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四十)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四十)

此时又有消息传来。潟湖内驱逐舰上一名海军观察员报告说,一部日军正从贝蒂奥向柏利基方向移动,试图在落潮时涉水或游泳穿过岛屿间的珊瑚带。如果让他们成功逃至邻岛,美军将来还要费一番周折。朱利安当即下令,霍尔姆斯的最后一个营、雷蒙德•穆雷中校的六团二营登陆柏利基,“关上贝蒂奥最后一扇门”。

此时海上传来了日军潜艇来袭的警报,六团的登陆准备因此滞后了好几个小时。肖普对增援部队的到来提出了特殊要求,“如果可能,请尽可能多带一些火焰喷射器。”除了急需增援兵力之外,肖普还要解决严重制约作战的补给问题。头天晚上回到“马里兰”号的卡尔森中校主动提出重返贝蒂奥,尽可能为肖普提供更多帮助,师长朱利安慨然允诺——毕竟人家卡尔森不属于二师的人,来这儿纯属友情客串。随后卡尔森随八团一营艰难在红二滩登陆,轻车熟路地回到了肖普的指挥部。肖普随即向卡尔森提出,现在登陆部队急需弹药、淡水、食物、药品和血浆,希望他能在下午再次返回旗舰向师长汇报。卡尔森丝毫没有犹豫,坐下喝杯水后立即调头再次出发。

除了补给,战场上无处不在的伤兵也让肖普头疼不已。在两天的战斗中,近90名战地医务人员阵亡或负伤,29名护士26人阵亡,可见战斗之惨烈。利用陆战队员们刚刚拿下的一个日军掩体,赫尔曼•布鲁哈特海军军医上尉建起了战地急救室,送到他这儿来的126名伤员最终仅4人不治身亡。部分伤员甚至被运上了“林格尔德”号驱逐舰。到21日上午,希尔少将命令运输舰“多伊恩”号冒险进入潟湖接收伤员,船上海军军医詹姆斯•奥利弗少校的5人医疗队在三天内救治了超过550名伤员。

21日下午,贝蒂奥战局开始向有利于美国人的方向发展。里克塞中校的炮兵阵地转移到了一个更好的位置,弹药、饮水和食品供应量不断上升,此时又传来了生力军陆战六团即将登岛的消息,岛上官兵精神为之一振。中午13时,在新炮兵阵地就位的里克塞中校感慨地说,“我觉得,厄运终于要过去了,我知道我们将很快取得胜利。”

与之相反,绝望气氛已在日军中迅速蔓延。每当他们打倒一拨美军,就会有更多的美国大兵在眼前出现。美军在攻击中逐渐发现,日军中出现了自杀现象,说明他们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虽然增援部队到来暂时无望,但肖普感到战局已尽在自己掌握之中。下午16时,心力交瘁的上校向师长朱利安拍发了一封被列为海军陆战队史上非常经典的电报:

伤亡:很大。

死亡率:未知。

战果:我们正在走向胜利!

接到电报,朱利安意识到岛上状况已经好转,决定让六团一营在进行充分准备后再行登陆。现在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柏利基。16时55分,穆雷中校的六团二营在柏利基的蓝滩登陆,希尔少将派出军舰和舰载机提供海空支援。虽然岛上只有15名日军,但他们的机枪火力依然很猛。穆雷呼叫航空兵对日军阵地实施低空精确打击。美军机载12.7毫米机枪子弹恰好击中日军阵地上的一个汽油桶,剧烈爆炸将15名日军全部炸死,无一幸存。在岛上仔细搜索之后,穆雷再未发现一个活口。柏利基战斗就这样戏剧性结束,贝蒂奥后门被堵死了。

美军占领柏利基之后,乔治•谢尔中校十团(炮团)二营的两个连于22日凌晨登岛,天亮前建立了榴弹炮阵地,与岛上里克塞中校的一营形成呼应。一营还能为二营提供炮火校正,使美军炮火的打击效率越来越高,岛上日军形势更加绝望。朱利安事先在邻岛建立炮兵阵地的愿望终于实现,可惜来得太晚了。

21日傍晚18时40分,威廉•琼斯少校率六团一营乘150条橡皮艇向绿滩进发。在莱恩连的掩护下,一营几乎毫无阻碍地在绿滩登陆,随即在莱恩连后方建立了二线阵地。因为海上风高浪急,只有6辆坦克随一营登陆。求战心切的琼斯计划于当晚20时发起进攻。肖普认为,既然局面已得到控制,该营稍作修整,次日清晨再进攻不迟。海军陆战队再次准备就地过夜。比起前一天,他们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肖普对第二天的战斗非常乐观,他告诉谢罗德:“好了,我认为我们能够赢得胜利,那帮畜生已经消耗了太多子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收拾干净。”

在旗舰“马里兰”号上,17时50分,朱利安命令参谋长埃德森上校登岛,接替肖普出任战场总指挥。虽然在两天的战斗中表现上佳,但肖普毕竟是一位新晋“资浅”上校,他已经72小时没有合眼了。朱利安认为,一个经过充分休息的大脑对贝蒂奥的指挥部不会没有用的。况且此时岛上已有了七个步兵营,外加炮兵、坦克部队、后勤支援部队,对肖普来说确属勉为其难。20时30分,埃德森上校登岛来到前敌指挥所,从满身沙尘、九处负伤的肖普手中接过了指挥权。两人连夜制定了22日的作战计划。

22日清晨,万里之外的美国已经得到了塔拉瓦战场的消息。《芝加哥日报》战地记者基斯•惠勒的专题报导登在报纸最显著的位置上:“现在看来,海军陆战队正在一个充满血腥,遍布弹痕,恶臭难当,屠场般的小岛上赢得胜利。”稍晚一会,东京同样收到了来自贝蒂奥的最后电报:“我军武器已被毁坏。从现在起,每一个人都在准备作最后冲锋。大日本帝国万岁!”

既然战前美军投下的传单已在质问帝国海军的去向,古贺承受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中、南、西南太平洋三线告急,联合舰队实在顾不过来了。特鲁克的一名海军军官在形容接到美军登陆贝蒂奥和布塔里塔里的糟糕消息时说,“我们的头转得比观看网球比赛的人还快。”11月21日,以陆军第五十二师团第一〇七步兵联队1500名官兵临时编成的“甲支队”抵达波纳佩岛,古贺决定派舰队护送他们对贝蒂奥发起“逆登陆”。受命出击的舰只有:运输队轻巡洋舰“那珂”号、“五十铃”号、“长良”号,驱逐舰“雷”号、“响”号和2艘运输船;护航舰队有重巡洋舰“鸟海”号、“铃谷”号、“熊野”号、“筑摩”号,轻巡洋舰“能代”号和驱逐舰“早波”号、“藤波”号、“初月”号、“野分”号、“舞风”号。

如果这支毫无空中保护的舰队真去了,势必被担任阻击任务的美军两个快速航母大队收拾得干干净净。退一步讲,即使美军航母舰载机作壁上观,那些护航战列舰、巡洋舰及驱逐舰同样可以将日军这支舰队变成海底的一堆堆废铜烂铁。所幸22日晚,特鲁克与塔拉瓦的通讯完全断绝,古贺判断守军可能已经全员“玉碎”。26日,他果断叫停了本次增援,当时这支舰队已经前出至马绍尔群岛一线。

六团一营向东推进

琼斯少校

岛东地形

被击毁的登陆艇

涉水上岸

俘虏的唯一一名日军军官

美军伤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