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工业航宇电子工程部刘建:每一台产品都饱含责任

原标题:航空工业航宇电子工程部刘建:每一台产品都饱含责任

早晨一上班,刘建就一路小跑赶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作为航空工业航宇电子工程部产品测试室主任,为了赶在军检前完成30多台某型程控器的检测工作,刘建已经连续加班了好几天。

“我们的工作责任重大,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每一个产品都维系着飞行员的安全,必须时时刻刻保持高度的责任心,要把质量放在第一位,一台一台设备、一个点一个点仔细检测,来不得半点马虎。”这是刘建在布置完测试任务后一再和组员强调的几句话。

因产品测试环节属于电子产品生产过程的后端,为了确保产品交付节点,把产品前期加工耽误的时间赶回来,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对刘建来说已属常态。调至电子工程部11年,刘建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

“我平时爱打球,所以荣誉感比较强,不愿意输球。在工作上也一样,不愿意被领导批,也不愿意认输。”刘建说。

2008年3月,刘建通过招聘考试,从计量理化中心应聘到公司新组建的部门——电子工程部从事产品测试工作。虽然他以前也是搞仪器仪表的,具有一定的电子基础,但是产品测试岗位的更求却更高:不仅要具有一定的电路基础知识,还要熟练掌握整个程控器的逻辑关系、基本的外场故障排故流程,包括故障点背后隐藏的原理等等。也就是说,既要懂设计理念,又要懂基本的操作过程,还要有一定的排故经验,还要会测试技术。虽然岗位要求高,但“争强好胜”的刘建却并无畏惧,因为他坚信“实践出真知”。为了尽快熟悉岗位,满足岗位工作需求,他除了每天工作上多动手多实践多思考外,工作之余还认真学习电子专业及相关知识,仅用了短短两个月时间,就摸清了电子产品的工作原理和逻辑关系,同时,对产品设计、工艺步骤和外场排故流程都熟练于心,并能独立完成产品的定检、培训和排故等工作了。

说到自己的不服输,刘建指了指自己正在检测用的弹射压力参数模拟台说:“这台是程控器地面检测设备,也就是Ⅱ型和Ⅰ型程控器检测必须用到的设备,最早这个设备我们是没有知识产权的,是由北航帮着做的。我调到电子工程部以后就想,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研制生产呢?也是年轻,加上这股不服输的劲,我就和部门的一个技术员一起,开始钻研这个参数模拟台。当时也是查了很多资料,费了很大的功夫,但很快我们就把这个设备的原理给吃解透了,并成功进行了研制。”

“其实,产品测试是一项十分辛苦的工作,没有强烈的奉献精神和责任心是干不好的”。产品测试室不仅承担着产品交付前的各种性能检测,在生产过程中还要进行振动、环境试验等工序试验,经常需要总部、A2、襄北试验场来回跑。盛夏时节,襄北试验厂房内温度高达40摄氏度,刘建和团队测试人员站着一干就是几个小时;数九寒冬,要将四五十斤重的夹具往工作台上搬,感觉手都要被粘住了。尽管工作环境艰苦,但为了完成任务,他从不敢有一点马虎,干完本道工序,又紧接着做下道工序试验。因为他知道,如果在他这儿耽误了程控器的交付时间,就会影响公司座椅的交付进度。如果程控器等电子产品有故障隐患,自己没有检测出来,就可能降低弹射座椅的救生性能,危害到飞行员的生命安全。

每次80小时的电子产品环境力筛选试验是刘建最忙碌的阶段。因为试验是要跨昼夜进行的,也就是说要采取三班倒轮转的形式进行,即从早上8点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6点。电子工程部刚成立的时候,因为人手不足,刘建曾身兼数职,既要负责计划调度、还要负责部门管理和产品测试工作,经常是一个人连轴干三天,休息一晚上,然后再接着干三天,直到任务全部完成。“当时虽然真的很累,但是看到我们的产品按节点交付部队,并安装在先进战机上,内心却感到十分自豪,认为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因为工作忙,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就比较少,刘建觉得自己亏欠他们太多,尤其是女儿,感觉还来不及陪伴她就已经长大了,现在想起来脑子里还是女儿每天放学后在公司大门口等着自己下班时的情景。还有妻子,不仅对自己长年累月加班没有任何抱怨,反而经常和自己讨论交流工作上的事情,帮助自己把工作做得更好。2011~2012年间,公司生产任务逐年增加,生产交付形势异常严峻,而此时刘建的岳母的肺癌已到晚期,每三天要去医院进行一次化疗。岳母需要人照顾,女儿上学也需要人照顾,刘建说那段时间真的是十分艰难。但为了不让他担心,爱人默默承担了家庭全部重担,没让刘建请过一天假,耽误过一天工作。

作为室主任,除完成好生产任务,刘建平时最关注的就是员工责任心的培养。在刘建看来,要想干好一项工作,第一是责任心、第二是责任心、第三还是责任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