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蛤蟆上瘾的狗太多,人类被迫开了宠物戒毒所

原标题:舔蛤蟆上瘾的狗太多,人类被迫开了宠物戒毒所

舔狗一无所有。

1

在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州,一只流着口水的狗狗,正在舔舐绿色外皮的蟾蜍模型。它眼珠外翻,精神呆滞,舌头在模型上卷下芥末后,躺在地上不断抽搐,已然被辣得怀疑狗生。

这是当地宠物医院一项特殊的服务:戒毒。接受这类服务的,都是当地不同品种的小狗。主人们将狗送到医院,就是希望它们可以戒掉真正的毒瘾——舔蟾蜍。

这些患者大多呈现出磕多了的状态,要么精神涣散,四脚朝天;要么兴奋异常,头蹭地毯。

医护人员首先会对狗进行毒瘾级别的判定。初级毒瘾是指小狗刚刚接触蟾蜍,还没有对它产生依赖的;中等级别是反反复复,已经产生戒断反应的患者;最严重的是无毒不欢,病入膏肓的类型。它们抓痒挠腮或者闷闷不乐,控制不住地流哈喇子,有的狗,连主人都记不住了。

上瘾程度尚且不难鉴定,但接下来关键的”戒毒“问题也让戒毒所的工作人员非常棘手。

因为没有可以参考的临床案例,现阶段舔狗戒毒所采取的主要治疗方式,也只是让这些毒瘾犯了的狗狗们舔蟾蜍的塑料模型聊以慰藉,试图用传统的“画饼”方式,让狗狗渐渐摆脱对舔蛤蟆的依赖。

当然,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显然很难让狗子真正戒除毒瘾,直到现在戒毒所的治疗方式也非常的被动和保守。

让狗狗染上毒瘾的罪魁祸首,是当地一种叫做甘蔗蟾蜍的动物。

它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蟾蜍,毒性十足。每当受到攻击时,它就会分泌一种“蟾毒素”, 这种物质含有肾上腺素、多巴胺,但最重要的是,它拥有威力强劲的致幻成分。基本上,一只甘蔗蟾蜍,就是一剂行走的迷幻剂。

最关键的是它们从不挑食,胃口极好。终于,在澳洲这片土地上他们找到了一种存量丰富、获取便利又营养充沛的可靠食材——狗粮。

为了争夺狗粮,狗与蟾蜍,意外地相遇了。

秉承着“不管什么都舔一舔”的冒险精神,狗子们很快接触到了这类迷幻剂,就像人吸食毒品、猫爱上猫薄荷一样,它们迅速沦为了“瘾君子”。

所有吸毒的狗一开始都会产生相似的症状,情不自禁地分泌唾液,陷入意识模糊。而一旦磕嗨了,他们就会做出奇异举动,更有甚者,会直接暴毙。

麦克一家有一只可爱的泰迪,有一次它不小心舔到了蟾蜍,比较尴尬的是,它那会儿正处于发情期。陷入迷幻的小狗,把母袋鼠看成了雌性对象,发疯似地追着澳大利亚的象征,跑了整整三条街。为此,麦克不得不将泰迪扭送到医院进行戒毒。

大多数的狗经过多次“戒毒”训练,都成功恢复健康,回到了主人的怀抱。但是根据调查,很多狗狗都会趁着主人不注意,再次复吸。

安妮有一次就没看牢自家的狗,发现它的时候,它又已经躺在草地上享受快乐了,身旁正坐着一只无辜的蛤蟆。据医院工作人员说,曾经有一户家庭的狗在一个月之内,被连续送来了三次,而且,上瘾狗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宠物医院的兽医汤米说,除开复吸的患者以外,医院每天都还能接收至少10条舔蟾蜍上瘾的狗。虽说可以戒毒,实际上收效甚微。

2

不少人可能会疑惑,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消灭源头呢?事实上,当地的政府做过许多的努力,只是消灭甘蔗蟾蜍这件事,太棘手了。

甘蔗蟾蜍,并非是澳洲本地的物种。它于1935年,从夏威夷引进到昆士兰州。由于它喜欢吃甘蔗害虫,因此政府希望引进它,帮助农民们消灭吞噬甘蔗根的害虫——甘蔗蛴螬。结果证明,这可能是史上最没过脑子的引进物种案例。甘蔗蛴螬喜欢在2米高的地方生活,甘蔗蟾蜍更热爱在地里蹦跶,虽为克制关系,两者却基本打不上照面。外来物种一下子变成了益虫废柴。

更可怕的是,甘蔗蟾蜍是一种非常好生养的动物,再加上澳洲地广人稀,环境条件优异,几十年的时间,它们疯狂繁殖,从昆士兰扩散,轻轻松松地霸占了整个澳洲的北领地。

截至2006年,大约有2亿只海蟾蜍在澳大利亚四处活跃着。由于毒性十足,它们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许多动物诸如蟒蛇、鳄鱼等都惨死于它们手中。生物学家做过调查,甘蔗蟾蜍的毒,可以干掉澳洲95%的肉食动物,能够活下来的都是不喜欢吃它的。并且,它产生的迷幻作用,对人类依然有效,成人和小孩不小心误触的话,也会磕嗨上瘾,甚至因心脏衰竭而死。

蛇尸体中的甘蔗蟾蜍

为了保护环境生态和人身安全,政府和居民们尝试了多种方法来猎杀蟾蜍。官方联合相关部门成立了蔗蜍侦缉犬队 ,结果也证明此举产生了类似“狗狗上瘾”的问题。

官方第一只嗅蟾犬Nifty,现已因疾病而过世

居民们的捕杀方法则更为多样。朴实一点的居民会直接用大石头压死蛤蟆,一些崇尚玩乐的居民们选择使用高尔夫球杆狠狠地暴击蟾蜍,将之从自家后院清除出去,蟾蜍不死也残。

一位澳洲的老爷爷,没办法进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于是决定使用沸水煮青蛙的方法。就连枪械厂商,也特别制作了蟾蜍专用点二二口径步枪的子弹,供人们消灭害虫。

有人还将杀死蟾蜍和练习车技结合在了一起,澳洲夜晚的公路上,肉眼可见数十只蟾蜍,司机们计算好行进轨迹,练习如何在路上精准地碾压每一只蟾蜍。

练习使得技术完美,我想我现在比四个月之前,可以更好地轧过它们。你可以感觉到‘咯吱’一声,即使是关着车窗,你都可以听到那种声音。

甚至有人异想天开,把蟾蜍绑在炮竹上,希望它升天爆炸。

但是这些办法不全都有用。昆士兰州的一位农民说,夜晚的时候,他把十几只蟾蜍的肠子都压出来了,结果第二天“尸体”都消失了,它们瘫倒几个小时后,重新吞回了自己的消化道,继续在这片土地上顽强生存着。

3

更何况,就算真的杀掉了,尸体的处理也是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机智的澳洲人民想出了制作蟾蜍周边的主意,他们发现蟾蜍的皮可以制作成各式皮革制品,因此专门推出了蟾蜍商店,贩售如蟾蜍皮钱包、蟾蜍钥匙扣、蟾蜍领结等装饰品。就连戴安娜王妃与查尔斯王子大婚之时,昆士兰政府赠予的结婚礼物,都是一本甘蔗蟾蜍皮装订的书籍。

蟾蜍领结和蟾蜍钱包

另外,澳洲人民还发现了另一根救命稻草:遥远的东方国度。在中国,有不少人会食用蟾蜍,人们也能从蛤蟆中提取出蛤蟆油,蟾衣、蟾壳、蟾皮、几乎蟾蜍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够入药。让狗狗中毒的罪魁祸首——甘蔗蟾蜍分泌的白色浆液,被国人们提取干燥后,可以制作成非常珍贵的药材:蟾酥。

中国从澳洲购入蟾蜍,以蟾酥为原料制作了许多中成药,同时,还将成品卖给了德国和日本,前者将蟾酥制剂用于临床治疗冠心病,后者则以蟾酥为原料生产了“救生丹”。

但人们制作、购买蟾蜍商品的速度,毕竟还是赶不上蟾蜍生殖的速度。昆士兰州的居民们,依然深陷于恐怖的蟾蜍危机中。如果再不遏制蟾蜍的生长,野生动物学家认为蟾蜍可能会向南蔓延到悉尼一带,并贯穿到澳大利亚西部。

截止到16年,当初从夏威夷带回来的102只甘蔗蟾蜍,通过统计,已经发展为了15亿只。但澳大利亚政府环境和能源部都表示,官方不太可能找到一种广泛有效的方法来遏制海蟾蜍的扩散。

而在这次严重的生物入侵中,最可怜的还是无辜的狗狗们。他们会被送进医院,经历严酷的戒毒训练,深受毒素入侵和戒断反应的双重折磨。

而无法控制自己舔蛤蟆的痛苦,还将伴随他们之后的岁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