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记忆里的“门”

原标题:推开记忆里的“门”

家门、校门、单位门,是大多数人一生中“进出”最多的三道门。在进出“家门”之间,我们告别了孩提时代,进而走向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校门”,跨过校门,我们便在“单位门”和“家门”这两道门之间奔走。从牙牙学语到成家立业,这三道“门”也在记忆中不断变化,虽然有的门已经很难再次敞开,但有的门却变得越来越牢固。

家中的“门”——最温暖

记忆中老家的门一直是道“双扇门”,不同的是,几十年的岁月变迁中,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住环境的改善,“双扇门”也在不停的“变妆”。小的时候,爸妈刚和爷爷奶奶“分家”,一家三口住在一间“两室一厅”的土瓦房里,客厅门就是木头做的“双扇门”,外面用一个大“梅花牌”锁锁住,里面则是用门栓拴住的。那时候的门还有一道条石“门槛”,夏天热的时候,我喜欢端着碗坐在上面吃饭;放学回家的时候,也会把它当作凳子,拿张高点的板凳伏着做作业。门外,是儿时玩乐的天地;门内,是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正对大门的墙上,贴着的奖状越来越多。

2000年的时候,家境好了不少,父亲把原来的土房推平了,修了一栋“小两层”,“双扇门”也换成了两扇铁门,没有了“门槛”的限制,再也不怕迷迷糊糊地踢着脚了。门内的装潢也变了样,黑白电视换成了大彩电,泛黄的白炽灯换成了日光灯,粗糙的土墙换成了光滑的白墙。旋转的吊扇驱走了暑日的炎热,硬化的地面踩着也特别踏实。这时候的门外,是通往上学的路;门内,是渴望外面世界的心。

如今,我在工作的地方成了家,买了房子,有了孩子。这时候的“家门”是一扇防盗门,出了这道门,是组工干部的担当;进了这道门,是养家糊口的责任。老家的那道“双扇门”也越来越少“进出”了,但是,门里那道温暖的光一直都在,那里是父母满满的期待。

学校的“门”——最上进

我的幼儿园和小学是在隔壁村的一所“百年村小”度过的。村小的前身是民国时期的一所私塾,解放后经重建成了附近几个村里的小学。严格来说,这所村小是没有校门的,因为教学楼只有两排相对而立的土房,要说有的话,只有以前私塾原址上的一道“石门”横梁能依稀看出“金龙寺小学”字样。在这里,我光荣地成了一名少先队员,也在语文老师的影响下养成了练字的习惯。教室门外,是嬉戏玩耍的操场,教室门内,是刻着“早”的课桌。

我的初中和高中都是有真正的“大门”的,由于是“封闭式”管理,校门都是进去容易出去难。镇上高中的大门是两扇大铁门,两个门卫的眼也特别“尖”,想“混”出校门简直难如登天。所以,这道铁门把我们和外面的“花花世界”隔绝开来,唯有每周星期日下午的半天假期,可以让我们成为“自由鸟”。高中校门内,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我们;高中校门外,是利用“宝贵”时间溜旱冰、打桌球的我们。每回爸妈赶集,都一定会从校门外递过来一只盛满浓汤的保温桶,校门内的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越来越远。

终于,我走出了高中校门,成功考上了一所省内的大学,因为已有70余年的历史,大学的校门很是典雅。新生报道那天,父亲帮我提着生活用品,笑意从未在他的脸上消失过。我抬头望向校门旁刻有“成就于理,穷究于工”的石柱,心想着:走入这扇门,就象征着我即将真正的离开父母;走出这扇门,就意味着我将开创属于自己的人生。

回想起来,虽然小学是我求学生涯离家最近的,但我却很少回到小学。再次听闻已是小学同学一则“百年村小即将消逝”的信息,当时已经头发花白的校长说起生源少和年轻教师留不住,学校不得不“关闭”了。后来学校还是被“合并”了,村小也成了养老院,几分无奈和心酸涌上心头。但不管这样,这些求学生涯的“校门”,是最催人上进的,是成长之门,更是希望之门。

单位的“门”——最担当

我从事过两份工作。第一份是大学毕业后,跟从所学专业的“指引”,去了江西的一个地质队。地质队的大门很是气派,但由于经常出野外,也就很少有时间进出。地质队的4年里,罗盘、GPS、地形图、地质锤、地质包等物品成了我最好的“伙伴”。在这道门内,我们认真做着内业,随时做好外出的准备;在这道门外,我们学会了忍耐和坚强。在每一个去过的矿区,我们都会用心记下每一锤敲击过的岩石、每一处量过的岩层“产状”、每一张精心绘制过的地质图……我们不畏艰险,探寻着祖国的矿藏。

考上公务员,特别是成了一名组工干部后,单位的“门”又发生了变化。我所在的组织部在政务中心,严格来说是没有专门的一道“门”的,但却有一道隐形的“门”时刻在那里。组织部的“门”在很多文章里都深有感触,这是一道公正的门、严谨的门、担当的门,这道门的“进”与“出”之间,最能磨砺一个人的品质和能力。在组织部的几年里,不管是踏进还是踏出办公室的门,我们都会用“组工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这道门里,是严谨细致、苦干实干、敢于担当的组工人;这道门外,仍是坦荡无私、公道正派、勤勉好学的组工人。

小小的“门”,进出之间写满成长。这些门里,有的是温暖,有的是希望,有的是成长,有的是担当,它们写满了幸福的回忆。我们不妨多推开这些记忆中的“门”,看看最初的事、看看最初的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