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渭林:发现身边好人,在学习好人中提升——采写好人事迹的感受

原标题:邢渭林:发现身边好人,在学习好人中提升——采写好人事迹的感受

(本文系丹竹书院挂牌时的发言)

各位老师、各位院士:大家好!

今天这里我首先祝贺丹竹书院(三秦分院)在这七月流火的炎夏隆重挂牌成立,愿她如夏日之花,红红火火,为竹林关乃至商洛地域文化、历史文化、旅游文化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院长要我在此谈感受,我实在汗颜。工作三十多年,我充其量就是一长期在乡镇底层的普通干部,白白浪费了几十年的时光,用前几年的话叫混的很失败。记得作家潘向黎说过“文学是失败者的事业,这是写作者的命。”我虽然称不上文学事业者,可我很认同她这个观点。

1984年,我首站工作单位是龙王庙河乡。那是一个距竹林关40多华里的山沟,最边远的龙泉村青岗坪组与山阳县石垭子接界,翻过山梁就是山阳县界。除乡政府所在地龙岩村,河口村、孤山湾村部分组在公路畔,其余谷峪沟、龙泉、纸坊河村都是山路,可以说交通靠腿,通讯靠嘴,照明用煤油灯,运输靠人背,群众的生活很艰苦,当时谷峪沟村依靠竹编手艺收入比较稳定,纸坊河、龙泉、龙岩村部分群众,农闲时去金矿背矿挣钱,大部分群众以种地为主要收入来源。看到山区群众这种艰苦的生存环境,对我触动很大,对他们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和怜悯。虽然那些年乡干部只催粮,不要款;计划生育只上环、结扎,不扒房抬家具。但在各项工作中,我还是多为他们着想,这可能成为别人眼中的“消极”,加之,当时用人多考虑年长者、有经验者,以致注定自己成为乡干部晋升之路的失败者。在后来的张家塬乡、东岭乡到撤区建镇后的土门镇工作期间,统筹提留款逐年增加,计划生育形势也日趋严峻,出现了刮宫引产,抬粮拉家具甚至扒房的紧张局面,社会上流传出“农民头上三只虎,警察流氓乡政府”的顺口溜,成了乡镇干部的贬作之词,干群对立关系由此可见一斑。

在这种工作生活环境下,自己恪守心理底线,工作过程中尽量不与群众冲突,多说好话、多解释,尽可能地让他们心里服气后,配合工作人员,这样的做法当然是另类的,结果是乡镇工作36年,依然是普通干部的一员。

为转移某种注意力,我注意哪些底层真正需要同情关怀的人们。2013年,听邻居兽医说,张家塬有位和日本鬼子打仗的老人,抽时间去找到老人后,才知道他竟是我小时候在竹林关街道见过的手工织袜、卖草鞋的殷德良,没想到他曾是一位参与西峡口抵御日军的老兵,战斗结束后,他随部队从河南辗转到渭南,沿途白天步行,晚上睡地板左腿落下残疾,回家后得不到治疗而终生未娶,孑然一身,是侄子给他养老送终。与他同在西峡口参战的竹林关战友,还有南院村的王忠庆,他的迫击炮营在日军投降后,部队渡漯河,遇到河水暴涨,前面的船只倾翻,多数人滞留,他选择了回家,一生默默务农。四个儿子,老二、老三英年早亡,老大食道癌也先于老人病故,老四儿子因居住条件差,娶不到媳妇,招赘土门镇七星沟村。老兵贫穷的晚年生活,让人唏嘘。把他们的经历投稿商洛报后,报社派记者前来采访,以《商洛山幸存的抗战老兵》为题,刊登在《商洛日报》。

后来又与西安抗战老兵志愿者取得联系,陆续将丹凤县商镇王俊翘老兵,龙驹寨街办余喜治、余家茂、张中录老兵的情况介绍,得到了这个社会公益团体对五位老兵的关注。2017年,又找到了洞底村水河沟的张志汉老兵,也得到了老兵志愿者的帮助。商南县三角池老兵余传信,因为商南老兵少,西安关爱老兵的物资也递到竹林关,我抽空送到商南,承担起联系这位老兵的义务。这是一位传奇式老兵,年轻时被抓丁,在河北省第一仗与日军作战被俘,送东北挖煤,1946年被解救后参加解放军,一路南下,打到渡江作战结束,又作为刘伯承、邓小平的炊事班长,1952年返乡,从未向组织提过什么要求,直到103岁去世。

了解了他们的经历,让我看到了那代人在外敌入侵时,不屈不挠,奋起抗争的民族精神。

关注孝老爱亲的人们,我又看到人性的光辉和温暖。尽管他们关爱的是自己的亲人,他们却没有一味依靠社会,自己默默地坚守着那份亲情,承担了一份社会责任。洞底村崇勤顺夫妇,照顾瘫痪在床的二哥三十三年,没有生褥疮,这可以说一个奇迹,事迹报道后,崇勤顺被评为丹凤县首届道德模范。

孤山坪村北桥安组赵英子,五十三年悉心照顾抱养的儿子熊新全,三岁时熊新全因脑膜炎未得到及时治疗,成为只会吃啥也不会干的傻儿子,赵英子不离不弃,为了“我活着,就要把他管着,有我在就不让他受罪”的承诺,老人付出了一生的爱,诠释了母爱的伟大。如今,赵英子老人已77岁高龄,53岁儿子蹒跚的双腿走路愈加艰难,母子俩相依为命,让人起敬。

大桑园村西沟河口组张存子,坚持十三年,侍奉因煤矿事故致腰椎以下瘫痪的小叔子杨根宝,丈夫杨保仓不在家时,长期坐轮椅的根宝,臀部褥疮换药都是张存子亲手操作,被小叔子称为“堪比母亲的嫂子”,获评商洛市第六届道德模范。

2017年,贫困户采集信息时,在阳河村坐摩托车走在碾盘垭的盘山道上,直到4.7公里的山顶,才听说这条路是他们山上两个小组37户123人,用6年时间修路不止,最终在县公安局全力支持下完成的村组道路。与之相类似的光明村昌涧梁组,毛氏三兄弟带领五个侄子,未花国家一分钱,没有机械施工,奋战五年,为自己打通了下山的路。

碾盘垭、昌家梁人们吃苦耐劳,顽强拼搏的奋斗精神,让我有不写他们心里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去实地看到他们的路,是体会不到的。幸运的是他们的奋斗精神,还感动了商洛报社编辑,《商洛日报》分别把他们的事迹刊发,让奋斗者的事迹去感动更多的人们,让奋斗者自己也感到欣慰。还值得庆幸的是,参与编辑商洛交通文史资料集的乡党永红,准备将碾盘垭、昌涧梁人修路事迹收入其中。

还有缘于扶贫下乡认识的大桑园村第一书记韩发平,他对村内残疾人没户口、无低保的事长挂于心,对全村情况的掌握超过村干部,让我看到了一位富有同情心,而且脚踏实地的驻村书记,可是,先后两次采访他,他都不愿意说自己的事,直到今年5月,才让我了了采写他的心愿。经过进村入户采访,一个对弱势群体充满关心,对群众深深了解,连村民乳名都随口叫出,甚至亲戚在哪都知道,却不失工作原则的驻村书记展现在眼前。尽管目前他是全县第一书记中年龄最长者之一,但他从不因年龄大而对工作马虎,2018年,使大桑园村成为全县当年上报的12个脱贫村中,通过验收的三个整体退出村之一,在此,我看到了平凡中的党员形象。

2018年,文友曹长江多次建议我采写竹林关邮政支局投递员邢西林,碍于投递员邢西林是我三弟,怕招致优亲厚友,自吹自擂的非议,迟迟没有行动。长江追问,你经常宣传别人,邢西林一个人把过去竹林关区一半的邮路都承担了,去土门、八十河、龙泉村,一个来回就180里路,每月收入就那三千元钱,摩托车烧油还是自己的,你是优亲厚友还是自吹自擂了?再说宣传好人好事是你的责任。长江骑摩托带着我,跟随邢西林上龙王庙河、去东岭石香炉,体验投递员生活,采访当事用户,最后,我和曹长江合作完成了《十四年风雨乡邮路》,刊登在《商洛日报》,当年,邢西林被评为第四季度“商洛好人”。

2018年9月8日,王塬村茂水塬组20名村民代表,把一块“做百姓贴心事,解百姓生活难,一心为民之心,视村事为己事”的牌匾送到村办公室。这已是该村村民第三次自发为村干部送匾了。之前的2005年、2012年王塬组、刘家垭组村民分别给村干部送过匾,以最朴素的方式表达对办实事村干部的褒奖。

王塬村地处银花河畔,三个组被银花河一分为二,成为三个独立的自然村庄。茂水塬组居河南岸,河北岸分居王塬组、刘家垭组,村南的银花河、村东的南沟河把王塬、刘家垭组阻隔成孤岛。因其位置特殊,村内建设很少规划,道路难行、吃水困难是困扰村民的历史问题。

1997年,李晓成担任村主任后,把解决群众的需求作为自己的履职目标,22年来不等不靠,多方跑项目、筹资金,使少路、缺水、电灯不亮、河水难蹚的村,变成今天路、水到户,电灯明亮,环境整洁,三个组可迂回通行的市级文明。采访过程中,茂水塬刘家武说“我骑坏了三辆摩托车,都不知道家在哪,这辆车终于可以回家了”。茂水塬组是坡塬地形,村民建房依地势一排高出一排,呈梯次排列,建房时愿意建大点,两排距离就近,建房小点的,相邻房子间距就远,参差不齐,造成整个村子没有一条能直接进去的路。要修通这条路,不是要挪张家厕所,便被王家猪圈挡道,甚或李家楼门要拆除重建。李晓成发挥老党员、和退休干部的作用,冲破各种阻力,修通并硬化了入组路,还将引水管道重新铺设,解决了路不通的难题,赢得了村民的交口称赞。今年5月28日,《商洛日报》刊登了李晓成为民办实事的事迹。

通过采写这些平凡人的故事,我感到好人就在身边,社会正能量出自底层,出自可能被忽视的角落,他们中有的为了民族独立,有的为了社会发展,有的为了亲情,有的为了他人生活更好,默默地无私奉献着,他们的所作所为,更值得弘扬,更值得人们学习,不能不说他们也是我们实现伟大梦想的一股重要力量。

再有一年半时间,我就要退休了,按说可以请假不上班,但我是竹林关人,要站好最后一班岗,要努力采写、传扬更多的竹林关好人。最近,受刘教授精神感染,更要在院长带领下,把竹林关的文化传承好,挖掘好,整理好,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地生根。谢谢大家!

作者简介:邢渭林,陕西丹凤竹林关人,1961年出生。生活、工作未离开过农村,对农村、农民颇有感情;有从军经历,现供职某镇政府,业余爱好写作,报道、文章刊发于《陕西日报》《三秦都市报》《商洛日报》《陕西文学界》《商山》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