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才是现在网上最有才华的“段子手”

原标题:他们才是现在网上最有才华的“段子手”

“夏天结束了!

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穿着五颜六色的裙子,一口舔着冰棍儿一口咬着西瓜,喊着“好热好热”的夏天总是过的比其他季节都快很多。就像日语中“夏が終わった”表示青春岁月结束的隐喻一样,夏天总藏着人们众多的记忆与美好。

这个夏天,有网友称自己“在一众无聊的热搜中看到了关于夏天最美好的解读”。

这个热搜,是一句简单而充满想象力的句子:

点进去后发现,原来这是一句小朋友写的诗中的节选。再一读这首用铅笔字在作业本上一笔一划写成的短诗,竟然觉得整个心灵仿佛都瞬间被洗涤了。

“荷花急的轻轻zhou起了眉头,荷花不知道自己就是夏天。”

连“皱”字都还写不出的小孩子,用童稚却妙不可言的诗句征服了微博上的众多成年人们。思绪万千却想不出来该怎么回答“你觉得夏天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大人们纷纷惊呼:“太美了,是你夏了夏天。”

还有网友表示备受打击,觉得自己仿佛接受的是假的九年义务教育。

(还好吧,毕竟你还会用奇耻大辱

但很快有网友指出原作是模仿的台湾诗人谢武彰的《春天》,呼吁大家不要再吹捧什么小孩子的灵气,热搜上的这首诗不过是仿写。

甚至有网友开始分析照片中的铅笔字,认为这个字迹对于小朋友来说未免写的太好,可能是成年人模仿孩子笔迹来借此赢得关注。

有微博的大人们在评论区开始了对战,争辩起“小孩到底能不能写出这样的诗”、“仿写有什么好夸的”等等,本是一派沉浸于孩子美好创作的祥和分分钟变成了硝烟四起的骂战。

“网上所有晒出来的诗都是大人写的,孩子只是抄了一遍。”这样的阴谋论也开始涌动。

沉迷于佐证自己观点、努力说服别人的成年人们似乎已经回忆不起自己为什么会被 #荷花不知道自己就是夏天#打动了。

好像人们不仅失去了曾经的童真,连欣赏童真、相信童真带来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最后一丝能力也转瞬即逝了。

「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

不相信小朋友有那么才华横溢?来看看吴青峰小时候写的诗:

早晨里,牵牛花开了,爷爷读报,奶奶梳发。

那些美丽的时光像落地窗,等在眼前。

一个句子,就勾勒出了清晨一幅温暖静谧的图像。而又有几个大人能想到“美丽的时光像落地窗等在眼前”这种奇妙而恰如其分的比喻呢?

再看田亮儿子写的诗,胆子贼大地把自己老爸放在了拟人的排比诗句中。读完让人哑然失笑。

曾经有一本书,就叫做《孩子们的诗》。书中没有复杂字句,也没有生动情节,适合一个人坐在一个有滑梯的公园里,听着远处孩子们的嬉笑声慢慢读,一字一句的读。

小朋友们会告诉你:那些伤心事,只是为了回到地面。

他们会告诉你关于眼睛的秘密:

我的眼睛很大很大,装得下整个世界。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有时遇到伤心事,就连两行泪也装不下。

他们觉得灯有滚烫的温度,而黑夜是层黑色的薄纱。

他们有时懊恼,自己画的树太漂亮了。

当大人们习惯了用高度近视的肉眼打量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仿佛忘了小朋友们在用想象力看世界。

孩子们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闯红灯的大人们,你们没有闻见草莓味吗?

可不可以不洗澡呢?我担心香皂变瘦。

星星为什么不见了?

“天亮了,他们要去huan衣fu了。”

@霜不会写雨

小朋友们还会心疼衣柜:衣柜真惨,夏天住着厚棉被,冬天却只有薄薄的衬衫。

@霜不会写雨

他们会问出“为什么没有绿颜色的狗狗”这种问题,毕竟在孩子们的字典里,从未有“理所应当”这个词。

(敢问有几个大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毫无缰绳束缚的想象力和乐于观察一切的好奇心,让孩子们成了“上帝抱在怀里的文学家”。记得作家桑格格在自己回忆童年的书《小时候》里曾这样写到:

看见一辆小小的自行车,破旧地躺在冬天里,死了。

童言无忌,点破文学的纱窗,在日常中拥抱着创造力。涟漪不是涟漪,是风在抱着水跑。

不欢迎春天!自然要臭骂它一顿!

夏天还不错,毕竟是从被春阳晒枯的小草里长出来的。

秋游怎么还不来啊!再不来,过期的就不止酸奶和薯片,连我善良的心灵也快过期了!

顽劣和童真,调皮和才情,也许只有在小朋友们的身上才能这么完美的融合:喂!你看那朵尿味的云!

有时候,他们会写一些难懂的诗。还不懂什么是隐喻的孩子们,留下短短的、耐人寻味的语言。

@长安伊沙

当写诗已经满足不了小朋友,他们还可以创造新的汉字玩!

@爱读书的少女杨

或者配上简谱,创作出一首吐槽作业太多的儿歌。

又或者,写出一部关于丧尸病毒的科幻小说?

成年人的人际圈子很广,能一起创造值得恋念的记忆的人却没几个。小朋友的人际圈子很小,但交际度却很高。比如一瓶幼儿园老师奖励的酸奶,可以和妈妈弟弟分享一路“我喝一口,弟弟喝一口,弟弟喝一口,妈妈喝一口。

写进诗里,就是永生难忘的场景。

「 那我就是妈妈身上的果脯啦?」

“孩子比大人离诗更近。”

互联网上总有人呆板地讽刺着人们被孩子们的诗打动是“无头脑”。的确,如果拿严格的文学眼光去看那些诗句,会发现它们无非是有新意的比喻句或者拟人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触及着大人们的,不仅仅是孩子们的诗,而是尚未被污染的童心。孩子们比大人们离美好的一切都更近。靠近他们,仿佛就是在靠近美好本身。

比如在 @偷听bot 的微博中,有超过一半的投稿都是记录孩子们天真无邪的话语:

小朋友和妈妈们的对话往往都有趣到爆炸,可爱到心痒痒。

有孩子的父母们,则通过网络传递着自己孩子创造出的开心和乐趣。

“你永远猜不到小朋友会在横线上填上什么答案。”

撒泼打滚时有多烈,忐忑地向“美丽又高贵的母亲大人”要钱时就有多怂。

饱受“美丽又高贵的母亲大人”的折磨后,小孩子将自己的心得写成了一本《如何读懂女人》。

而有一技在手的小朋友,愿意无私分享给整个世界。

他们还会偷偷给上帝写信,委婉地表达:“你工作为什么这么不仔细!”

原来小朋友不写诗的时候,也很厉害啊!

「 不要哭啊,我也快要流泪了。」

当然,和你们大人一样,小朋友也会收获爱情。

然后用心地“拒绝”。

失恋是什么呢?失恋就是你说比起我的娃哈哈,你更喜欢隔壁班杨晨宇的娃哈哈。

@狒狒冰儿

“在一起”是什么呢?“在一起”是一个幼儿园小男孩在运动会上,为了跟自己玩的要好的小女孩不被嘲笑,选择呆站在起点的善意。

告白是什么呢?告白是这个小男孩在喜欢的隔壁家小女孩搬家前,迎着风站上天台:

然后勇敢地喊出:就算搬家了,我也好喜欢葵酱!

男孩继续大声问道:“葵酱喜欢我吗?”

楼下的小女孩仰着头,害羞地揪着手指点头:“嗯!”

却又想到几天后就要来到的分别,开始抹起眼泪。

小男孩急忙男子汉般的安慰起小女孩:“你不要哭啊”。下一秒却声音哽咽,坦诚又难过:“我也快要流泪了”。

擦干眼泪,小男孩用尽所有力气大声地向小女孩喊到——

对不起,我虽然是一个大人了,却从孩子们那里看到了爱情的样子。

有人曾在街头采访孩子们“什么是爱?”,这个男孩听到问题后很是困惑,沉思了一分钟后,他找到了答案,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你认为要怎么样才能得到爱情?”

爱真的很美好。也真的比大人们想象的简单。

「 人怎么走?大步向前走。」

但小朋友们能教给大人的,并不仅限于爱情。日本有一档火了29年的综艺《初遣》,记录下一群2-7岁的小朋友们第一次独自出门的经历。

3岁的浬爱第一次独自出家门,边哭边回头看爸爸,却还是勇敢地迈开了脚步。

到处都是陌生的环境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突发情况,浬爱虽然一直在哭,但还是在努力地完成外出采买的任务。

实在很艰难的时候,就从口袋里掏出爸爸给的“能鼓起勇气的糖糖”。

也许只是第一次自己过马路,第一次自己进商店,第一次自己问路这些小事,但孩子们面临人生众多第一次时的恐惧、犹豫、勇气与突破打动了无数成年人们。

街头的路人们为小朋友加油。

嘉宾石原里美、福士苍汰也感动地流下眼泪。

无论大人长到多大,永远都会面临“第一次”。在很长又很短的人生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勇敢迈出第一步的“小朋友”。

越长大,越忘了如何行走。

而小朋友说:

人怎样走?人要大步向前走。

@卫心Green

这个时代有了越来越多的好玩东西了,刺激眼球的信息总是接踵而至。但奇怪的是,关于孩子们的一切却越来越治愈着信息时代的人心。

看早起上学的小学生们在地铁上昏睡成一排。

看他们有独特的捉迷藏方式。

听他们说着童言无忌,开怀大笑。

@暖洋洋的daybreak

看他们放学后因为路上有个水坑而玩的乐此不疲。

看他们凑着脑袋用电话手表自拍,小小的屏幕里是大大的笑脸。

然后觉得,世界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科幻片《人类之子》里展现了一个无法再繁衍、永远不再有小孩子的世界,那是一个充满绝望、暴力和悲伤的世界。失去小孩子不仅仅是失去了人类种族延续的火种,更失去了关于美好的一切想象,失去了治愈大人乌烟瘴气的世界的良药。

“要是世界上没有大人,只有不会长大的孩子就好了”。

可惜彼得潘的永无岛只存在于童话中,现实里的大人们依旧一边成长着,一边被成长之前的孩子们治愈着。

也许成长的最好结局,就是变成一个小朋友,治愈着自己也治愈着他人。

点了“在看”的你

都能永远开心得像个3岁的孩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