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那些创业“独角兽”的倒悬之危

原标题:印度那些创业“独角兽”的倒悬之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竺道

文|竺道

不可否认,印度创业圈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获得了巨大发展,一些初创公司渴望获得“十亿美元”估值并跻身独角兽俱乐部,但这也导致创业者、风投以及媒体之间充满了激烈竞争。

的确,每个人都喜欢“独角兽”这个标签。

事实上,印度创投圈追求独角兽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又多了几百万美元入账,***公司现在估值超过了10亿美元,他们是独角兽了!”

“估值超过10亿美元!***公司居然成了创业生态系统速度最快的独角兽。”

“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又多了几百万美元入账,***公司现在估值超过了10亿美元,他们是独角兽了!”

“估值超过10亿美元!***公司居然成了创业生态系统速度最快的独角兽。”

好吧,我们也不避讳了。到目前为止,B2C领域里成长最快的独角兽初创公司是Ola Electric,而就在一个月之前,这个“宝座”上坐的还是Kavin Bharti Mittal创立的即时通讯软件公司Hike。

这家公司在2018财年亏损了40亿卢比,虽然也赚了3.964亿卢比,但其实利润中97.8%来自于他们共同基金的销售,旗下金融服务的收入只有可怜的508万卢比。

作为一家2012年就成立的公司,到2017年的时候已经投入运营五年了,他们没有受到资金不足的影响(可能因为Kavin Bharti Mittal是个“富二代”,他爸爸拥有印度第三大电信公司),身上也贴上了“独角兽”的标签——这一切听上去很不错,不是吗?

但是,他们的核心业务亏损了40亿卢比,而且只挣到了508万卢比,这正常吗?有什么理由证明他们配得上“独角兽”的估值?

大多数公司使用贴现现金流量法技术为企业估值,简单地说,这种方法许多时候是定期对某一时期(主观)的财务报表进行预测,然后根据最后的预测结果再进行某些调整后对公司价值进行贴现计算。

在这种估值方法下,企业基本上需要预测未来某个时间自己的财务状况,并基于这个状况评估出一个健康的企业价值。

Hike成立于2012年,并在2016年成为了“独角兽”——仅用了四年时间(但考虑到Ola Electric只用了半年时间便跻身独角兽俱乐部,Hike所用的四年时间可能听上去算是比较漫长了)。如果Hike公司在2016年根据上述方式计算出他们的估值为10亿美元,那么当初的尽职调查为何没有预测出其2018财年的收入只有508万卢比,但亏损却高达40亿卢比呢?

然而,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ShopClues和投资缩减

Shopclues是一个印度线上网络购物平台,于2011年在加利福尼亚硅谷成立,总部设在印度的古尔冈。

要知道,想要成为独角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Shopclue的案例会告诉你这一点。在与几家大型电子商务公司的收购谈判失败后,该公司刚刚向200多名员工提出了解雇信息,公司业务也随之关闭。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2016年成为独角兽,而2019年却将旗下门店给关闭了。Shopclue公司在GIC领投的E轮融资时,估值曾一度达到11亿美元。这是否传达出了这样一个信息:除非财务状况良好,否则计算这些高估值的趋势,以及将独角兽这类标签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实际上都是毫无意义的做法,甚至会对初创企业的生态系统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可以看一下ShopClues在2018财年的基本收入和亏损数据:来自运营的收入(RfO)增加了50%,损失减少了40%。看起来财务状况似乎有所改善,但当进行深入的财务分析时,我们发现,尽管亏损在减少,但这些亏损却在年复一年地累积,而融资速度却未能跟上公司的亏损速度。

由于公司没有足够的钱来投入运营,所以亏损和开支都减少了。同时,这家公司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还供应商,甚至支付员工的工资。

该公司在2018财年的主要现金消耗是支付贸易应付款项,从2017财年的12.708亿卢比下降到2018财年的10.45亿卢比。在2018财年,未支付员工薪酬累计已达1700万卢比。

与此同时,公司的资金还有一部分被投资于非流动性和金融资产——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等,以弥补其核心模式未能产生的收入。

其中,非流动性投资从1280万卢比增加到8810万卢比,金融资产的投资增至9690万卢比。另一方面,Shopclue正在减少其固定资产。在2017财年,该公司拥有价值4030万卢比的PPE(房地产、工厂和设备的统称),而在下一财年该数值降至2110万卢比。其在2016财年的时候,这一数字为6840万卢比。

令人担忧的是,不仅仅是ShopClues遭遇了投资缩减,Snapdeal、Zomato和Quikr这三家公司在2018财年也都出现了大规模的投资缩减。

Quikr:收购、商誉和估值

另一家初创公司Quikr是印度首屈一指的在线分类信息网站,它通过15次收购证明了这句谚语:雷声大雨点小。

经过10年的运营,Quikr获得了17.349亿卢比的综合营收,仅通过出售投资性房地产和固定资产,就出现了正的现金流。PPE的价值从2017财年的3.397亿卢比下降到2018财年的2.29亿卢比。非流动性投资(即不用于产生营业收入的长期投资)从3.156亿卢比跌至5020万卢比,跌幅达84.05%。

由于当前的投资,公司的流动资本受到了冲击,那些可以在流动资本周期中赚钱的投资,被削减了20.221亿,从36.13亿卢比降至15.909亿卢比。这种情况自2017财年以来一直在发生,当时该公司通过出售投资性房地产获得了76.587亿卢比的现金流入。在2018财年,现金流入减少到24.887亿卢比。

而仅有两项资产价格上涨:一是贷款预付款,从9340万卢比升至10.392亿卢比;二是商誉这项无形资产。在2018财年,Quikr收购了4家初创公司——Zimmber、Babajob、HDFC Realty、HDFC Red。而所有这些公司的收购金额都比他们的净资产价值(NAV)要高得多,足以使商誉数字从2017财年的1.365亿卢比升至2018财年的18.847亿卢比。

由此可以看出,Quikr的增长是基于收购的,因为19.97亿卢比的收入肯定不足以支付20.931亿卢比的员工工资支出,更别提公司的总体支出了。除此之外,该公司也未能获得股票融资来弥补亏损。在2016年之后,该公司进一步利用公司杠杆,依靠债务投资生存。

由于某种原因,外界没有得到Quikr涉及法律诉讼的消息,但该公司的损益表仍然显示,其在法律方面的费用支出从2017财年的5090万卢比翻了一番,达到1.087亿卢比。根据Kinnevik AB(该公司的投资者之一)的计算,该公司的估值在2017年12月降至8.85亿美元才有意义。

不过,该公司的估值在下一份季度的报告中恢复到了10亿美元以上。鉴于2018财年的这种财务表现,投资者如何能将估值恢复到10亿美元以上令人十分惊讶。这些预测声明加在一起造就了如此高的估值,无视金融审慎的重要性,并引发了对这些报告公正性的质疑。

虽然国外在线分类行业巨头OLX在印度的业务仅限于在网上销售或租赁家电、房屋、汽车等,而Quikr却在家庭服务、就业、分类广告、金融服务、教育、B2B供应商分类等领域展开了业务。后者甚至开始在位于泰伦加纳邦和卡纳塔克邦的线下商店——QuikrBazaar推出了一些产品,以便消费者在购买前能得到良好的体验。

但不可否认的是,印度的在线分类行业正在衰退,其根本无法与OLX抗衡。Quikr即使进行了努力的尝试,试图找到一个稳定的商业模式,在市场上分得一杯羹,却也未能如其所愿。而OLX印度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一直在盈利——2018财年盈利1.56亿卢比,2017财年盈利8000万卢比,而Quikr却一直在累积亏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