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宋填词80 脱脱评价宋徽宗 这哥们干啥都是高手就是干皇帝不行

原标题:观宋填词80 脱脱评价宋徽宗 这哥们干啥都是高手就是干皇帝不行

前言

清末民国时期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

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

王国维引用了尼采的话:一切文学中,我最喜爱用血泪写成的作品。李后主的词,是货真价实的“血书”, 宋徽宗赵佶那首《燕山亭》也可以算上。

宋徽宗和南唐后主被俘以后的作品令人不忍卒读,两个人真是文学史上的一对难兄难弟。

一、错入帝王家

赵佶与李煜经历非常相似,甚至有人说赵佶是李煜转世而来。当年李煜在赵光义那里受到的屈辱,让赵光义的后人赵佶重新在金国体验了一遍。

李煜没想过会轮到自己当皇帝,他只是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子。赵佶更没有想到,他仅仅是宋神宗第十一子,伸出所有的手指头数,也轮不到他。但是命运就偏偏这么难以捉摸,让两个甘心风花雪月、无欲无求的公子哥坐上了九五之尊。

宋徽宗是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画家、收藏家、音乐家、园林艺术家、诗人、足球运动员、茶文化学者.....

元代宰相脱脱撰《宋史`徽宗纪》的时候,曾经掷笔感叹,这个家伙什么都懂,怎么就是不懂当皇帝呀?

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和宋徽宗相似的不仅有李煜,明朝的天启皇帝朱由校是一位高明的”木匠“,南北朝的梁武帝是一位敬佛的诗人学者,五代后唐庄宗李存勖是一位优秀的”演员“,陈后主也是以为填词作曲的“音乐人”,齐废帝萧宝卷喜欢做一个“商人”....

南唐词帝徽宗画,木匠朱门寒雀床。天下李家迷作戏,佛边萧氏爱焚香。
哀红满地归河洛,酤酒屠牲断建康。百姓不言思舜禹,天公无道做君王。

诗中的几位皇帝大多下场很惨,这帮人真是投错了胎。如果活在今天,可能每一位都是了不起的人才。

二、赵佶在靖康之前的词风

在《全宋词》中,收录了宋徽宗十几首作品,靖康前后的词风明显不同。老街挑选几首欣赏一下。

1、咏春词

先看一首《声声慢·咏春》:

宫梅粉淡,岸柳金匀,皇州乍庆春回。凤阙端门,棚山彩建蓬莱。沉沉洞天向晚,宝舆还、花满钧台。轻烟里,算谁将金莲,陆地齐开。
触处笙歌鼎沸,香鞯趁,雕轮隐隐轻雷。万家帘幕,千步锦绣相挨。银蟾皓月如昼,共乘欢、争忍归来。疏钟断,听行歌、犹在禁街。

这首词写了皇宫内的春归时节,放眼望去一派繁华富贵的风情。大家可以和北宋早期词人柳永的《望海潮》对比来看,虽然一君一臣,一个写汴京一个写钱塘,但是内容都是对于北宋繁盛时期的描述。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宋徽宗还有一首《声声慢》,是咏梅的佳作,先按下不表,在下文中和靖康以后的咏杏花对比欣赏。

2、悼亡词

宋徽宗也写过悼亡词,是怀念他的刘安妃。《醉落魄·预赏景龙门追悼明节皇后》:

无言哽噎。看灯记得年时节。行行指月行行说。愿月常圆,休要暂时缺。今年华市灯罗列。好灯争奈人心别。人前不敢分明说。不忍抬头,羞见旧时月。

刘安妃出身低微,却深受宋徽宗宠爱,三十几岁病逝后被追封为皇后,谥曰明节。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呢?6年后,靖康之变中,汴京城中的女眷受尽了侮辱,宋徽宗的妻子儿女尽数北上,给金人做牛做马,还不如明节皇后这样的结局。

3、羁旅词

宋徽宗有一首词,很像游子之词,不看作者不会相信是皇帝写出来的作品。

《临江仙 宣和乙巳冬幸亳州途次》

过水穿山前去也,吟诗约句千馀。淮波寒重雨疏疏。烟笼滩上鹭,人买就船鱼。
古寺幽房权且住,夜深宿在僧居。梦魂惊起转嗟吁。愁牵心上虑,和泪写回书。

下阕结尾句:梦魂惊起转嗟吁。愁牵心上虑,和泪写回书。活脱脱是一个仕途运蹇的穷酸诗人。

宣和乙巳年应该是1125年, 辽国末代皇帝天祚帝被金兵擒获,辽国灭亡。这年10月,金太宗统领金军攻打北宋汴京,在李纲的抵抗下,金兵无法攻入,双方订宣和和议。

但是一年后(北宋靖康元年),金兵就卷土重来,1127年攻破了汴京,宋徽宗迎来了靖康之耻。

三、靖康以后的词作

宋徽宗《临江仙 宣和乙巳冬幸亳州途次》中的愁,是惺惺作态。但是靖康之变以后,国仇家恨与莫大的耻辱交织在一起,这是痛彻心扉的愁。

1、《眼儿媚》也能写家国之痛

这时期他有一首《眼儿媚》,抒发的黍离之悲,家国之痛:

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上阕是回忆过去,下阕是描述如今,今昔对比,好似”天上人间“ 。这首词可以和李煜的《浪淘沙令》比较一番: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和赵佶不同的是,李煜只写眼前景物,仅仅末两句是今昔之叹。但二人所抒发的情感是一样的。

李煜还有一首《破阵子》,也可以比较一下,看看同一主题下不同的章法变化: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这首词就比较像赵佶的《眼儿媚》了,上半阙回忆故国,前两句为时间与空间。后两句和赵佶一样,写了故国的繁华,第5句以反问转折收尾:我们过惯锦衣玉食的生活,何曾见识过战争呢?

下半阙分两个时间,前2句写了现实的痛苦: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结尾三句很妙,又把时间拉回到战败那一天,即将国破家亡,音乐还在演奏,君臣之间只好相对垂泪。这首词在章法结构上比宋徽宗的《眼儿媚》要复杂一点。

《眼儿媚》这个词牌一看就是写闺情的,精通词律的宋徽宗却用来写这种”言志“的主题,可见词人选词牌时也不必太过拘泥。

2、咏物词的寄托《宴山亭·北行见杏花》

宋徽宗最有名的词是《宴山亭·北行见杏花》,《宴山亭》与《燕山亭》是一个词牌的两个名称,即王国维所说的血书: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

我们看一下赵佶的这首代表作: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燕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这是一首寄托明显的咏物词,杏花被赋予了人格精神。以其玉洁冰清的品质、燕脂匀注的美貌,令仙女自惭形秽。可惜光阴催老,雨打风吹。在一个凄凉院落,人花相对,物我相怜 。赵佶被俘北上,杏花因风吹落,有”同是天涯沦落“之感。

双燕归来,更增添我重重的离恨。如今远隔千山万水。如何不思念故国呢?只有进入梦乡,才能偶尔回去。但是,如今连梦也做不成了。

这首词真实感人,不经历一番痛彻心扉 ,写不出这种作品,所以被王国维认为是”以血书者也“。我们再对比一下靖康以前的咏物词,即上文说道的《声声慢· 梅》:

欺寒冲暖,占早争春,江梅已破南枝。向晚阴凝,偏宜映月临池。天然莹肌秀骨,笑等闲、桃李芳菲。劳梦想,似玉人羞懒,弄粉妆迟。
长记行歌声断,犹堪恨,无情塞管频吹。寄远丁宁,折赠陇首相思。前村夜来雪里,殢东君、须索饶伊。烂漫也,算百花、犹自未知。

这首咏梅也是一首佳作,把梅花比作”玉人“ ,表达思念离别亲人的感情。这首词的格局明显比不了《宴山亭·北行见杏花》,一个是情人的相思,一个是故国的悲哀。这是作者的环境所造成的区别。清朝人赵翼不是说过: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

结束语

亡国之痛、黍离之悲,是古诗词中常见的题材。不过从一国之君的口中道出却不同,曾经的九五之尊沦阶下之囚,更令人感到震撼,

从李煜的咏梅与咏杏花的区别,可以比较苏轼咏物词与辛弃疾咏物词的区别,因为南渡前后的诗人心境已经不同,所以同是豪放词,在主题思想上境界不同。

结束时,用赵佶韵,填一首《眼儿媚·读赵佶词有感》 :

忍听羌笛落梅花,含泪入胡沙。江山万里,汴京一梦,弦断琵琶。
南枝春绽香犹在,双燕觅谁家。西风离黍,朱栏残阙,多少繁华。

@老街味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