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四十一)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四十一)

22日清晨7时,美军舰炮和舰载机进行了20分钟炮火准备,炮弹和炸弹覆盖了岛上日军占据的三分之一区域。美军舰炮打得格外小心,因为“鸟尾”部分宽不到100米,一些炮弹直接打到海里去了。上午8时30分、9时30分、10时30分,美军持续20分钟的海空打击又连续进行了三次。从7时开始,美军各部在坦克的支援下开始发起地面进攻。尽管形势渐趋绝望,但日军的抵抗十分顽强,美军进攻速度仍然很慢。表现最出色的当属琼斯少校的六团一营,他们在三个小时内沿机场跑道的灌木丛向前推进了730米,消灭日军约250人,自身伤亡微乎其微。

美军的步兵攻击得到了工兵的有力支援。在攻克日军一个防守严密的防空洞时,工兵中尉亚历山大•伯尼曼阵亡。副营长张伯伦少校一怒之下调来了大型推土机,它们上岛本来是为尽快整修机场的。贝蒂奥的珊瑚礁地质虽然不适合用大炮轰击,但很方便用推土机推珊瑚砂来堵地堡抢眼。张伯伦命令工兵用推土机直接将大量砂子灌进去,将里边残余日军直接活埋。伯尼曼中尉因此成为第三个在贝蒂奥获得荣誉勋章的人。陆战二师数百名工兵在本次战斗中表现出色,配属给八团二营的工兵伤亡近四分之一,4枚荣誉勋章2枚归属工兵部队确属实至名归。

日军的败亡己成定局,但他们打得非常漂亮,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均属上乘。换上西方国家的军人,此刻投降已经相当体面。生命为胜利而牺牲就有价值,为注定的失败而死则是徒劳无益的。但日本军人要为他们的天皇效忠,他们不但追求胜利,更追求死亡。虽然防区在不断缩小,但没有一名日军向美国人投降。美军要想占领全岛还必须花费更大的力气。

鉴于各部作战进展顺利,中午11时55分,朱利安少将在军部观察员昂德希尔准将、十团团长托马斯•伯克准将陪同下登陆绿滩。在简单视察了麦克劳德营和莱恩连的阵地之后,朱利安一行前往红二滩埃德森上校的指挥部。途中他的车被日军击中抛锚,司机受伤。众人挤上一辆两栖运兵车继续前进,于13时55分抵达前敌指挥部,见到了埃德森和肖普两位上校。此时除红一、红二滩之间仍有小股日军在顽抗之外,美军已基本控制了贝蒂奥西部。

当天上午,海军修建大队已经冒着日军的冷枪开始整修机场。下午15时50分,埃德森上校命令收集码头周围的阵亡官兵尸体。黄昏时分,美军军用吉普车沿码头开上了贝蒂奥海滩。见过世面的谢罗德认为,吉普车上岸本身就是一个“胜利的标志”。

局面已完全得到控制,下午16时,朱利安给留守在“马里兰”号上的赫梅尔准将发去了一封措辞谨慎的电报:“以目前战况来看,贝蒂奥之战无法速战速决。军官伤亡很大,部队指挥和组织面临诸多困难。日军抵抗依然顽强,要结束战斗至少还需要5天时间。”

傍晚19时30分,朱利安宣布从埃德森手中接管岛上作战的指挥权,此时美军登岛部队已超过7000人,预计残敌约1000人左右。空中侦察显示,岛东南“鸟尾”地区仍残留有日军大量完好无损的工事。朱利安和埃德森一致认为,必须将陆战六团全部投入作战,才能尽快结束战斗。当晚朱利安召集作战会议研究次日作战,参谋长埃德森上校、二团团长肖普上校、六团团长霍尔姆斯上校、八团团长霍尔上校、十团团长伯克准将、第二坦克营代营长查尔斯•麦考伊少校——他临时接替登陆日重伤的斯文塞斯基中校——悉数到会。会议决定,第二天的主攻任务由伤亡较小的陆战六团承担。

贝蒂奥上空弥漫着浓重的死亡气息,成百上千的尸体躺在他们倒下去的地方。潟湖里最初两天阵亡海军陆战队员的尸体在太阳的炙烤下肿胀腐烂,随着潮汐来回漂动。美国人暂时还抽不出人手前往处理。

22日晚出现的突然变故完全打乱了美军的节奏。在他们登陆的第三天晚上,日军终于使出了惯用的夜袭战术。当晚19时30分,大约50名日军利用灌木丛的掩护越过了美军六团一营的外围阵地,向A、B两个连结合部发起了突然袭击。日军进攻在美军阵地的最薄弱处成功撕开了一个缺口,他们甚至还建起了一个机枪阵地。突然被敌人打了闷棍的琼斯少校恼羞成怒,立即将重武器连迫击炮排、炊事员和文书等所有能出动的人组成预备队,在副连长莱尔•斯皮赫特中尉率领下前去填补缺口。

得到日军发起夜袭的消息,朱利安少将立即向陆战十团的两个炮兵营下达紧急命令,用榴弹炮将日军可能的增援路线死死封住。日军毕竟人数太少,经过两个多小时短兵相接的激烈战斗,斯皮赫特中尉的增援部队与A、B两连合力将日军夜袭队悉数剿灭。

日军肯定不会就此罢休。23时许,约50名日军手持轻武器,高呼“万岁”、“美国海军陆战队你们死定了”、“日本人喝干你们的血”,边投掷手榴弹边向A连阵地冲杀过来,另一支同等规模的部队则向B连阵地发起猛攻。这次美军的两个连提前有了戒备,立即以自动武器、迫击炮和手榴弹发起反击,日军士兵像割韭菜一样纷纷倒下。

日军第二次夜袭再次被成功挫败,美军阵地安然无恙。考虑到日军很可能再次发起夜袭,琼斯少校向指挥部请求增援。麦克劳德营的一个连奉命转移阵地,掩护琼斯营阵地的侧后。23日凌晨3时,日军果然发起了第三轮夜袭。偷偷摸上来的日军士兵在B连阵地前50米建立机枪阵地,但他们几挺轻机枪的火力很快被数倍于己的美军重机枪所压制。随后,B连爆破队利用夜色掩护摸到了日军阵地之前,一通手榴弹将日军的机枪阵地摧毁。预料日军很可能没完,琼斯请求停在潟湖里的驱逐舰做好准备,随时提供舰炮支援。

凌晨4时,残余日军发起了最后的敢死冲锋。逾300名日军朝美军两个连的结合部蜂拥而上,另一股日军小部队则在A连的右翼鼓噪佯动。炮兵一营派驻琼斯营的观察员米尔纳中尉第一时间呼叫炮兵,向阵地前方70米区域开炮阻击。随着琼斯少校的呼叫,潟湖内美军驱逐舰“施罗德”号、“希格斯比”号,红二滩的炮兵一营,柏利基的炮兵二营全部加入了炮击行列。

救治伤员

救治伤员

鲁德洛夫中尉的谢尔曼坦克受伤没事

审问俘虏

拿地图肖普、看地图库尔汉、叉腰埃德森、最右卡尔森

使用火焰喷射器

尸体遍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