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早筛领域杀入“黑马”:拿下4000万美元融资,靠一管血掌控生命

原标题:癌症早筛领域杀入“黑马”:拿下4000万美元融资,靠一管血掌控生命

近日,癌症早筛市场迎来一位“另类”玩家。

投资界近日获悉,生物科技公司觅瑞(MiRXES)已完成4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新加坡风投公司Venturecraft领投,高榕资本跟投。完成这笔投资后,觅瑞将癌症早筛试剂盒加速产品化,首款产品筛无忧-胃癌检测产品于2019年5月正式面世。

投资界了解到,与基因检测技术不同,觅瑞的miRNA(微小核酸)小分子肿瘤标志物癌症筛查技术,是世界领先的使用miRNA(微小核酸)技术应用于癌症早筛检测的技术。

“miRNA不只是在癌症早筛方面有意义,它管控的是生老病死整个过程,我们认为未来依托miRNA将会产生一套精准的疾病预测体系。”觅瑞CEO吴依凡说到。

觅瑞CEO吴依凡

一管血,掌控生命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数据,全球范围内每天有接近45000的癌症死亡人数,其中接近60%发生在亚洲。而中国,应该是未来30年全球癌症发病率的重灾区。

之所以中国的癌症死亡率持续走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发现即晚期”,如果能够早发现,绝大多数癌症患者是有机会被治愈的。而目前,传统的癌症诊断技术并不能做到“早发现、早治疗”。

觅瑞的miRNA小分子肿瘤标志物检测技术有望填补这样的市场空白。吴依凡介绍,现在市面常见的癌症早筛主流技术是ctDNA、蛋白、miRNA这三种,如果从学术角度来讲,相比ctDNA,miRNA是检测阶段最早、准确性相似但花费更低的项目;而相比蛋白,miRNA的准确性明显高出很多。

miRNA,一种游离在血液中的微小核酸,简单来说,miRNA是细胞的管控因子,可以管控细胞的生长方向。

在我们的血液中,游离着很多miRNA,这些miRNA对基因的表达有着重要的调节作用。当癌症发生时,某些miRNA的表达量会出现变化,与癌症的发生或发展有高度的相关性,因此通过检测某一组特定的miRNA组合,可以实现癌症的早期发现。

从人体内发现miRNA到癌症早筛产品应用于临床,科学家们用了整整19年。

2001年,哈佛大学的Frank Slack教授第一次在人体血液中检测到miRNA。2010年,觅瑞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周砺寒和邹瑞阳,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就读博士期间,以原创性的检测技术和算法打开了miRNA的大门,找到了miRNA和癌症之间的关系。

又经过近十年研发,超3000万次的机器学习,觅瑞发现了在人体血液中含有2600多种miRNA。而通过一管血,就可以在这2600多种miRNA中,寻找与各癌种相关联的不同miRNA组合,从而可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癌症早筛。

未来,直击多种疾病“精准预测”

在癌症早期领域,吴依凡是很有发言权的。

她出身医学世家,2005年从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先后在诺和诺德、默克雪兰诺以及拜耳医药等世界知名药企任职。在市场打拼多年,吴依凡加入了全球性的管理培训与咨询机构AMA(American Management Association),开始零距离接触各类生物医药公司。由于她的这段经历,吸引了周砺寒和邹瑞阳邀请吴依凡一起创业,2018年9月, 她以顾问的形式加入了觅瑞。

此时觅瑞已经拿到4000多万美元A轮投资,胃癌早筛试剂盒的产品化提上日程。而吴依凡的加入,让觅瑞在胃癌早筛试剂盒在产品转化及市场应用上取得了实质进展。

实际上,早在2015年,觅瑞胃癌早筛试剂盒就已经获得了专利。随后三年,觅瑞在东南亚地区完成了超5000例高危人群的前瞻性临床试验,证明microRNA标志物对早期胃癌的检测灵敏度达到蛋白标志物的3-4倍,准确率达到了87%。基于此,觅瑞推出第一款“筛无忧”胃癌检测产品。

截至目前,觅瑞主要有四个板块的业务。吴依凡介绍,第一,miRNA科研试剂的销售。目前觅瑞科研试剂在全球销售额每年300万美金左右,预测明年有望超过1000万美金,力争在全球5000万美金以上的销售份额中,可以做到30%以上的占有率。“这是觅瑞科研试剂方面比较重要的规划,miRNA科研试剂我们很有优势,之所以现在一年300万美金是因为我们没有做科研试剂的销售推广,现在基本属于上门生意。”

第二,医院端的辅助诊断业务。今年会有胃癌、肺癌、乳腺癌早筛产品推出,未来三年还会有5种癌筛产品上线,帮助B端做精准的辅助诊断。“就是说先测癌症风险,然后告诉你有没有必要进行影像学的精细检查。”吴依凡补充。

第三,针对消费者端的疾病预测套餐。这是一个完全消费者级的项目,基本上分为全方位疾病预测,包括慢性病、癌症、心脑血管疾病和其他疾病四个领域的预测,同时还会分为男性疾病和女性疾病的预测。

第四,全球异业合作业务,比如和保险行业的合作。

接受媒体采访时,吴依凡表示,“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将癌症拦截在早期,先救人。而未来,我坚信基于miRNA将会产生一套最棒的、最精准的疾病预测体系,预测体系包含且不仅包含对于癌症的预测,应该可以完整预测到人类不同系统的疾病。”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觅瑞独立医学实验室是世界上完成miRNA检测数量最多的实验室,掌握全球最大miRNA数据库,为哈佛医学院、东京大学、中科院、强生、礼来等全球领先的医疗研发机构提供技术支持,拥有全球影响力。

B轮融资启动,方向清晰

投资界了解到,目前觅瑞新一轮融资已经启动,预计B轮结束时间在明年6月。

吴依凡透露,B轮融资有清晰的方向:第一,觅瑞基于十几年的基础科研,研发了疾病预测的套餐,还对8种癌症进行高准确率早期筛查。第二,针对全球用户的个人疾病预测中心的建立。

“等到B轮融资结束以后,我们会考虑建立全球领先的疾病预测中心。消费者只需要一管血,我们就可以帮助他们做疾病预测,他们可以按照疾病预测的结果去挑选是否有必要进行精细检查,因为影像检查是有放射风险的,如果你疾病预测的风险很低,其实是可以避免接受放射风险的。”她解释。

吴依凡认为,对于一个真正想做科研而不是想靠迅速变现获取利润的公司来说,资本几乎决定了生死。“所有我们在选择B轮投资人的时候很谨慎,目前也有全球一线的投资公司对我们持续关注,但我们非常明确后续需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因为投资人改变我们的方向。”

对于未来路径,吴依凡透露,觅瑞会成为一个健康类的平台,应该做的是大健康全产业链的管理。“觅瑞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公司。第一,我们肯定要做成闭环;第二,我们也有相关的研究在做;第三,我们不排除寻找新的技术,有非常好的技术我们也愿意进行投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