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不用草甘膦?还有谁能治得住农民的草!

原标题:真相:不用草甘膦?还有谁能治得住农民的草!

近期被贵州省刚草甘膦的消息刷频了,《贵州没收草甘膦等农药20余吨 “宁要草、不要草甘膦”》省内茶园菜园果园全面禁用草甘膦,这或许是草甘膦在国内面临的最大的敌意。

其实,在刚刚过去的这几年,在全球范围内有很多国家都开始了对草甘膦等除草剂的政治活动,草甘膦的处境艰难。

争议不断 频频被禁限用

自1972年草甘膦问世以来,凭借其易降解、性价比高及能杀死一些顽固性恶性杂草的优势, 迅速在全球普及,成为最受欢迎的除草剂,经久不衰,荣登除草界的霸主宝座,但从2015年世卫组织声称“草甘膦可能致癌”后,自此便争议不断,人们对此望而生畏。目前,全世界已超过30多个国家或地区开始禁止或限制使用草甘膦。

  • 2014年,斯里兰卡禁止使用和销售含有草甘膦的产品,成为全球首个禁用农药草甘膦的国家。
  • 2017年,泰国限制使用草甘膦,在限制使用地点、标签区域内禁止使用。
  • 2019年1月1日,法国也开始禁止在农业生产中使用草甘膦,将在2023年前逐步淘汰这一产品。
  • 在美国,拜耳因草甘膦致癌风波遭索赔判罚近20亿人民币巨额赔偿金,公司股价也大幅下跌,陆续有草甘膦致癌案件在美国上演。2019年3月,美国禁止将草甘膦作为干燥剂在燕麦收获前喷洒。
  • 2019年3月27日,越南宣布即日起禁止所有含有草甘膦除草剂的进口和贸易。

今年上半年,一名澳大利亚悉尼园丁提起了该国针对拜耳的第一起诉讼,表示自己几十年来一直使用农达,致使身体受到伤害,悉尼议会同意尝试用其他产品替代农达(草甘膦)。

  • 2019年7月,奥地利成为首个禁止所有草甘膦用途的欧盟成员国,捷克共和国、意大利和荷兰也对草甘膦实施了限制。
  • 2021年,德国禁用草甘膦。 ……

我国是目前全球草甘膦的最大生产国也是使用国,随着我国农药“负增长”政策的推进以及各国对草甘膦的限制和禁令与日俱增,这将会对国内草甘膦等除草剂造成相当大的影响。作为全球第一大农药生产国,草甘膦是我国发展最快、产量最高、出口量最大的除草剂品种。2018年我国向澳大利亚出口的草甘膦产品价值1.84亿美元,澳大利亚若停用草甘膦,会对我国的草甘膦出口市场产生影响。

有消息称,中国即将开展对草甘膦的全面整治活动,限制或者禁止使用草甘膦等除草剂。

如果草甘膦被“禁”

除草是农业生产中必不可缺的一环,除草剂的使用是非常重要的。但在灭生性除草剂领域,本就“人丁不旺”,作为世界上使用吨位最大的除草剂,在全球除草剂市场占比约48%,产品市值高达60亿美元,其效果和高性价比是不可比拟的,如果草甘膦再被禁,农户的除草成本将会大大提高,必然再起风波。

草甘膦-抗性严重

草甘膦在除草界已经接近50年,杀草谱很广,对40多科的植物有防除作用,以内吸传导性强而著称,它不仅能通过茎叶传导到地下部分,而且在同一植株的不同分蘖间也能进行传导,对多年生深根杂草的地下组织破坏力很强,能达到一般农业机械无法达到的深度。产能也足够大,到农户端成本极容易结束,但是随着年处理面积越来越大,已达90亿亩次,抗性问题愈加严重。

国内的草甘膦的头部产能

敌草快-杀草谱窄

敌草快是全球仅次于草甘膦的灭生性除草剂,具有一定的内吸性,可迅速被绿色植物组织吸收,但不会伤及作物根系,可以通过植物韧皮部向上传导,遇土钝化,对于后茬的安全性很高,比草甘膦和草胺膦除草快捷高效,主要用于大田、果园、非耕地、收割前等除草,也可以用作马铃薯和地瓜的茎叶催枯。

但是,施用成本较高,杀草谱狭窄,不杀根系,控草时间较短,杂草容易返青,可与草铵膦、草甘膦桶混增效。

草铵膦-贵

草铵膦是基于天然产物的除草剂,除草速度快,不会产生耐药性,安全性更高,目前无致癌争议,对标草甘膦等化学农药,具有环境和谐、较好的社会认可度等优势。

但成本高很多,在两者数倍的差价面前还是很难被终端用户认可。

所以草铵膦可以作为互补产品和草甘膦交替使用。但所以我们发现,草铵膦真正想要替代草甘膦,只可能是从安全性上有所突破。有研究结果显示,杂草对草甘膦的反应速度比对草铵膦慢。

百草枯-已被禁

在当前的除草剂领域,草甘膦暂无理想替代产品。除非是已经被禁用的百草枯有机会可以重出江湖。早前,中国热科院环植所武春媛博士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了一种可使百草枯快速降解的物质。经过4年的探索,最终在今年研发出百草枯快速解毒方法,有望破解百草枯无特效解毒方法的世界性难题。

就在百草枯被禁之后,它也并没有完全消失,为了提升灭草效果,有一些农药生产厂家违规在其他农药中偷偷添加百草枯的成分,这从相关部门公开的执法检查中可以查到,此外,一些媒体公开曝光的相关事件中也有提及。

有农民问:既然百草枯的解毒药已经发明出来了,那么,百草枯是不是也该解禁了?百草枯会再次回归市场吗?其实,作为第一款被喝禁止的农药,因暂无解禁先例,即便是有解药了,还要看政府相关机构和部门的政策,解药有没通过国家医药国际部门的审批?未来是否能够通过临床验证?这将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面对当前的情况,没有一种除草剂产品能够单挑占据除草剂市场半壁江山的草甘膦,但是频繁使用的草甘膦也是其命门。

如何才能更有效、更安全的除草呢?

草甘膦的自我革新

综合来看,鉴于其在除草上的卓越效果,其在国内及全球市场上是禁止还是被市场淘汰,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就不得不直面草甘膦抗性严重的事实。

其实,当前已经有不少公司做出尝试,当前草甘膦登记的产品共计1378个,153个原药,单剂998个,混配产品有227个,其中,2017年、2018年的登记数量分别为57个、78个,呈现一个井喷状态。

当年登记产品数量占总登记产品数量的百分比

数据来源:中国农药信息网

根据对当年登记产品数量占总登记产品数量的百分比观察可得出,自2014年开始,混剂新登记的产品数量比逐步超过单剂,并呈扩大趋势,这表明了在抗性日趋严重的情况下,制剂生产企业对于混剂的重视程度越来越大,未来的角逐场会聚焦在混剂上。

当前已登记的草甘膦混剂产品的剂型

数据来源:中国农药信息网

从混配农药的剂型上来说,近三年来,水剂、可溶粒剂、可溶粉剂、可湿性粉剂等登记的频次较高,这与产品的使用情况关系比较密切。

数据来源:中国农药信息网

从复配对象上来看,主要集中在2甲、麦草畏、滴酸、氟草,与草铵膦、苯嘧复配是最近三年才兴起的配方。此外,还有5个已登记的三元复配的含草甘膦除草产品,与单剂相比,有明显的增效作用,效果可靠,既增加了药效,又提高了速效性,能够更彻底的防除杂草。(注:在实际使用中请选择靠谱的复配产品,并在植保人员或企业人员的指导下用药,以免产生不必要的损失)

由此看来,对于国内的草甘膦应用企业来说,当前在草甘膦的农业应用上,最核心的困境是抗药性。面对曾经那些不堪一击的杂草,现在的草甘膦单剂已经对它们束手无策了,特别是牛筋草更是无计可施。

未来,混配或将是一个很不错的对策。

作者:李晓平,微信13838234263,数据源于中国农药信息网及公开资料整理,转载请注明农资头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