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发现一封遗书,内容重塑历史:唐玄宗才是毁灭盛唐的罪魁祸首

原标题:法国发现一封遗书,内容重塑历史:唐玄宗才是毁灭盛唐的罪魁祸首

安史之乱时,朝廷紧急向西域、河西求援,于是封常清和高仙芝遂率安西、河西精锐赶赴京师,抵抗安禄山的进攻。由于军队人数不足,封常清在洛阳紧急征集了6万士兵。然而这些士兵不过是一些从没经过战场考验的市民,根本不是安禄山河北铁骑的对手。最终,封常清挡不住叛军的进攻,洛阳就此丢失。

封常清残军与高仙芝部会师后,立即决定退保潼关,毕竟叛军士气正盛、锋锐难当。从当时局势来看,这一决策是相当合理与明智的。当时,安禄山的叛军虽然屡战屡胜,但所面临的局势却不容乐观。

首先,安禄山的大本营——河北非常不稳,亲唐的地方守吏在颜真卿兄弟的带领下,不断与叛军血战;其次,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和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在嘉山大破史思明部,切断了河北与洛阳的联系。封常清、高仙芝只要能利用潼关天险拖延叛军前进的步伐,郭、李二人就能直取叛军老巢范阳,失去后方支援的安禄山部只能不攻自破。

对于这一点,封常清、高仙芝明白,郭子仪、李光弼明白,卧病在家的哥舒翰明白,甚至连站在敌对一方的安禄山、史思明也明白。然而可惜的是,唐明皇李隆基却不明白。他摈弃了封、高二人的正确策略,却选择了一条必败的道路——杀出潼关与叛军决战。

边令诚,宦官,是唐玄宗派到封、高二人身边的监军,此人性格奸邪、刚愎自用,与两人关系极差。他见封常清战败,于是立即向唐玄宗进献谗言:

“常清以贼摇众,而仙芝弃陕地数百里,又盗减军士粮赐。”

当时,唐玄宗恼怒于洛阳丢失,希望封常清和高仙芝能够立即收复东都。然而封常清与高仙芝却抗旨不遵,拒不肯出潼关,这让老而昏聩的唐玄宗更加怒不可遏。于是他立即听信了边令诚的一面之词,诛杀了封常清和高仙芝。

在临死前,封常清忧心国家,于是向唐玄宗呈交一封《谢死表》。在表中他仔细分析战局,希望皇帝能对整体局势有一个清晰认识,他说:

“臣之死后,望陛下不轻此贼,无忘臣言。即冀社稷复安,逆胡覆败,臣之[愿]足兵( 矣) 。仰天饮鸩,向日封表,愿为尸谏之臣,死作圣朝之鬼。若殁有知,必拟结草军前,回风阵上,列王师之旗鼓,平寇贼之戈鋋。生死酬恩,不任感激。臣常清无任,永辞圣代,悲恋之志。”

在表中,封常清明知必死无疑,却仍然冒死“尸谏”,希望以自己的性命和鲜血让唐玄宗明白,绝不可出潼关与叛军决战。千载之下,读到这样字字泣血、披肝沥胆的文字,仍然令人震撼不已。

然而可惜的是,唐玄宗没有看到这张谢死表,封常清和高仙芝被无情诛杀。临阵处死大将,乃是兵家大忌。无奈之下,唐玄宗被迫起用在家中休养的哥舒翰。在唐玄宗的一再强迫下,哥舒翰在大哭一场后,被迫出潼关与叛军决战。结果在六月八日陷入叛军的埋伏,王师一败涂地,安禄山带兵杀入关中,唐玄宗被迫逃亡蜀地。

在安史之乱中,伟大的盛唐一去不复返,中原地区白骨遍野,关中满目疮痍。藩镇割据、吐蕃南诏的内侵,成为困扰唐朝百年的痼疾。更可怕的是,曾经包容开放的唐人也变得不再自信,气质不再昂扬。而这一切,都是唐玄宗瞎指挥的结果。如果说安禄山结束盛唐的导火索,唐玄宗就是最直接的帮凶。若他听从封常清的进谏,又何以至此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