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祸——付出太子生命为代价后,汉武帝从虚幻之道中得以自拔

原标题:巫蛊之祸——付出太子生命为代价后,汉武帝从虚幻之道中得以自拔

汉武帝在位期间,多次发生巫蛊之祸:陈皇后因巫蛊而被废黜,抗击匈奴的将领公孙敖、赵破等人皆因巫蛊灭族,而在征和元年,又发生了一场震骇全国的大冤案:汉武帝的皇后及太子被诬蔑为以巫术诅咒皇帝,结果导致父子反目,兵戈相见,受牵连而死的也多达至几万人,史称"巫蛊之祸"。

然而作为一个历史上颇有建树的帝王,汉武帝为什么沉溺于虚幻之道而难于自拔呢?

这与汉武帝的生长环境和政治环境密不可分。

自古帝王生性多疑,巫术是自上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传统,所以皇帝凡事遇到难以抉择之事便无不以卜签定夺。文、景之时卜筮之风,盛而不衰。自小就生长在宫中的刘彻,从小就深受祖辈、父辈卜风的影响, 因此即位后大兴卜风。

而在宫廷之中,女性云集,其中,对武帝影响最大的是其母亲及姑母。其母王娡,入宫前曾嫁金王孙,后遇卜者姚翁,说王娡之命贵不可言,定生太子。后王娡入太子宫,并生三女一男,男即刘彻。刘彻四岁时,宫中发生了改变其命运的大事:景帝因皇后薄氏无子,立宠妃栗姬所生刘荣为太子,刘彻为胶东王。稍后薄氏被废,栗姬本应以皇太子生母的身份荣升皇后,然而后宫风云突变,栗姬因对景帝之姊馆陶公主刘嫖长期不满,而拒绝了刘嫖联姻的提议,导致刘嫖怨恨,为求自保,刘嫖、王娡二人联手。此后,长公主凡事都会在皇帝面前就多加赞赏刘彻,最终导致栗姬失宠、太子刘荣被废,最终在狱中自杀,刘彻为太子,王娡升为皇后,此时刘彻七岁,至此,姚翁的预言一一得到印证,这使武帝深深相信巫术具有神奇的功能。

同时,这场腥风血雨的夺嫡斗争中,粟姬、刘荣的失势惨死,给武帝幼小的心灵留下深刻的烙印,使他铭记了权力的重要性以及政治的无情。为了避免重蹈栗姬母子的覆辙,王娡和刘彻对刘嫖全力拉拢,促成刘彻与刘嫖之女陈娇联姻。

武帝登基之后,虽欲一展抱负,但羽翼未丰,所遇阻力还是很大。六年后,窦太主死,武帝的忍耐也随之结束,以"巫蛊"废陈皇后,清除外戚势力,使自己大权独揽,武帝也初次领略了"巫蛊之术"的政治功用。而且汉武帝时期各种社会政治矛盾错综复杂,在解决这些矛盾的同时,充满了风险,也有遗留问题存在,使他感到了人的能力的有限,即使贵为皇帝也不例外。为了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他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神仙方术和巫术,希冀具有超能力来解决现实问题。

武帝痴迷于神怪之事,除希望自己能够像古代帝王黄帝那样成为有作为的君主,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即尽力使人民相信他是"君权神授"。历代帝王都十分看重君权神授,自称是天的儿子,天在人间的代言人,给自己的统治披上神秘而又神圣的外衣。汉朝的创始人刘邦更是擅长此道,其目的是制造舆论为自己作宣传。汉武帝即位后也秉承了祖辈君权神授的衣钵,大搞求神仙、封禅天地等活动,并且极力推崇董仲舒的天命说,天人合一,宣扬自己受命于天,代天治理人民。在科学不太发达的又奉行封建迷信的时代,老百姓对这些迷信活动、迷信宣传深信不疑,连武帝本人也相信方术可以致神、巫术可以杀人。但与百姓不同的是,武帝在相信巫术、方术的同时,更多考虑的是怎样利用它们为政治服务,为巩固统治服务,这才是他一切行为的核心。巫蛊之祸的发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以上在了解了汉武帝对于巫蛊为何如此敏感之后,我们再来探究巫蛊之祸的起因,经过以及所造成的结果,就会发现整个事件都变得清晰明了

汉武帝的即位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了外戚的力量,而且武帝称帝的前几年里,政治大权旁落于外戚之手,武帝对于外戚可以说是深受其影响的,所以武帝对于外戚尤其是卫氏集团采取既重用又严防的策略。陈后被废之后,卫子夫得宠,因此恩及外家姊弟皆贵,卫氏家族也已经成为了最显赫的家族,皇帝此时也已生出戒备之心,为防止外戚专权,便对卫氏家族的权势开始防范和削弱,但即使如此,每当他外出之时,宫中之事他还是尽交付于卫后,朝中之事也还是仍由太子主持,群臣长者也就皆依附于太子,但是酷用法者的官吏他们升官的唯一途径却是逮捕和杀戮,太子的宽厚恰恰断送了他们的前程,因此他们仇视太子并对其公开进行诋毁。

卫青去世后,武帝对于太子的态度也逐步发生变化,随着武帝越来越年迈,他对权柄也就越抓越紧,他对太子的一举一动更加留意,而且不满和怀疑也日渐加深,酷吏们便抓住了这一机会不遗余力地去构陷太子。

汉武帝晚年多用奸臣,尤其是信赖酷吏,以致酷吏当道,最典型的当数江充。

江充以整垮原来的主子赵王之子刘丹而起家,深受汉武帝的信任,武帝任命他为直指绣衣使者,专门监察贵戚,近臣逾侈者,江充权势大振,走上挑剔苛察之路,成为酷吏之一。后江充与太子因事产生了矛盾,生出了嫌隙,而在此事的处理上,武帝选择了支持江充而责难太子,这就说明了太子在武帝心目中地位的下降。江充和酷史对这种无声的心思心领神会,于是很快就把黑手伸向了太子。

征和元年,武帝在建章宫,看到一个男子带剑进入了华龙门,于是就命令三辅骑士大搜上林,关闭长安城门搜索了整整十一日,也没有抓到一人,长安城人心惶惶,巫患之风从此大起。之后公孙父子因涉巫蛊之事,二人死在狱中,后全家被族灭。自此之后,太子刘据在朝堂之上再也没有外家相护。之后卫皇后所生的诸邑、阳石公主及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优也皆受牵连伏诛。由于卫皇后、太子与公主及卫优是至亲,这就更加深了武帝对他们的怀疑与不满,太子之位已经岌岌可危。

这件事也敲响了卫氏集团的丧钟。因为武帝接连受到了两次严重的刺激,武帝对巫术更加恐惧,加上他年世已高,体弱多病,所以他就认为身旁都是巫蛊来加害自己,因此对身边的任何人都极不信任。在这一事件发生之后,武帝离开长安搬至甘泉宫,这也江充得到了机会,他在武帝与太子不能相见的情况下,以巫蛊之罪倾覆了卫氏家族。

江充之所以敢诬陷太子,一方面是若太子继承大统,挟私报复,江充必死无疑,所以就算为他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他也不得不先下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江充在看到武帝命刘弗陵所生之门为尧母门,并且他深受武帝的喜爱,并夸他很像自己,而这又与武帝对太子的冷淡和怀疑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江充也就从此中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并对武帝易储之意也已经洞若观火。

于是在征和二年,在武帝健康状况很差的时候,江充乘机说武帝有病是因为巫蛊作祟,并受命专治巫蛊。他收买了胡巫,装神弄鬼,到处挖掘偶人,并逮捕了一批"嫌疑"分子,严刑逼供,导致京师及郡、国因为巫蛊连坐而死的前后竟有数万人,在巫蛊之风弥漫的氛围下,打倒太子的时机已经成熟,江充又假称后宫有蛊气,汉武帝立即指使他继续追查,早就有所准备的江充在太子宫内发现铜木人,太子很恐惧,想亲自到远离长安的甘泉宫向武帝表明情况,但是被江充阻挠,并没有如愿。在此情境之下,太子无奈只得被迫起兵造反,杀死江充,烧死了胡巫,但是却让苏文逃走,向武帝汇报情况,但汉武帝在听到苏文的汇报之后,起先是并不相信苏文的话,因此非但没有谴责太子,还为他辩解,说太子是因为内心惧怕,忿恨江充才会导致这样的变故,所以武帝就派遣使者去找太子,可是,派去的使者却并不敢进入长安,他为了复命就故意编造说太子已经造反。

直到这个时候,汉武帝才真的相信太子是真的已经谋反,因此勃然大怒,下令剿灭太子及其势力。在此之后,太子率兵和丞相刘屈整的军队在长安大战了五日,最后,以太子兵败而告终,太子逃亡。卫太子的举兵反叛,致使巫蛊之祸严重地扩大化,一发而不可收拾。太子的叛逆让汉武帝怒气冲天,他严惩了太子宾客并且捕杀太子力荐的大臣,决心置儿子于死地,此时的父子亲情早已荡然无存。

在巫蛊之祸发生后的不久,太子的冤情逐渐显现于世,汉武帝意识到太子的巫蛊之罪并不属实,太子当时起兵的确是因为太过于惶恐其实并无他意,武帝内心幡然悔悟。

恰在这个时候,田千秋又为太子申冤,说武帝和太子之间的矛盾是属于父子之间的家务事,孩子不懂事打一顿即可,并不属于谋反 ,这番话此时正好化解了汉武帝心中的疙瘩,幡然悔悟的汉武帝召见车千秋,并立即任命他为大鸿胪,并且严惩陷害太子和捕杀太子的人,甚至将江充家灭族,火烧了苏文,而且凡事曾经加害于太子的人也被灭族。

此时是征和三年,距太子自杀已有几个月,汉武帝知道巫蛊之祸的真相,在车千秋等人的劝解下,他也深切体会到太子当时起兵的无奈和被诬陷的无辜,先前被狂怒所吞没的父爱又涌入心头。汉武帝在儿子去世的地方建立了思子宫与归来望思之台,借此来表达自己对儿子的思念和哀悯。究其主要原因,汉武帝的迷信多疑江充等人的精心构陷和汉武帝所派使者胡言乱语而造成的误会才是产生巫蛊之祸的主要原因。

尽管汉武帝无意易嗣,但是他的命名和对幼子刘弗陵的偏爱,在客观上却造成了对太子刘据的伤害,那些痛恨太子的人据此猜测汉武帝有易嗣的想法,因而对太子的残害更加有恃无恐,这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巫蛊之祸的发生。尽管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爱护太子,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汉武帝就不爱这个儿子了。诸多事例表明,汉武帝对太子的爱虽然有所减少,但是他仍然信任,支持和理解儿子,父子之情还是很深厚。

可是,在封建专制社会里,皇帝和太子之间是先君臣后父子的,汉武帝和太子的关系自然也不例外。作为皇帝,汉武帝绝不会容忍任何人危及自己的皇权,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因此,当汉武帝发现太子在公然造反时怒不可遏,认为这是对皇权的挑战,他要捍卫至高无上的皇权,对叛逆的太子自然是严惩不贷的。就皇帝的身份而言,汉武帝族灭叛臣是合法的行为,无可厚非,就父亲的身份而言,汉武帝剿灭儿子的行动无疑显得冷酷无情。在捍卫皇权时,汉武帝和太子的君臣关系完全凌驾于父子关系之上,因而他对儿子是无情的。

此后,汉武帝了解到事情的真相,知道太子并没有出兵夺权的意思,误会消除后,先前对立的君臣关系恢复了正常,父子之间的血缘亲情又慢慢涌上来。作为父亲,汉武帝对儿子的悲惨结局充满懊悔之情,对死去的儿子自然是思念不已,并为此建造了思子宫和归来望思之台。

汉武帝从被蒙蔽到明白过来,内心极其痛苦。尽管陷害太子的恶人受到惩罚,巫蛊之祸所造成的后果却是无法挽回的。

在这场惨祸中,太子、卫皇后自杀,除太子的孙子刘询因在襁褓被投入监狱以外,卫氏被灭族,二千石吏被杀数人,数万百姓受牵连而死。汉武帝深切体验到妻子、儿孙被自己亲手毁灭所带来的痛苦。巫蛊之祸对汉武帝触动很大,他食不甘味,几个月来每天只吃一顿饭,无心欣赏音乐。可见,巫蛊之祸使晚年的汉武帝陷入了难以自拔的痛苦之中。

令人感慨的是,在震惊天下的"巫蛊之祸"发生后,社会上的"巫蛊"行为依然禁而不绝,这种迷信行为并没有因卫太子悲剧的发生而终止。但是,难能可贵的是汉武帝由反思巫蛊之祸,进而反思自己过去所做的种种事情,他不再狂妄的追求卜筮之风,他终于明白天下根本没有仙人,一向迷信神仙的汉武帝在晚年能够认识到神仙的虚妄的确不容易,他对巫蛊之祸的反思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这种醒悟。

汉武帝晚年的悔悟更多地体现在《轮台诏》中,他在诏书中全面反思了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并提出要与民休息,发展生产。《轮台诏》标志着汉武帝晚年统治思想的重大改变,这种及时的政策转变不仅稳定了当时动荡的政局,而且为以后的"昭宣中兴"奠定了基础,具有划时代意义。

征和四年,汉武帝先是罢斥遣散方士,从迷信神仙的思想中醒悟过来,不久,又下《轮台诏》开始转变统治思想,这些转变都发生在巫蛊之祸以后。

毫无疑问,征和二年的巫蛊之祸是一场大灾难、是一个家庭悲剧,但也有迫使汉武帝深入反思,从中汲取教训的一面,它促成了此后汉武帝的悔悟和转变。所以,对于卫太子及其家族而言,巫蛊之祸是极其不幸的事情,对于天下百姓而言,巫蛊之祸的发生又堪称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因为巫蛊之祸使得沉迷术法的武帝从此放弃了对虚幻之道的狂热追求,开始关心民生与天下。而作为一位至高无上的封建帝王,汉武帝能够主动地一再向群臣承认自己的错误,不再一心追求虚幻的神仙方术,大兴卜风,并诚心诚意地改正错误,也实属不易。

参考资料:《中国通史》《资治通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