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爱尔兰唯一的红衣主教要“退休”了,他在爱尔兰是什么样的存在?

原标题:【专栏】爱尔兰唯一的红衣主教要“退休”了,他在爱尔兰是什么样的存在?

本周五,罗马天主教会中唯一的爱尔兰籍枢机(红衣主教)——肖恩·布雷迪(Seán Brady),度过了他的80岁生日。根据天主教的法规,80岁以上的枢机将不再拥有在教会密会(papal conclave)中投票的权力,这意味着爱尔兰唯一的红衣主教也要从密会中“退休”了。

教宗密会是枢机团为了选出罗马主教(即教宗)而召开的会议。根据罗马天主教的法令,在选举期间下一届教宗期间,所有的枢机选举人都会被锁在一个房间里,直到他们选举出下一任教皇。而根据旧例,最有可能成为爱尔兰下一任红衣主教的是北爱尔兰阿马郡(Armagh )的现任主教 Eamon Martin或都柏林的现任主教Diarmuid Martin

主教、大主教、红衣主教,从这些头衔我们可以感受到天主教森严的等级制度。那么,爱尔兰的天主教的结构是怎样的?神秘的爱尔兰天主教会又掌握了多少爱尔兰多少资源?

爱尔兰天主教的结构

尽管目前有78.3%的爱尔兰人认同自己是天主教徒(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但相比于全世界超过12亿的天主教徒来说,爱尔兰的300多万的信徒数量就显得很小了。这体现在红衣主教的人数上,目前,天主教会有来自87个国家的216名红衣主教,其中来自爱尔兰的只有一位。

全世界的天主教徒都遵从同样的教会制度。简单来说,罗马天主教教会有这样三个等级:教区parish,主教教区diocese(或大主教教区archdiocese)以及天主教会Church,每个层级对应的神职人员也不同:教区的领袖是牧师priest;主教教区的领袖是主教bishop(大主教教区的领袖是大主教archbishop );而天主教会的领袖则是教皇the pope

其中最小的教区是教会最基本的行政单位,大多数天主教徒就是在当地的教区忏悔,参加弥撒,领受圣餐等。据调查,2001爱尔兰共有2508个教区。

而每个教区的牧师都要向管理当地教区的主教或大主教负责。目前爱尔兰共有26个教区,其中4个是大主教教区(如下图)。而下图黄色标记的教区便是大主教教区,可以发现,爱尔兰教区的划分与爱尔兰历史上的四个省份的划分(Connacht, Leinster, Munster and Ulster)有对应关系,这是因为历史上天主教教会对爱尔兰的政治有深刻的影响。

而红衣主教(Cardinals)的职责则与上述的这些都不同,红衣主教是“教皇治理普世教会事务时得力的助手和顾问”,这意味着红衣主教通常工作于梵蒂冈。

然而有时大主教也会是红衣主教,比如开头提到已经80岁的爱尔兰裔红衣主教肖恩·布拉德,便曾是爱尔兰Armagh大主教教区的大主教兼红衣主教,直到2013118Eamon Martin接任他成为Armagh大主教教区的大主教。

天主教在爱尔兰的衰退

实际上在西方国家,由于基督教历来重视教育与医疗,教会一直掌握着大量的教育和医疗资源。教会学校和教会医院在英美都不少见,在爱尔兰也不例外。

以爱尔兰教会对教育资源的掌控为例。1922年独立后,天主教教会开始不断接手爱尔兰的中小学,通过使用来自政府补助和公众捐款的资金,教会担负起培训老师,成立学校董事会,制定教学计划等任务。在上世纪爱尔兰仍十分贫弱的年代,天主教教会依靠其充足的资金和遍及全国的网络,承担起了爱尔兰民族的教育重任。直到今天,仍然有超过半数的爱尔兰小学受天主教会控制。

教会对一些小学的控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除了上世纪著名的牧师性侵孩童案之外,目前最突出的就是在入学时学校对学生的“受洗”筛选。这是指在一些人口较为密集的地区由于学校供不应求,一些教会控制的学校会倾向于选择优先招收天主教徒,“已受洗”成为了学校优先录取的条件。这无疑会给非天主教徒家庭造成困难。

随着近年来爱尔兰经济的腾飞以及大量移民人口的涌入,教会控制教育资源的问题愈发收到社会的关注。反对学校宗教化,呼吁教育回归世俗的声音越来越多。比如,一个名为“教育而非传道”(teach, dont preach)的组织便一直致力于促进爱尔兰教育的世俗化。

在这些努力下,2018年爱尔兰政府终于做出决定,明确立法不允许学校询问学生的宗教信仰,禁止学校将信仰作为筛选的标准。

受洗筛选

实际上不止在教育领域,近年来爱尔兰天主教教会在社会中的影响力整体上都在不断下降。据《金融时报》的消息,近年来由于资金运转问题,爱尔兰天主教会不断出售其掌控的房产,比如都柏林圣十字神学院(Holy Cross seminary)最近便以9500万欧元的价格被出售给GAA。“爱尔兰教会长期以来一直是爱尔兰规模最大、经验最丰富的房地产所有者之一,在整个国家拥有上万处房产。但是这个曾经主宰爱尔兰生活的机构如今已大大衰落,神父、修女日渐衰老,愿意从事宗教的新人寥寥无几。”

天主教在爱尔兰的衰落还体现在立法对社会世俗化的不断加强。2015年,爱尔兰立法允许同性婚姻;2018年,就在教皇访问爱尔兰之前,爱尔兰通过公投使堕胎合法化。在天主教看来,这些都是对传统宗教道德的违背。

回到开头所说,爱尔兰目前唯一的红衣主教也因为年龄过大而失去了在秘密会议中的投票权,这某种程度上也是天主教在爱尔兰衰落的象征。因为就在十年前,爱尔兰还拥有3位红衣主教,只是另外两位(Cahal DalDesmond Connell)分别于2009年和2017月去世,且无人为继。

对此或许有人会争论说宗教的衰落带来了物欲的放纵,这或许有关系,但无论如何,我们切实能看到的是更多移民家庭的孩子不再因宗教而遭到歧视,LGBT群体有了发声的权力,宗教特权阶层受到监管,这些都是社会更加包容和进步的象征。

参考资料:

https://www.irishtimes.com/news/education/catholic-schools-can-still-ask-questions-on-religion-despite-new-law-1.3974648

https://www.irishtimes.com/news/social-affairs/religion-and-beliefs/ireland-loses-vote-in-papal-elections-after-only-cardinal-turns-80-1.3987647

https://www.ft.com/content/20987b3c-9a97-11e8-ab77-f854c65a446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tholic_Church_in_Ireland#cite_ref-26

https://www.irishexaminer.com/ireland/churchs-asset-portfolio-included-10700-properties-171915.html

https://www.dummies.com/religion/christianity/catholicism/the-hierarchy-of-the-catholic-church/

http://www.catholic-hierarchy.org/country/die2.html

作者

【爱尔兰吧原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