把压缩饼干等食物全部毁掉了,但丢掉的器材现在还可以带上。因此又走回去早上的现场,由于战场动荡多变,我便叫了另外两名战友一起,我手持冲锋枪走在前面,以防万一。我找到原来轻装扔掉的装备后,回到了放置伤员的屋里,当我们看到副参谋长躺着的简易担架时,便想起了外面有一付军用担架,我便立即跑出去,拿来担架,将副参谋长安放在军用担架上。中午时分,敌人又有一远程大炮向我阵地射击,经我前观分析,该炮火是来自东北格灵方向,随即将目标报告团指,我团立即对该地域进行了火力压制,敌人大炮没有再射击。(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夜袭复和,步兵师长亲自带队打穿插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