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入暮色,路的尽头有无字碑

原标题:跃入暮色,路的尽头有无字碑

忽然想去一个陌生的村庄(组诗)

去一个陌生的村庄

傍晚,他一起身,便跃入暮色

背面的山即时收拢影子,溪水缓下

余霞,镀红了归鸟的翅膀

木棉树下,他沿着左岸边的小路

似乎要去一个陌生的村庄

嘴一张,歌声便熨过河面的

波纹

水似乎还在荡漾

而急下西山的光芒,花白了他鬓边的须发

就是那一夜,我从粤东返回,我跑到河边呼叫:

父亲!

那时,他已经去到路的尽头

那无字的碑前还站着一个女孩,那模样

很像是未嫁之前的,我的母亲

也像是恋爱时候的,我的妻子

更像是初长成人的,我的女儿

收获后的塬田

当树叶的香气

从群山的低处慢过来

河水很难再荡漾了。这就是

收获后的塬田

茶色的光线

弥补着秋风中陷落的部分

阡陌在近处分叉

蜿蜒的止水和爱

即使手已经紧握,也要

不舍弃内敛的绿意,也要

不分开

这样的场景不可多得

孩子啊,这就是一张宣纸

它等待着我们

哪怕一滴墨

一抹红

小芳

当初是很细密的雨,像丝

朦胧中依然是

忽略年代的,浅浅的,无声的笑

而我感觉这是今生最美妙的场景

同时还有

两个浅浅的酒窝

这是我能清晰忆起的

我不再怯生生,我说:小芳

那些年我一直耿耿于怀的名字

如今我人到中年,一次似是虚无的相遇中

这声音多么清晰啊

小芳在雨里回眸

像晴空里傍晚的霞光

我忽然触碰到一层秋霜

显然,我一直是最后一批在村道上迟疑的人

在有人提议去粤东之前

我终于决定尾随

我和他们头顶着石块和树荫

我没有多想。这些年以来

我从来没有自己的主见

在领头人关掉亮光之际

她开始低声抽泣

当时似乎有一道光照下来

它来自天空的云缝

我依稀看到那坚毅的淡蓝色

和故乡山的重影

以及它的晨光

都似乎昭告着梦想的远方和霓虹

我们所鱼贯穿过的小桥

它的秋日如期寒冷

后来我们又尝试穿过那片工业区

和一带开阔的厂房

从那天以后,至今二十多年

我已渐渐认不出她和他们

和生养我的

那片故土的

模样

本真

一棵将老的树,或一丛枯藤

在秋末里舍弃,它们甚至渐渐

忽视我的弯腰。我直起身子

拾起一枚落英,像紧攥的冷铁

它终于悬挂于土地和葳蕤之间

低矮和高贵之间。我此刻来

或者就是它的离去,一种扑向大地的弧线

如果偶尔再有出现

那将是

连根拔起的本真

后半夜

他拍打着雾湿的衣袖,鞋面,凌散的尘

或者泥。后半夜

分明不是赌气,是真的生分

他最后除下外衣,坐在屋前的矮凳

黎明时省下的亮光照着他,也照着

又试图翻身向里的妻子和孩子

草场

羊把草场悬挂在山区

我也身处陡峭

劲松在风雪中呼呼用响,头羊目睹的方向

在山腰处纷纷上翘

手握着低垂的羊鞭

我说出有生以来最倔强的话语

呼唤着这些微微发抖的孩子

有时候说不出来的还有一片草场

病患父亲的一个黄昏

那好像是四月的一天

他从下午五点起,开始

背对着落日和村庄

他坐在院子里,专门拣有树叶

和阳光的地方挪动

六点二十分,他用右手揉搓着

自己微微颤抖的影子

七点,大姐开了院门进来

嘴里一边骂着我们,一边

把轮椅往老屋里推

光阴

据说,那两只最熟悉的鹧鸪

回来了。一回来就动听啼鸣的鸟儿

它们可能藏匿在我熟识的荩草丛里

我为它们省下了歌喉

省下了时光

和爱情

作者简介:老汉,男,壮族。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曾于《民族文学》《诗刊》等期刊发表诗文。曾获2018年度广西壮族诗人奖等。曾参加第三届花山诗会。现居广西大化。

文:老汉 编辑:杨刚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