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预先防范到严惩不贷!止暴制乱,欧美国家手段多

原标题:从预先防范到严惩不贷!止暴制乱,欧美国家手段多

7月6日,法国防暴警察对“黄背心”运动严阵以待。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法国、英国、俄罗斯特约记者侯健羽青木姚蒙纪双城柳直】编者的话:“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政治立场如何,如果你在这座城市参与暴力活动,那么就将被追究责任!”美国波特兰市市长惠勒近日这样提醒准备上街示威的民众。然而,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却对香港警方依法止暴制乱无端指责、说三道四。欧美一些政客和媒体双重标准的做法看上去十分虚伪。《环球时报》驻欧美国家的记者调查发现,很多国家在针对本国各类大规模暴力示威活动时用尽各种手段,如从宣布紧急状态到提前抓捕,从加强警察装备到动用武装力量。从“占领华尔街”到“黄背心”运动,欧美国家不仅强化“以警察执法为核心”,而且还紧抓“舆论战”和“法律战”,对街头暴力进行严厉打击。

对付骚乱,欧美有民意基础

自去年11月以来,“黄背心”运动一度严重影响法国正常的社会秩序。在总统马克龙、总理菲利普的一系列应对措施下,该示威行动才逐渐式微。据了解,“黄背心”运动的示威者大部分是抱着以和平手段向政府施压的目的,但人群中也夹杂着职业暴力分子,他们可以分为极左、极右专业捣乱者,以及一些想要泄私愤的流氓歹徒。专业捣乱者被称为“黑色群体”,他们有备而来,身穿深色服装、用帽子、围巾等遮挡脸部,甚至戴上防卫头盔、防毒面具等来保护自己,背包里装着锤子、刀具、铁棍、催泪瓦斯喷雾器等攻击性器具。

法国今年初新出台《反暴力示威法》,通过禁止蒙面示威、允许治安力量在示威地点周边对任何人进行搜身、检查携带物品等措施来有效打击暴力犯罪分子,阻吓可能采取暴力行为的示威者。《环球时报》驻法记者多次在巴黎火车站、主要地铁站或示威地点周边看到法国警方对过往行人和车辆进行抽检。据一位警官说,每次检查都会收缴一大批用来施暴的物品。

2009年4月,伦敦举办G20峰会,英国却上演严重的街头暴力。英国当局面对示威者的不同诉求,始终坚持依法处理,毫不妥协。《环球时报》驻英记者曾在伦敦金融城目睹蒙面示威者冲击苏格兰皇家银行的一幕,他们砸玻璃,涂写标语,并向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投掷鸡蛋。警方除用警棍驱散示威者外,还安排骑警强势将示威者驱散,通过直升机监控示威人群。

回忆起当时的这些情景,曾在金融城一家投资银行工作的考林斯告诉记者:“我记得那些人当时就坐在我上下班的地铁站门前,肆无忌惮地喝酒、抽大麻,大声说着脏话。”考林斯对街头暴力的态度从不以为然到深恶痛绝,他说:“我的西服被砸上鸡蛋,我停放在银行办公楼后门的自行车也被偷了。我认为警方已很克制,但示威者却想得寸进尺。”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媒体也强调“抢劫是对普通人民的攻击”。2011年英国警察枪杀黑人青年事件引发骚乱,英媒紧盯打砸抢烧行为,及时定性,给示威贴上暴力标签。

2017年7月,德国汉堡G20峰会期间,有蒙面示威者走上街头,他们焚烧障碍物和车辆,打砸和洗劫商店、向警察投掷石块甚至攻击警局、对警方直升机发射信号弹。汉堡小学教师思凡尼娅和《环球时报》记者一谈起这些事就义愤填膺,她说:“当时市中心火光冲天,就像是一个战场。我们躲在家里,不敢出门。那些人就像暴徒,根本不是普通的示威者。”德国警方公布的数据显示,骚乱中共有476名警察受伤。

《环球时报》驻德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德国民众认为,现在的游行示威很容易变质,最后演变成暴力活动。德国汉诺威汽车工程师尤丹回忆说:“开始我们还常被一些示威团体的宣传迷惑,甚至一家人上街支持他们。但很快发现他们总是使用非法手段,许多时候是以牺牲民众的利益为代价。这让我们感到厌恶。”汉堡骚乱后,民意调查机构Yougov在德国做了一次民调,结果显示,半数受访者表示,支持国家以防范暴力为目的,对非法集会进行最大限度的管控。德国《图片报》今年7月公布的另一项民调显示,2/3的受访者认为警方应加大惩罚力度,近六成受访者支持警方为预防犯罪采取的措施。

2017年8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白人至上主义者制造大规模骚乱,《太平洋标准》杂志发表题为“当示威者使用暴力时,警察可以做什么”的文章。文章提到,“警方一直在联系组织者并监视社交媒体,以弄清楚有多少示威者前来,以及他们是否有武装”。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刑事司法教授布赖恩·莱文表示,警方正越来越多地使用无人机及时发送信息。

从预先防范到严惩不贷

《太平洋标准》杂志文章说,弗州禁止人们在公共场所伪装自己,如示威者用滑雪面具或围巾遮住脸。尽管美国警察的装备自“9·11”恐袭事件以来已非常军事化,但警方在与欧洲国家应对暴力示威的手段相比时,仍认为自己有短板——美国警察通常只培训几个月,而欧洲警察可接受长达几年的培训。

为弥补“短板”,美国警察多使用枪支对付暴力分子。几年前,一名柏林男子因手握刀具靠近警察被击毙。当时德国法院认为,该警察是正当防卫。德国警察学院在总结这起事件时表示,德国警察执法的原则是“最低限度”使用枪支,因此,德国警察用枪自卫的频率远远低于美国警察。德国警察学院去年还公布了一组最新数据:德国警察2017年在执行任务中总共击毙14人、打伤39人;而2013年时分别为8人死亡、20人受伤。

在美国,当暴力示威遇上种族问题时,警察往往力不从心,这时,国民警卫队这种军事部门就会介入。最典型的例子是1992年洛杉矶种族暴动期间,加利福尼亚州州长请国民警卫队驰援。2015年,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发生骚乱后,美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在实施宵禁的同时调动5000多名国民警卫队员,并授权使用装甲车及各式武器。

在出动武装力量镇压暴动方面,澳大利亚和美国一样态度坚决。2015年,澳大利亚圣诞岛移民拘留中心发生骚乱,澳安全部队迅速行动,移民部门在网站声明表示,可以“通过作战行动重新控制拘留中心”。

从立法预防看,欧美国家不断完善暴力示威的预先防范,包括利用情报监视提前评估风险,甚至通过预先逮捕剔除潜在破坏者。今年4月第22轮“黄背心”示威活动前,法国警方预先检查9400多人,逮捕27人。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警方17日针对当地一场示威活动的手法中,也可以看出美国止暴制乱的“前瞻性”。由于示威者中包含极右翼组织成员,波特兰警方为防止在示威游行时发生暴力冲突,已提前抓捕了6名极端分子。

2009年担任过安保工作的英国前警务人员罗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示威和街头暴力升级,警方是有心理准备的。当时,他和1.5万名同事严阵以待。有一次,他们在伦敦证交所附近搜查一辆运输车,发现车内有伪造的警察制服,这说明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游行抗议活动,而是另有所谋。

“德国近年来已加大对暴力示威的防范和打击。”德国慕尼黑大学内政问题专家劳伦兹·舒贝尔特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劳伦兹表示,德国警方首先加强装备,如引进现代锁子甲。锁子甲使用新型材料制作,不仅轻,而且透气性好,可以防刺等。此外,还有“幸存者R”防暴警车、强力水炮车以及无人机等装备。其次,德国的警察立法权主要分配给各州,像巴伐利亚去年通过的新警察工作法,极大地延伸了警察的权力。原本只有“存在具体危险”时,警察才可直接执法。现在,只要警察认定具有“潜在危险”,就有权在犯罪行为尚未发生之前先行启动执法手段。在示威游行现场,警察有权拍摄示威者脸部,并与既有的资料库进行对照,查看其邮件等隐私材料,并采取相应措施。

对非法集会,英国一直坚持在立法上确保警察执法权。英国在1715年通过《取缔骚乱法》,定义12人以上为同一目的扰乱治安的行为就是触犯法律,警方有权驱散、抓捕。上世纪60年代,英国通过新的《警察法》,进一步明确警方有权界定非法集会的性质和程度,以决定是否可以清场。

从司法惩处看,欧美对骚乱参与者毫不手软。2011年伦敦骚乱后,至少1300余英国人出庭受审。时任首相卡梅伦要求法院从重从快严惩违法者,并提出剥夺罪犯及其家属享受政府福利的资格。司法严惩的前提是,政要一齐发声,认定攻击警察的行为是“绝对的犯罪”。

德国也对暴力示威者严惩不贷。汉堡骚乱期间,德国警方出动1.5万警力维护秩序,逮捕400多名破坏秩序者。一名荷兰籍21岁青年因向警察投掷两个玻璃瓶,被控破坏国家治安、袭击警察及反抗执法,最后被汉堡地方法院判处入狱2年7个月。当有人质疑量刑过重时,法官的回应是,对其判决是参照G20峰会前生效的对袭警行为应加重处罚的相关法律条款。

据俄罗斯“Rusplt”网13日报道,俄警方对非法集会的处罚措施远比西方国家要轻得多。全世界都禁止在示威集会中戴面具。俄法律规定是将戴面具者从集会队伍中驱逐。在德国,戴面具者可判处1年监禁。而在西班牙,该行为将被罚款3万欧元。加拿大更严,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

美对“新型恐怖主义”搞双重标准

据俄《论据与事实》周报14日报道,今年7月27日,两名在莫斯科参与非法集会的市民试图打开一名警察头盔上的遮阳板,此举属于挑衅行为,为此他们被判处1个月监禁。一名说唱歌手向执法人员扔装满水的塑料瓶,结果打到后者脖子,最后被判处26天监禁。8月3日,一名莫斯科的示威者折伤一名警察的手指。根据俄相关法律,他可能被判处10年监禁。根据《俄罗斯联邦刑法》第318条,在警方执行任务期间袭警是重罪之一。对使用暴力危及警察和其亲属健康者,罚款20万卢布,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如果集体袭警,法院将加重处罚。危及警察和亲属生命安全者,可判处12年到20年的监禁,甚至终身监禁。

俄《观点报》13日援引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的话说,对非法集会采取严厉措施,特别是制止骚乱是合理的,非法示威者不服从警方,甚至侵犯执法人员是不可接受的。俄网民瓦季姆表示,警方对破坏社会秩序者采取强硬手段无可厚非,但美国却采取双重标准,对俄依法打击骚乱的行动说三道四。

《俄罗斯报》4日题为“西方国家如何惩处大规模非法集会者”的文章称,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法律都规定,参与非法集会者要承担刑事责任,而对袭警的处罚更为严厉。美国对非法示威处罚严厉。在华盛顿,如果抗议者举行非法集会,警察有逮捕和驱散示威者的权力,包括使用特殊手段,如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水炮、眩光弹等。而在加利福尼亚州,只要呼吁骚乱,最高就可判1年监禁。另外,如果非法集会参与者拒绝散去,他们将面临长达6个月的监禁。在英国,要至少提前6天向警方提交集会申请,参加大规模非法集会并造成骚乱者将面临长达10年的监禁和巨额罚款。在新西兰,如果参加非法集会者采取挑衅行为可判处2年监禁。在意大利,非法集会组织者最高可判处6个月的监禁。如果抗议者违反政府的禁令走上街头,那么监禁可达1年。瑞典的法律规定更为严格,非法集会组织者将面临长达4年的监禁,普通参与者将面临最多2年的监禁。在芬兰,不服从警方指挥的非法集会者最高可判3年监禁或罚款1.5万欧元。西方国家的执法人员在驱散示威者时通常使用橡皮子弹、催泪瓦斯和其他特殊手段。无论警察在行动中对示威者采取多么强硬的措施,西方政府总是称,“这是为了大多数公民的安全”。

德国柏林欧洲政治社会政策学者马塞尔·哈森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经济不景气、难民、气候变暖等问题困扰着西方国家,和平示威演变成街头暴力已成为一些欧美国家的“常态”,甚至有人把它看成是一种新型的恐怖主义。马塞尔认为,在依法采取多种手段打击街头暴力的问题上,各国应加强合作,共同寻找对策,而不是搞双重标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