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 | 长在树上的房子

原标题:设计 | 长在树上的房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候鸟长途跋涉千里,越过高山大河,小小的鸟巢却是它们旅途的终点,那是一个足以得到庇护的栖息地,一个可以安然入梦的地方。人也是如此,置身于都市喧嚣,看惯了高楼广厦,便学习林中鸟回归自由,搬进了长在树上的房子。

这是一座位于某酒店内的简单树屋,功能区仅仅被简单划分为卧室和阳台。沿着歪斜扭曲的木梯盘旋而上,木屋的主体就被树干撑起在半空。向上看去,树屋成了树冠,而延伸至室内的树干是屋子的梁与柱。高高悬起的屋子有效避免了附近林地带来的潮湿,同时盘旋的楼梯设计也让树屋支柱结构有效与自然生长的树融为一体。

被木板拼接的屋子不大,但五脏俱全。盥洗室被穿过屋内生长的树干分隔开,形成半独立空间。巨大的床占据了过半室内空间,活动空间虽然相对狭小,但用作休息的区域职能被放大。不大的区域内,立体空间利用率被巧妙提高:树下三五好友谈笑,树屋底部仅仅垂下孤灯一盏,树荫覆盖之处便是客厅;当阳台上的鸟鸣与黎明一道升起,住客从占据小屋过半空间的大床上醒来,被树林勾勒的阳光便柔和地照进窗。如此一来,活动社交区域便与起居空间分离,而三面小窗与树林的结合既保证了室内采光良好,又使阳光直射不会过于刺眼。

穿屋而过的树干同时兼备加固房屋职能与自然景观特点,作为房子的支柱,它与房子共生;而作为自然的一部分,它又与人文相结合。由此,树屋便如同树冠与果实一样,成为了真正长在树上的房子。

小小木屋悠然独立于喧嚣之外。不刻意营造静谧的氛围,因为来者已然身处静谧中,这或许是设计者的初衷,也是居住者的追求。“简单是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简单。”梭罗的瓦尔登湖只属于他的生活,但像鸟儿一样住在树上,每一个人都可以深深地扎入生活。而这样的生活,不需要缜密修饰,唯简单可给予其最大的热忱和尊重。

如果第一座树屋是大巧不工,那这一座便是艺术美好的集合。

树屋半掩于林木间,建筑在山坡上。坡上坡下树木繁茂,穿过小径,树屋的一侧藏入林中,而自树屋远方森林眺望,它宽阔的半开放式阳台向前凸出,屋顶与四壁是略有镂空的浅色木板拼接而成,如同绿海中露出水面的鱼口与鱼鳞。设计者在行人往来的道路上尽可能满足了树屋的隐私性,而作为树林中独特的人造景观,树屋具备了较强的观赏性。

走进树屋,卫浴间和衣帽间被隐蔽在室内左右两角,巨大的、挂满白纱装饰的床居于卧室正中,卧室主体与半开放的阳台相连,阳光与绿意从“鱼口”尽收眼底。室内空间根据不同功能被有序分离,在满足起居空间的同时,兼顾了对远处景观的视觉效果。 远处森林的广袤配合半开放阳台的宽阔视角,让室内采光效果得到优化,同时在视觉上进一步放大室内空间。

树屋远景庞大的体量或许是发源于苍苍林海的气魄,它内部设计的浪漫精巧则如其名字般饱含少女的诗意。当山中夜幕降临,温柔的橙色灯光缓缓驱散树屋四周来自森林的黑暗,配合浅色木制的四壁以及白纱与洁白窗帘的掩映, 暖色调让室内似乎燃起一团炉火;清晨露水凝聚在叶片上,站在全景浴室中,触手可及。虽然浴室被分隔在室内一角,但足够的浴室空间,半开放落地窗以及用于休息的长椅开辟了第二阳台采光区,而这种设计使树屋在白天日光不足时也能保持足够室内亮度。

从树屋入口的林间小道的含蓄,到屋中童话般的热情,再到远眺群山,坐拥林海的豪迈,一屋三景,景中多情。树屋,看似简陋粗犷的名字,却蕴藏深沉的暖意。它让来客在舟车劳顿后柳暗花明,深入孤独时感受温暖,居于林间却得见炊烟,将归喧嚣但流连忘返。“我家吴会青山远,他乡关塞白云深。”忘乡与思归,恬适并惆怅亦或管他冬夏与春秋的豁达,属于中国古老哲学的对立统一与水墨画中的留白之美,恰似林中飞鸟,所见何景,景寓何情,只有树上的居民可以理解吧。

编辑:刘天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