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四十四)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四十四)

6.5.6 胜利的摇篮

11月24日下午,第五两栖军司令官霍兰•史密斯少将乘机飞抵贝蒂奥,在朱利安•史密斯少将的陪同下视察了满目疮痍的战场。面对眼前的一片狼藉,“嚎叫的疯子”终于嚎叫不出来了。“潟湖水面和海滩上,到处遍布我军将士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可怕的恶臭。这样的情景令我终生难忘。我想象不出,他们是如何攻占这个岛屿的,这是我见到过的防御最完备的岛屿。”在场的琼斯少校看见,当时霍兰的眼中含着泪水。谢罗德记者记述道,“在场所有人无不泪流满面。”

随后进行了象征性的升旗仪式。之前塔拉瓦是英国殖民地,为了使盟国能够享受同样的荣耀,美国人打算将两国国旗一同升起。在两棵还算完整的棕榈树前,朱利安问手下的一众参谋:“谁带有英国的国旗?”

所有人都摇摇头。此时,英国皇家海军哈罗德少校从霍兰的身边站了出来——就是之前一直对潮汐问题提出质疑的那位,他现在的身份是霍兰的特别顾问。哈罗德接下了系在腰间的包,打开一个小盒盖子往外倒,一面小型英国国旗和一条肮脏的内裤从里边掉了出来。朱利安一脸严肃地从哈罗德手中接过英国国旗。星条旗和米字旗在两棵被炮火削秃的棕榈树上缓缓升起。临时客串仪仗队的一排海军陆战队员一起朝天鸣枪。

众人随霍兰一起察看战场。在路过一处海堤时,大家看到了一位背倚大树的陆战队员。生命早已离他远去,但他手中还擎着一面蓝白相间的信号旗,高举过顶,向登陆的战友指引前进的方向。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忠实履行自己的职责。霍兰不禁为之哽咽,他大声问身边的所有人,“这样的战士有谁能够击败?”无人回应。

美军在贝蒂奥伤亡惨重,尼米兹上将决定亲自到那里走一趟,了解第一手资料。11月25日,尼米兹乘“科罗纳多”飞机从珍珠港直飞埃利斯群岛。同行的除副官拉马尔之外,还有里查森中将、谢尔曼少将及负责总结塔拉瓦之战通讯情况的雷德曼上校等人。飞机刚刚在富纳富提机场降落,尼米兹就收到了斯普鲁恩斯发来的电报:建议司令官推迟行程,因为岛上正在清剿日军残部,还不安全。正在维修的机场跑道尚不具备起降大型飞机的条件,众多阵亡官兵的尸体也没来得及掩埋。

尼米兹没有听从这一劝告。在简单视察了岛上防务之后,他立即换乘胡佛少将提供的海军陆战队运输机启程了。贝蒂奥机场还在整修,5台推土机在平整和加长跑道,尼米兹的飞机不得不在空中盘旋了近一个小时。斯普鲁恩斯再次告知,机场暂时无法降落。对此尼米兹毫不让步,“我无论如何也要降下去,告诉雷蒙德,我们没有带回去的油。”斯普鲁恩斯很快回电,“请忍耐一下,切斯特,我们加油干!”之后他很快乘交通艇来到岛上。

从空中俯瞰,小小贝蒂奥就像一个乱石堆,棕榈树干光秃秃的,枝叶大部分荡然无存。一小时后,飞机接到了可以降落的信号。跑道显然非常粗糙,飞机几经颠簸才缓缓停了下来。舱门刚一打开,舱内的人便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烧焦及腐烂尸体的恶臭。掩埋队主要把美军官兵的尸体掩埋在弹坑或推土机挖出的壕沟里,而数以千计被烧焦或被炸成碎块的日军尸体还散落得到处都是。

在斯普鲁恩斯、霍兰、希尔、朱利安等人陪同下,尼米兹对战场进行了巡察。废墟上到处是尸体和残肢断臂。穆尔上校不小心踢到了一只鞋子,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只脚。在滩头被打坏的两栖运兵车中间,被打死在暗礁上的陆战队员的尸体依然泡在水里。尼米兹轻声说:“我从未见过如此狰狞的战场,这是我第一次闻到死亡的味道。”

那些幸存下来的陆战队员身上,还残留着激烈战斗留下的痕迹。他们衣服污秽,眼眶下陷,满面胡须,两目无光,看上去比他们的父辈还要苍老。他们经过这场严峻的考验活了下来,但心灵遭到了严重打击。他们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他们脸上没有笑容,只有消极、因死里逃生而感到宽慰的神情。尼米兹看到棕榈树残枝和炮火熏黑的废墟之间,岛上的主体工事还未被打掉,一些碉堡里还堆放着日军的大炮。大部分碉堡上沉积着一层厚厚的珊瑚砂。据为数很少的一名日军俘虏说,“柴崎将军说,你们就是用100万人花100年时间也攻不下这个岛。”

不顾朱利安等人劝告,尼米兹进入了一幢被水淹没过半的日军碉堡,里面大约有15具被烧焦的日军士兵的尸体。一名参谋汇报说,尸体中曾藏着一名活着的日本兵。后来他饥渴难耐,端着机关枪冲出来向美军扫射,当场就被打成了筛子。

一间损坏相对较轻的日军营房被打扫干净,成为朱利安的临时指挥所。陆战二师将在这里请尼米兹、理查森等人用午餐。桌椅、白色台布和食品都是从海军舰艇上临时运过来的。食物看上去还算精美,但看到周围陆战队员们还在吃着K类和C类干粮,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幕场景,所有的人胃口全无。一战老兵理查森中将感慨地说,眼前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当年伊普雷战场历时数周的残酷拉锯战。

尼米兹亲自慰问了劳苦功高的海军陆战队将士。陆战二师获总统荣誉嘉奖,陆战二团团长肖普上校以及在战斗中光荣牺牲的博德伦上士、霍金斯中尉、伯尼曼中尉被授予“荣誉勋章”,八团二营营长克罗少校、副营长张伯伦少校、二团二营营长艾米中校(阵亡)、二团三营L连连长莱恩少校、前棒球手斯皮莱恩下士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

肖普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拜上帝和海军的坚强支援所赐,否则陆战二师根本无法占领贝蒂奥。这一战中有那么几个小时,我们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虽然在战斗中力挽狂澜且九处负伤,但依然活着的肖普获得荣誉勋章,还是引起了一些军官的不满。其中代表人物就是陆战二师参谋长埃德森上校。他认为肖普所做的本来就是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朱利安力排众议,坚持要给肖普授勋。他清楚,在起初最困难的36个小时里,正是肖普的沉着、冷静和不懈努力,才使美军艰难赢得了贝蒂奥之战的最后胜利。

在返回珍珠港途中,在坎顿岛短暂停留的尼米兹给凯瑟琳写了封信:“我从未见过塔拉瓦这样凄凉的地方。成千上万的棕榈树被破坏,日军防御工事坚固,发誓要战斗到最后一人,只有少数几名重伤的日军被俘虏。虽然我们的部队正在努力掩埋尸体,但没有掩埋的尸体恶臭熏天,令人作呕。当我们离开那里到了附近的柏利基时,我才能轻松下来吃饭睡觉。但在那里,也只有在风向改变时我们才能呼吸到一点新鲜空气。尽管如此,我们大家都在积极巩固战果,为不可避免的下一场作战作准备。托上帝的福,我们不仅能够巩固胜利,而且在修建机场后能用它对日军发动进攻。”

朱利安向尼米兹、理查森汇报战况

尼米兹巡视战场

等待上船的陆战二团、八团

登记阵亡者

岛西的纪念碑

等待掩埋的日军士兵尸体

升旗

阵亡将士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